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寨村夜话
【字号: 新华网( 2019-07-09 09:21)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任真

  从花石崖沟底的补天石一路攀爬,到山顶已是傍晚时分,淅淅沥沥的小雨暂时停歇,或浓或淡的雾从或大或小的山沟涌起,不断向四处弥漫,坐落在高处的土寨村就笼罩在缭绕的云雾中。

  县委李副书记说,晚上就住在土寨村吧,感受一下刚建起来的农家乐。土寨村是谢沟村的一个自然村,共34户人家,已有11户建了农家乐。房子统一设计,一层自己住,二层客人住。房间用具包括桌子、椅子、床、床上用品,甚至服务人员的服装,都是县上免费配发的。一家家看过去,整齐干净,和普通宾馆没什么区别。

  他把我安排在村支书邱世刚家,自己则住到了另一家。后来才知道,只有这个农家乐有抽水马桶,而其余的上厕所要下到一楼。

  他的这个贴心安排,成了我了解土寨村的切入点。晚上和邱世刚聊天,话题就是从这个“独一无二”的马桶说起的。

  邱世刚说,当初修房的时候,他就曾建议大家在二楼把厕所建上,客人不用跑到一楼来上厕所,有独立空间,更舒适更方便。

  他有这样的远见卓识,缘于多年的外出务工经历,先是在清水县城,后来到陕西西安;开始当水暖工,之后承包水暖工程。生意越做越大,生活条件不断改善,在县城买了房,又在西安抵扣工程款得了一套房。

  他在总结这段经历时说,他收获最大的并不是挣了多少钱,而是开阔了眼界,改变了许多传统观念,自己的想法也多了起来。但他的这些新想法,并不能让人一下接受,所以只有他在二楼建了厕所,而且一步到位,没有采用蹲坑式,直接装上了城里人用的坐式马桶。现在大家反应过来了,觉得还是带上厕所好,于是又在陆陆续续改建,但花的钱和工就多了。

  和邱世刚聊土寨村的变迁,感觉类似的新老思想一直都在碰撞着。譬如搬迁。土寨村是从十多里外整村搬过来的。这个想法很早就有了,但因为思想不一致,加上经济不宽裕,争论了很多年。

  42岁的邱世刚说起土寨村过去住的地方,语速明显慢了下来。他说那地方好不好,当然好,自己出生的地方怎能不好呢,不是有句话叫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吗?但是那地方也确实苦,可以说苦不堪言。

  孩子上小学就在村里,可到了初中,要去陇东镇中学,七八里路每天要来来回回跑,遇到下雨天,经常垮路,绕道就要多走好几里,哪个家长都不放心;吃水要到沟里去挑,一个来回又是七八里,年轻人还好说,老年人却吃不消,所以天一下雨,就接房檐水,刚开始下雨的时候不能接,等雨水把房上的尘土冲干净了再接;收割庄稼,盖房运料那就更费劲了,不是人扛,就是畜驮,那时候几乎每个人脊背都是弯的,累弯的;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安全问题,房子后面是一个土崖,五六层楼高,经常出现溜土、滑坡,万一哪天塌下来,不得了。

  邱世刚说,他虽然经常在外面,但父母和弟弟都在村里,每次回来能见到亲人心里那个高兴,可是看到破败的村落,心里就不是滋味。

  就在那时候,他决定动员大家搬迁。当然,那时候他还在西安挣钱,还不是村支书。但有一点大家看得清楚,人家邱世刚老婆已住进县城了,孩子也在县城上学,他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大家。

  他走东家串西家,一户户和大家交流,最后发现两头工作都好做,中间最难办。所谓“两头”,就是经济状况好的和住房条件差的。好的有经济实力,不愁钱;房屋老旧的想着要盖新房,直接盖到好一点的地方自然愿意。所谓“中间”,就是房子半新不旧,感觉住着也不错,不想折腾。当然,老年人的工作更难做,最主要的就是这地方再不好,也是老祖宗选的,必然有他的道理。祖祖辈辈住了这么多年,感情上也不舍。

  邱世刚找到了四叔邱天虎,这些年邱天虎在外承揽工程铺路修桥,也为村里做了不少好事,威望很高,他们一起给大家做工作,很快和大多数村民达成共识。于是他们又去和当时的村支书豆三保商量,豆三保虽然是另一个自然村的,但是对土寨村的情况也很了解,听了他们的想法觉得可行,就把这事给陇东镇领导做了汇报,镇上领导也很支持。

  有两级领导的支持,全村人的工作很快做通了。接下来是选址。有两个地方可供选择,一个从地理条件来说更好些,另一个就是现在这个地方。最终选这里,只有一条理由,它是花石崖风景区的必经之路。那时还没有想到农家乐,只是觉得游客来来往往,哪怕卖瓶水,也是收入。

  但这里有一座荒山,必须削平之后才能建房。他们每户凑了1.5万元,几台推土机断断续续推了小半年。

  邱世刚说,也算运气好,地基刚刚平整好,就遇上了移民搬迁。县上领导过来一看,很快列入了第一批计划,还每人补助了8000元。

  2017年,经过两年施工,一个新的土寨村拔地而起……

  我们正说着话,驻队干部南红卫走了进来,他说群众在广场举办晚会,让去看看。我们来到广场,已有很多人在那里。录音机播放着进行曲,一群小朋友正在跳舞。接下来有唱歌的,表演秦腔的,朗诵诗歌的,一个个节目上演,让人感慨高手在民间。

  最后邱世刚说了一段快板,内容是有关精准扶贫的。其中讲到了一位天津老人到清水扶贫的故事。

  这位老人叫周振明,今年78岁,我在来土寨村之前已见过。他不仅自己到清水县扶贫,还带着女儿周进和孙子周钰城扶贫。23年来,他到过清水52次,周钰城15次,祖孙三代先后为清水捐款42万多元。他们组建的爱心助学团队进行过150余场(次)捐赠活动,资助特困生1412名,累计捐款捐物731万余元。他被清水人誉为“扶智扶志爱心人士”,孙子周钰城被天津市评为“助人为乐模范”。他们祖孙三代的扶贫故事在清水可谓家喻户晓。

  邱世刚说,他对这位老人的事迹非常敬佩,所以编了这个快板……

  第二天早晨,我和李副书记绕着村子散步,有个小姑娘走过来,把手里的一把野草莓递给我们,说是刚刚采来的。

  姑娘叫邱亚丽,在陇东镇中学上初二。我们吃着她采来的草莓,聊土寨村的未来,感慨万千。

  我们要走了,车子徐徐启动,晨雾漫山缭绕,土寨村若隐若现。(任真)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727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