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景语
【字号: 新华网( 2019-11-01 09:22)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丁皎年

  祁连山凉州区地界内的哈溪森林,一眼望去,植被茂盛,溪流潺潺,烟云缥缈,仔细探寻,却有几个特别之处。

  森林近在咫尺。祁连山各处的地形地貌大致相似,山的外围是低矮的土黄色的丘陵,往大山里延伸十几公里几十公里不等,地势渐高,草甸灌木渐多;之后,便是森林和草原,面积广大;地势继续增高,是稀疏的高山灌木和冷硬的岩石,然后,便是皑皑雪山。哈溪森林的独特是:从溪谷低矮的地方开始,森林便产生了。这可能是比较远离腾格里沙漠的原因,也可能是更靠近大山里更茂密的森林的原因,也可能是这里的人们对植被垦伐少。溪谷里,多有牛羊,村庄,麦田,草地。我们七月下旬游览的时候,油菜花恰好开了,梯田上耀眼夺目的黄灿灿一片一片,一绺一绺,一块一块,蜜蜂蛱蝶嗡嗡嘤嘤,微风忽来,满谷浓香,浸染身心到一“醉”字;山雀斜斜飞出,刺破了幽静的青绿。一个同事笑道,她不能再望油菜花了,太黄,黄得使人头晕眼花,她需要望绿色。七八个人便进入森林,她说,身心立刻安静了,但似乎眼里的黄色未散尽,感觉奇幻;我听了,脑海有了张大千《村林烟暖》的留迹。林中多为松柏,少许山杨,中间一条溪流,点缀绿苔石子,豁亮的阳光跌入,闪烁千万银色。大家欢声笑语里,濯手濯足,捧溅戏水,惊飞了云雀。它的鸣声,清脆亮丽,晴空不遮,像钢琴的弹奏温润跳跃。

  蛇川子满谷。此草又名寸金草、土白芷、莲台夏枯草等,茎叶的外形好像平淡,但包裹一层细细的白色绒毛,恬静轻柔,就有了风致;果实可入药。这草又有一个“相传秦朝时”的故事,治病救人时,因在蛇身下发现,如同蛇的床,故名“蛇床”,其籽称“蛇床子”。有一条溪谷的河滩宽阔,蛇川子随着地势的高低起伏,布满山谷。此花未被他花没,又入乡随俗,花色有异了,枝叶稀疏时浅红,密时泛白,叶瓣锯齿状,橄绿色,白色纤毛多,因此,整体呈白色。很久以来,它们与昆虫、鸟类、山洪、寒冷、香味、雪水为伍,充满野性和生命力,占据了这河滩,与祁连山的溪谷里常见的马莲、青草、蒿草、高山灌木、高山草甸比较,有了一席之地,生生不息。这柔软的外形下强大的力量使人敬畏。爱照相的一个同事说,等她从低处的花丛里走向高处的花丛时,像艾略特诗句“你是玫瑰园里的玫瑰”,再按快门。咔嚓一声!果然好看,一个人被野性的不加人工装饰的野花映衬,背景有一朵出岫的青云,几片蓝天,两三线峰峦。从美术学的角度看,她还有一个提衣裙向高处攀行的姿态,具有动态美。

  野草莓可食。我们走了祁连山的许多峡谷,森林,草原,直接食用的坚果、浆果、野果很少,但这里的一处山坡有野草莓可食,味道很好,酸中带甜,涩里含醇。这使我们惊喜,开始采摘。遇到几个农妇山里干活回来,也采摘草莓,她们围着头巾,穿山间短衣。一个农妇与我们说话,说怎样才能采摘到熟的草莓,哪里多,我们认真听,搭讪,刚开始觉得山里的草莓无穷无尽,听了,才知道了草莓的有限性。一会儿,她们要走另一条路了,她们手里的草莓都给了我们,我们一一接住,热情感谢了。等她们走远,一个同事说:山里人心好。后来,我琢磨“心好”是怎么一回事,产生的原因可能多,其中一个,山涧草木皆有情,皆善,水皆川流不息,且柔软而有力,长期滋润“心”,故有此说。她们的说话,一句话一个意思,没有装饰和渲染,淳朴真切。此时,我才懂了刘禹锡《插田歌》中的“农妇白纻裙,农夫绿蓑衣。齐唱田中歌,嘤伫如竹枝。”

  金矿遗迹是一堂课。在一处三角形河谷,三座山峰之间的两条河流汇聚,形成一个河湾,水波潋滟,再穿过水草和浅滩向北方流淌,我领略了“两水夹明镜”的实境,意外发现了一处废弃或被关闭的金矿,有碎石,水泥槽,铁罐桶,深井,冲洗池,沙金槽。应该是被关闭的,因为祁连山是“聚宝盆”,金矿绵延,储藏带“时断时续”,但历史上和近现代的盲目开采破坏了生态环境,后来非法开采都被关闭,人员撤出大山,设备搬出大山。我们摩挲着遗迹,感慨良多:昔日,多少人带着发财的梦想来此,有多少心血汗水,爱恨情仇,现在,时代变了,发财再不靠砍伐森林淘金子。这遗迹,是一堂矿业课,也是一堂生态课。森林,“金”语消失,“景”语恢复。瞧,一只褐头山雀落于石槽的尖上,急切兴奋地左顾右盼,它希望的另一只褐头山雀也飞来了,互通了鸟语,被石槽沉沙新生的一丛嫩草安抚,欢愉已极,在古筝般的烟云、钢琴般的水声和小提琴般的山风里,呼啦地飞走了。

  森林的景语其实非常复杂,就像《瓦尔登湖》里的一段“景语”:“在温和的黄昏中,我常坐在船里弄笛,看到鲈鱼游泳在我的四周,好似我的笛音迷住了它们一样,而月光旅行在肋骨似的水波上,那上面还零乱地散布着破碎的森林。”这森林里,什么声音都有,混沌的,清晰的,熟悉的,陌生的,奇妙的,亲切的,强劲的,微弱的,还有更多的难以形容的,穿着色彩,塑成造型,像一个个灵异的光碟,传达大自然神秘、丰富而平和的讯息。一些讯息,安抚我们的心灵;一些讯息,启发我们的感知;一些讯息,带给我们思索。

  在我们离开时,空谷里的一声声鸟鸣、小羊羔嗲气的叫声和磕木头的低音熟悉、踏实而又新鲜,使人陶醉,忍不住回望,回听,氤氲的峰峦渐远。(丁皎年)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179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