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高症
【字号: 新华网( 2019-06-12 10:33)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刘丰歌

  □刘丰歌

  人到中年,不知从何年何月起,开始恐高了。原来并未觉察,一次和朋友到天水麦积山游玩,刚沿崖壁上的栈道爬到第二层,眼睛向下一望,见笔直的悬崖峭壁下缩小数倍的人和车,再加阵阵寒风袭来,立马头发晕、腿发软。连忙用手紧紧抓住扶梯,再不敢向上迈出一步。

  同伴们见状,安慰我说,没关系,栈道结实着呢!我们扶着你,你别向下看就行。面对同伴们的鼓励,我心想往上走,眼睛也尽量盯着头顶蓝莹莹的天,双腿却像被人抽去了筋骨,软软地使不上劲。至此,对“心有余而力不足”那句话有了刻骨铭心的体会。最终我辜负了同伴们的期望,即使他们扶着我,我也不敢再向上爬了。不得已只好下山,找一处休息的地方等同伴们从山上游玩下来后,再一块返回天水市区。

  那次游麦积山,只能从山下仰着脖子领略了麦积山伟岸的雄姿,却无缘攀上山峰高处感受崖壁洞窟中雕像的风采、壁画的精美,也未能从高处远观麦积山周围优美的风景。这遗憾便一直存留心中。后面两次到西安参加业务培训。战友们也多次相邀到华山游玩。我再也没勇气去了,我早从电视屏幕和他人口中领略了华山的险峻,深知“华山天下险”的名号绝非浪得虚名,悬崖峭壁上那与地面近乎垂直的石梯及那段一根铁索供手抓、一块木板供脚踏的简易栈道,想想都觉得胆寒,更别说在上面攀爬行走了。麦积山虽“栈道凌空飞架,层层相叠,其惊险陡峻为世罕见”,但与华山之险相比还是逊色不少。连麦积山我都征服不了,遑论华山呢!我不想爬到中途又像爬麦积山一样,临阵退缩徒添遗憾。对华山,我只能望而却步了。

  其实许多旅游区将一些特殊景点的栈道设计得都很简单,甚至故意修建一些透明的玻璃栈道,可能是为了营造一种惊险刺激的感觉、满足人们探险猎奇的心理吧!对那些不恐高的人来说挑战这样的栈道或许是一种乐趣亦或享受,却苦了类似我这种恐高的人了。看着别的游人兴高采烈、攀高爬低如履平地的潇洒劲儿,我除了羡慕还是羡慕,却没有亲身体验一下的勇气。

  其实我原来并不恐高的,故乡陕南出门便是大山,小时爬山上树不在话下,和一帮小伙伴们上山砍柴,常在险峻的山崖上攀援穿梭,有时爬上树梢砍树的枝丫,树杆摇晃如荡秋千一般,心里竟不知害怕。砍好柴后,捆结实一捆一捆连成长串,几个人坐在上面敢从山顶四五十度的斜坡靠柴的惯性往山下滑,我们称之为“开火车”,下滑的过程中经常从“火车”上掉下来,磕了膝盖碰了胳膊是常有的事,但我们仍乐此不疲,为此经常挨大人的骂。骂归骂,“火车”该开照样开。我虽然在一帮小伙伴中爬崖上树的本领是最弱的,但至少心中也不恐惧。从小在大山中生活,习惯了山高、坡陡、路险的日子。

  现在怎么回事?居然对有护栏的麦积山栈道也不敢爬了,莫非是身体健康出了状况?可每次体检除了血液粘稠度高一些,有轻度脂肪肝之外,其他指标都在正常范围,照理说不应该恐高呀?百思不得其解,便请教一位医生。那位医生说人到一定的年龄之后都有不同程度的恐高,没什么大不了的,更多的是一种心理障碍而已。医生的话终于让我稍有释怀,不再因恐高而担忧身体的问题了。

  但奇怪的是,坐高空缆车我却一点也不害怕。在爬麦积山之后的几年我曾到山东泰山旅游,因时间关系我没有从山底往上爬,而是直接坐缆车上山顶,坐在缆车上我一点恐惧感也没有。思忖再三,自认为可能是缆车四周封闭严实,让我从心理上有一种安全感,所以并不感到恐惧。看来医生说的没错,年少时有种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劲头,且年少气盛,想法单纯,大有“没有比人更高的山”那种豪情壮志,对山陡路险不屑一顾。而随着年龄渐长,阅历丰富,经历了世事沧桑,感知了人情冷暖,体味了世态炎凉,考虑问题开始变得瞻前顾后、优柔寡断起来,总把趋利避害放在生存的第一位,慢慢变成了生活中的“油腻大叔”。对麦积山的恐惧,也许就来源于潜意识中对安全的担忧。因为麦积山栈道楼梯护栏并非封闭式护栏,从护栏的空隙便能看到脚下的万丈沟壑,加之栈道承重的木桩就固定在岩体内,麦积山的石岩属沙砾岩,不像陕西汉中古栈道青石岩体那么结实,那么多人在上面走,万一栈道断裂垮塌怎么办?爬得越高,危险系数肯定越大,如果摔下去将跌得更惨。要上山,走栈道扶梯你还得跟在别人的身后,亦步亦趋往上爬,万一前面的人不小心摔了跟头可能还殃及自己跟着倒霉。爬上山是能近距离瞻仰佛像、欣赏壁画,能看到与众不同的风景,亦能满足自己那点登高既能望远、亦能俯视众生的虚荣心理,同样你得能忍受大风的侵袭,脚下没有十分定力不行,没有随风调节身体的应变能力亦不行,没有万一跌落悬崖大不了几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勇气不行。想得越复杂,恐惧心理便越严重。既如此,我就只能老老实实待在山下欣赏自己能看到的风景了。

  我知道自己是杞人忧天,麦积山的安全措施是毋容置疑的,这么多年从未出过任何事故就是有力的证明。但自己的恐惧心理就是克服不了,没办法。后来想想,每个人的禀性天赋、心理及身体素质都有着先天的差异,何必非得和别人类比,一定要攀上高处呢?我虽不能登高望远,俯视众生,但山下观景,与众生平等,自有从众之乐,更主要的是脚踏实地,心中坦然。其实只要心中处处有美景,举目所见皆麦积,登不登高倒无所谓了。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611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