紫 苏
【字号: 新华网( 2019-11-28 10:16)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周 莹

  迷恋紫苏的清香,根深蒂固。我不仅喜欢种紫苏,还喜欢闻紫苏。紫苏既是一味中药,也是一种可以吃的菜,是一种气味较浓的香草。紫苏浑身都是宝。无论是茎秆,叶片,花朵,种子,以及根茎,都可以入药。它们不仅可以泡茶炖汤,还可以泡菜煮粥,也可以熬水泡脚和熏蒸。

  平生见过两种紫苏,一种是红紫苏,开浅紫色的花朵。另一种是绿紫苏,开乳白色的花朵。因为红紫苏的香味浓烈,绿紫苏的香味寡淡,所以我年年种红紫苏。我热衷于在春天种下许多紫苏种子。播种紫苏的时候,同时也种下了一份希望、一份美好、一份期待。进入初夏后,我把紫苏的嫩叶掐掉,洗净,凉拌,它是上好的下饭菜。中饭时,一个人美滋滋地吃完一盘凉拌紫苏。然后,把剩余的紫苏嫩叶丢进泡有黄瓜、四季豆、大蒜和辣椒的酸菜坛子里。这样一来,一年四季都可以品尝到紫苏的味道。偶尔,胃口不好时,喝上半碗紫苏酸水,立马食欲大开。

  仲夏,等待着紫苏秀气的花粒慢慢冒出来。午休时,掐一把紫苏叶,放在枕头上。闭着眼睛,感受叶片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的山野之气。午后的夕阳下,我习惯蹲在茂盛的紫苏旁边,静静地闭着眼睛,让紫苏的清香钻进我的五脏六腑,浸润我的内心。细碎的花朵,米粒般大小,却能释放出一股奇异的香味。紫苏的身份比较普通,它没有庞大的身躯,没有肥沃的土地,没有富贵的基因,没有遗传的雍容,虽然平平凡凡,但却能与众不同地释放出自己独特的气息。

  紫苏种子成熟的秋天,我忙里偷闲收紫苏。我把砍断的紫苏分成三类,叶片,茎秆,花絮。当然,这时候,大部分种子还在花苞里,没有出来呢。必须先刷种子。刷的力度,要轻巧,恰到好处,以免紫苏籽逮住机会,蹦蹦跳跳,掉在泥土中,落进缝隙里,与我躲着“猫猫”,让我无处寻觅它们的踪迹。

  再摘叶片。叶,分为大叶和小叶两种。大叶在外面。小叶在里面。叶片的气味,清淡,清雅,若有若无,若隐若现。仔细闻了又闻,有一股山野之气。茎秆,用刀切碎,晒干备用。籽,也就是种子。它绝对是自己预留的传统老种子,而不是新品种的第二代。同一棵紫苏,种子分别为三茬。枝丫顶部的最早开花结籽,枝丫中间部位的随后开花结籽,植株根部的叶柄处最后开花结籽。最后开花结的籽,干瘪,瘦小,焉巴巴的。最先开花结的种子,颗粒饱满,圆润,繁坨坨的。其实,等到收获种子的时候,最先结的籽,它们等不及了,都已经蹦出去了许多。能够收获的只占一部分,而大部分的种子,就是植株中间部位的。植株顶端部位和中间部位的紫苏花絮,居然有长到三寸左右的。而根部的花絮,却只有一坨坨而已。同是一棵紫苏,顶端部位和根部,开花结籽,却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结果。估计,紫苏根部的籽,即使播种,发芽率也是极低的。难以想象,一颗针尖般大小的种子,长大之后,居然能够结出上万粒种子。

  一个关于紫苏的词语,让我迷恋不已,那就是“紫苏香囊”。脑海中第一次冒出整个词语时,我就决定要拥有一个“紫苏香囊”,让它陪伴着我度过漆黑的夜晚,那些失眠的时光。倘若在孤独的夜晚,有一股股的紫苏香气萦绕在我的身边,即使看不见窗外的月光,我心中的那一轮月亮也会越升越高,并且皎洁明亮。

  成熟之后,经过阳光轻抚的紫苏种子,浓香扑鼻。于是,我忽然奇想,找出柔软的旧T恤一件,剪刀一把。把T恤正身剪短,用家庭小缝纫机缝制成一个小袋子,再把被秋日的阳光浸润过的紫苏种子装进袋子里。然后,找出一根生日蛋糕留下的彩带,绑在布袋子的领口。紫苏香囊里面,装的全部是紫苏种子,以及种子的苞衣。闻着清香弥漫,抱着柔软清爽,放在枕头边,紫苏的丝丝香气不断散发着,整个夜晚我香甜酣睡。

  唯愿有紫苏相伴的年年岁岁,热爱自己愿意热爱的,喜欢自己确实喜欢的,让内心始终如一地充满喜悦和诗意。(周 莹)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283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