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草一木总关情
【字号: 新华网( 2019-07-08 10:07)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临泽因临居延泽而名。黑河流经临泽,入漠北汇西海,成就今天的居延海。黑河养育众多子女,独恩宠临泽。河西有俗语:天上雀儿子,地上小儿子。临泽便是。受其庇佑,临泽有山有水,雨露尽沾。

  临泽小,如核雕,随意推开一扇窗,都会看到属于自己的风景。

  临泽有名,名在丹霞。初见丹霞,惊艳于大自然的神来之笔,亿万年修成正果,只一眼,便倾心,刻骨难忘。那掠过心尖的悸动,似肉身就是丹霞的一粒沙,流浪在天涯。

  一座砚台山,是天地之尤物,在苍茫的戈壁,独步江湖。砚台山谐音羊台山,山上有座烽火台,古代是戌边的关隘。时间为墨,风沙为笔,挥就塞北边关雄浑和苍凉的大写意。山下牧驼,驼铃声声,似是时间深处的呼唤。驼群从远处逶迤而来,古道、西风、驼群,烽燧,瞬间的乡愁,比西风更凛冽。

  河西走廊狭长的平川,两侧山峰为屏,造化了冰川、雪山、河流、湖泊、绿洲、戈壁、沙漠为一体的自然景观。临泽地势低洼,水往低处流,成就了临泽“塞上江南”的美誉。临泽出稻,产量不多,却是精品,进贡皇室。种稻是临泽人的福气,水田映着天光,一把一把稻秧,是一年的希冀,铺展着绿色诗行。而毗邻阿拉善右旗的戈壁、沙漠,让另一种风情把思绪裹挟。可观大漠孤烟直,也见长河落日圆。

  临泽的山水有恩,草木有情。丹霞口民俗博物馆,有你净面的羊皮经,有你寻祖的西夏文。陶陶罐罐,祖祖辈辈。农耕挂在墙上,马鞍、辔头、耒耜,所有耒字偏旁的农耕用具,都是耄耋老人。一碾石磨,一口老井,一辆木轱辘大车,是撩动乡音的琵琶,喊你寻根。鹅卵石围砌的小池塘,轻轻浅浅卧着几朵莲,卵石做蛙、鹅、龟状,在芦苇丛倏然间有了生命。

  丹霞口石墙外,槐花正好,暗香翻涌。槐树在数米高的畔下,米白的花穗就在耳边,拈花数枝,挽成花环,一路蜂缠蝶绕。槐花大,水灵。掐几颗,满口生香,甜翠怡人;葫芦藤抽动叶片,正往架上爬。这些藤蔓植物,力气都用在触须,冷不防窜上一大截。静静听,你能听见藤蔓生长的声音。

  惊异于临泽的葡萄园,悄然成规模。临泽做事似乎都静悄悄的,等成了气候,辉煌在面前,才揭开面纱,怯怯示人。反倒叫人羞愧,怪自己孤陋寡闻。红桥庄园一望无际的葡萄园,盖过了记忆里的敦煌。赤霞珠,小桃红,贵人香,马瑟兰。葡萄才上架,道边的玫瑰娇艳如火,香浓十里。葡萄也开花,素且碎,香更浓。红桥庄园的葡萄专酿酒,干红、干白,冰红、冰白,北纬38度,是酿造葡萄酒的最佳标准。贵人香冰白,和名字一样甜美,获比利时布鲁塞尔葡萄酒国际大奖。小桃红微甜,味浓,也获了亚洲葡萄酒银奖。庄园可品酒。人多不敢讨杯,念念不忘小桃红。一园葡萄三壶酒,花田架下,也王维,也李白。一杯琥珀,半窗月光,今古同醉。

  临泽小枣,红透山河。亲戚朋友常寄枣,从中秋前的脆枣到秋后的红枣,粒粒枣,颗颗心,见枣如临面。枣花开,米黄,香动满城。养蜂人闻香而动,过几天便有“卖蜂蜜”声在街巷响起。每到中秋,满园子红枣高挂,为明月举起一盏盏红灯。曾邀约去摘枣,傻傻伸手,不防被枣刺扎伤,才知好吃的果实有护卫。于是想,今生与临泽结了兄弟,来世便做枣旁的一颗刺。

  临泽而居,占尽塞上风水。西海洲头,孕育草木,也滋养村庄。临泽人的日子殷实,土地爱他们,他们也热恋土地。临泽人日子过得细微、勤俭,祖辈用过的东西,有亲人的体温,舍不得丢弃。平川镇四坝村人民公社记忆馆里,有各家捐献的新中国初建的老物件和传统农耕及生活用具。祖辈们脚踏实地,唯真抱朴的生活印迹,见证百年乡村的风雨变迁。麦草泥墙,斗,升子、碾子、磨,那些旧物什的吱呀作响里,能觅到一箪饭、一杯酒,从耕到收,从生到熟的酿迹。面箩,盐匣子,粮票,购布证,玻璃罩的煤油灯,如一枚枚火柴头,在记忆的砂皮擦亮火花,远走了的旧日子被突然点亮。透过时光的火苗,仿佛看见,老去的亲人们端着粗瓷大碗的乡愁,扑闪着眼睛,在看我。

  临泽人重烟火,食府总是自家最好。灶间、锅台,主妇们的江山。农家小屋可把酒,可桑麻。绿茵地,芳草园,小桥流水,落红无数。恨不能变成蝶儿、羔羊,任翩跹,任闲逛。竹栅篱,小渠沟,堂前屋后,桃红杏李。吃农家饭,摘林间果,黄昏细雨数次第黄花,花月弄影问人间几时。马车,辘轳,老风箱,独轮车,怀想过去的慢时光。自然物语,勾起心灵深处的回忆,让人流连忘返,念念不忘。鸭暖、板桥、廖泉、平川,四坝、高老庄。匆忙行走,我记住了零星几个乡村的名字。村庄靠着村庄,大路挽着小路,兄弟情深,姐妹话长。村外的大灶台,柴火熏燎的铁鏊,玉米饼金黄,沙枣馅饼酥甜,好客的村妇手捧热气腾腾的面饼,请你品尝。

  临泽内外兼修,过好生活的里子,也扮美生活的面子。像一颗成熟的稻穗,饱满低垂。三十年前一条街的临泽印象,已昨日。宝马雕车香满路。精致如腰间玉珏,行走风动,琳琅悦听。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

  行走临泽,每一次遇见,都随喜相悦。这是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边塞小城,邂逅一次,缘定三生。岁月沉淀的灵晕,能让时光慢下来,让灵魂静下来,让生命的丰富澄净灵魂的孤独。

  初夏,空气里弥漫着花香,稠浓如夜。一个人在站台,等待东去的列车。微凉的夜色里,花香似一个极尽挽留的人,让我怦然感动。

  □弱水吟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723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