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兰州的大街上闻到沙枣花香
【字号: 新华网( 2019-07-10 11:04)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张国靖

  □张国靖

  五月末,我去兰州办事。

  期间,我或独自在黄河边散步,或独自在扰攘的街头闲逛,东瞅西看,带着一个边陲小镇人的拘谨与好奇。我有一种感觉,我打量都市的繁华时,都市的繁华也盯着我的钱包,尤其那些购物者的天堂,常将我的钱包盯出羞涩的怒火。

  在都市,我找不到亲近的事物。

  这天,我又在街头闲步时,突然有一股香,一股亲切,浓烈的香,猛然潜入我的肺腑。

  我停下脚步。仿佛谁亲昵地喊了我一声,仿佛乡下青梅竹马的姐妹调皮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不用问,这是沙枣花的香,那种无限亲近我灵魂的香。它不像别的花香,在有限的空间,静静弥散。沙枣花的香,是辽阔的土地上,横冲直撞,大喊大叫的香。

  我正要贪婪地吸几口,它却忽焉若无了。

  我举目四顾,都市里没有沙枣树,怎么会有沙枣花香呢?我有点恍惚,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嗅觉出了问题?

  我出门时,家乡的沙枣花尚没开,但就要开了,也许我回家后,她就开了。

  我继续往前走,但见前面几片相连的花店,里外摆满各色花卉,这些花个个系出名门,家世高华,她们争相比艳,娉婷着,婀婀着。她们是众香国里的美人,脂粉堆中的佳丽,大观园中的姐妹,个个仪态万方,搔首顾盼,准备为这个夏天,为喜欢她们的人们荡尽浮艳。

  几枝沙枣花,低眉顺眼地站在一旁,无精打采,枝叶已濒临枯萎,仿佛一个亳无颜色,衣着寒伧的村妇,神情凄然地站在一群佳丽中。这些佳丽对她眉目轻扬。她们讥笑沙枣花的模样时,一定也嫉妒她峭崛的奇香吧。

  我闻到的,正是这几枝沙枣花的香。

  是谁把一块芬芳的泥土带到城市?谁把这属于西部旷野的香,属于戈壁边陲的香,荒蛮的土地的香,属于羌笛,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的香,掳掠到城市?

  这是一缕无风也奔跑的香。一缕找不到家园和母亲的香。一缕抓不住大风,孤独地四处乱撞的香。

  我独自想,这街道,楼群,人流,市声,一定令这几枝沙枣花感到陌生,她不适应城市的喧嚣与繁华,她原本属于孤旷的荒原。

  她远远就看到了我,在我粗砺的面容上看到荒原和大风的痕迹。她知道我来自她的故乡,是故乡的人,就用她的香亲热地喊住了我。那一刻,她找到接近故乡,接近荒原的方式。我也在都市里看到了熟悉的事物。

  世间之花,各有属地。含思婉转的兰花幽香了山谷,清美入骨的杏花芬芳了田园。沙枣花磅礴的香穿透广袤的大漠。

  沙枣树扎根于我贫瘠的故乡。我常把她大风中弯曲的躯干看作我精神和意志的搀扶者,把她浓郁的花香看作苦难的高度升华。

  无论她的香在哪里奔跑,都在浩荡的风沙里奔跑,在我的血液、梦魂里奔跑。

  我在兰州的大街上闻到沙枣花香,闻到六月的,故乡的香……

  沙枣花开的时候,你不会看到,闻到风里的香时,它已开了。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733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