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烂漫新屯川
【字号: 新华网( 2019-11-26 10:01)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路兴国

  我的家乡新屯川的雪浪银海的梨花在清朝同治年间就开始盛放了。近两百年盛大而繁密的开放编织成了现今美轮美奂的田野风景。

  我对于家乡的直觉之美的审视,最初就是从土地上由含苞待放到繁花似锦的梨园开始的。家乡的黏性红土壤上孕育繁衍成功了两种世间最美的花朵和果实。一种是原产于中原地带,辗转落脚于西北黄土高原,顽强而茂盛生长在祁连山脉腹地,流漫于河西走廊和天山南北的“苦水玫瑰”。另一种就是最早报告春消息,恣肆怒放、漫天遮地、香弥成河、飘然云海的浪漫天真的梨花。新屯川,一个在我心扉上打上钢铁烙印的名字,梨花梨园成了它最能摹状形象的实体标志。玉树琼枝立群芳,梨花烂漫新屯川,是春发的沃土上挥洒的最美画廊,是游子心头永不褪色的绝世风景。

  家乡的梨花凌厉又温润,霸气且妖娆。有诗云:占断天下白,压尽人间花。阳春四月,陇原大地春天款款而至,柔暖且寒的细风像天神的长发一样飘逸而来,透明而轻盈,蒸腾而潮湿的土壤被唤醒了感觉,催促着地面上的植物忪惺复苏,伸展枝干,萌芽吐绿;蛰伏的小动物们从洞穴中探头伸躯,奔走相告;至于飞禽和蜜蜂,则鸣声清亮而和谐,多么生动活泼的一帧春机盎然、万物蓬勃的图景啊!迎春吐蕊,灿烂金黄,犹如金盔金甲的开道先锋。接着是媚眼送波的桃树泛起潮红的羞涩次第绽蕾,挂起田野里一抹彩霞。

  家乡田野里最上规模,最具大将风度的花果是软儿梨和冬果梨。白居易曾以诗喻赞杨玉环:“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带春雨。”梨花就是花中杨贵妃穆桂英,春天里的顶级花霸与百卉大伽。深春里,新屯川的乡野是宏阔敞亮、阳光明媚的露天大舞台,梨花就是当家花旦与主角,用长空和群山做背景,绿树与碧野为幕布,在那里演绎着梨花怒放、砌玉堆银、香雪成海、繁花烂漫的精彩之大戏。

  新屯川自古有花果之乡盛名,年年春华秋实,梨花似雪,梨果如山,梨园成景,装缀着朴素的生活和岁月,经风雨,历沧桑,枯荣消长,沉浮跌宕,至今不衰。梨花烂漫新屯川,两百余年的天地造化和人工培植的梨园,凝化成了一处游子回望,游人如潮的奇特景观。四五月,正是草长莺飞的大美季节,梨花萌蕾含苞吐蕊,像一颗颗跳动的音符,伴随着深春的旋律次第开来。走近杨柳新绿的田野,迎面扑来的便是梨花清新脱俗、婉丽明靓、隐香含蜜的气息。十里山川浩荡风,唯见梨花堆雪来。东山的黄土延绵的峁梁,西山的丹崖霞壁,像两只刚健有力的臂腕,护拥着一条狭长宽阔的河谷台地。庄浪河水清冽平缓,像一条悠然飘逸的锦带沿西山之缘的弧线柔情不舍地迤逦南去。掩映在碧树与梨花中的庄户农舍更像酣睡中的稚童一般恬静,鸡犬之声相闻,街巷阡陌纵横,腼腆而古朴,构成了一幅幅精致而和谐的水粉工笔画,如梦如幻。走进梨田林圃,置身雪海雾沼之中,更是目不暇接,令人震撼这梨世界、花海洋的气势与风姿,流连忘返。

  千朵万朵的梨花白清如雪,玉骨冰肌,素洁淡雅,簇拥而放,含笑枝头,风姿绰约,犹如在空中自由跳动的白色火苗,尽情地释放能量而燃烧,清香穿透了茫茫原野。一株株老树虬枝横陈,伸腰展臂,形态迥异,遒劲有力,犹如拔出大地的一副副宽厚手掌。一株株小树摩肩擦臂,相拥相抱,错落高低,互致问答,形成富于层次感的大幕,映衬出山川之美,造就了人间极致景观,仿佛在演奏一场亘古未见的雄浑瑰丽的华彩乐章。

  今夜月华里,全见梨花白。在梦里一直期待着的一场热烈而雄浑的大雪浸漫了新屯川的山水与田野。瑞雪缤纷而降,花海蒸腾而起。新屯川的梨花是丰收之雪,吉祥之雪,浪漫之雪。眼前这春天里铺天盖地的大雪赐给家乡的一定是美丽之中的花海盛宴,丰裕之中的果实香甜!或许,关于家乡梨花的动人故事才刚刚开始!(路兴国)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274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