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丹霞口
【字号: 新华网( 2019-06-10 09:48)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位于三岔路的丹霞口,是临泽的第一扇窗。民俗风情园对面的山峰,壁立千仞。开门见山,是丹霞口最为壮观的风水。前一日沙尘暴的浮尘,为山峰氤氲了一层云烟,雾霭之下,恍若从天空直降的一扇水墨屏风。

  青石灰瓦,砌就了一座民国风的园林,似小时候的老宅子,在记忆深处,亲切熟稔,可伸手触摸,有转身的幽婉和褪色的温度。即使它是一件破洞的锦袍,那风远的华美,依然不可复制。

  拐进门左小街,扑面来的幽静古朴,让我一下爱上这里。木质的老宅,旧时光的体温,勾动心底的琴弦。一条街,就是一把古琴,每一指抚摸,都能拨动一根素弦。一面是临街的店铺,一面是幽静的老宅,热闹的市井声与老宅的肃穆对应。闹中取静,让人升起旧上海里弄的画面。想想吧,市井繁闹时,那临街的雕花木窗忽然推开,一张团扇素颜临窗而望,吴语呢喃,从张爱玲的《半生缘》探出头,从王安忆的《长恨歌》推开窗,垂下一只竹篮,铜钱三五枚,一包糖炒栗子、一帕桂花糕。窈窕的旗袍,香浓的雪花膏。茉莉花、栀子花的叫卖声,从时光深处馨软飘荡。

  靠街,一辆黄包车,一只牛皮箱,一盘木轱辘,把时间拉远,把岁月轻唤。小巷深幽,半截晨光,照在青石墙。时间尚未挂上青苔,丁香待栽,梅柳初绽。欠细雨,欠黄昏,欠一把油纸伞罩彷徨。一颗怀旧的心,恰可放惆怅。

  青石灰瓦的门楼,雕窗木汀旁,斜依或仰望的是泛黄的贵族后裔。门匾高悬,有鲜衣怒马,有走累了的张骞。门虚掩,庭院深,半墙爬山虎,绿了一街春色。原木和生活融合的烟尘气,从每一丝缝隙渗透。厅堂幽古,肃穆庄严,宫灯高悬,书案诗画,一应俱全。阁楼上,欧式风的卧室,透出殷实家底。低调的奢华,浸淫的书香,不是一般人家。廊柱楹联“过尽千帆皆不是,途穷日暮聊为尔。”“晨昏夏乐每相亲,书卷多情倾故人。”一把折扇,一盘青瓷,空在那里,等举案齐眉,等对镜贴花黄。轻吟时,举头见廊柱斗拱上,一只木雕梅花鹿口衔灵芝,跃跃然似要飞下。

  最喜一方天井,泄漏一眼天光,可迷蒙,可幻想。看风,看雨,看夕阳昏黄了谁的窗,月光湿了谁的枕香。听星星伴雨,滴答宿夜。听落叶抚肩,更残漏尽。抚窗暗叹,恨生不逢时,错过了一百年的民国,错过了生而为命的光华岁月。“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先老。”青石墙上,一扇半月雕窗,一块磨损的月光,照民国,照白头。木头秋千架,荡着昨夜的尘。一只蝴蝶翩翩停落在千索,似等架上归人。

  园子里所有的老宅都是徽派古屋,从江南拆装运送到临泽,一座一座组建,外墙裹以石墙。江南有梅雨,有白蚁,这些精致的木宅总不能长寿。河西干旱,木质易裂,然而这些都是百年老宅,经历了岁月侵蚀,已是风雨不惊。规划修建这园林的是有远见和学识的人,晓得风干是最好的抗腐剂,河西走廊的气候能使木头延年益寿,这些百年老宅方得在临泽丹霞口落户安家。这园子,这老宅,这民国的味道,于是走进我生命的邂逅。

  园子西北,水色潋滟,正在修建的剧院、观台汉阙,叠影微曳。远处的丹霞山,在浮尘云雾里若隐若现。晨光涌动,似淡墨在流水中洇散。湖光山色,庭院楼阁,美食的叫卖声次第叫响。开门见山,进门入画,丹霞口是千年后的朝雨渭城,柳色青,客舍新。走累了的脚步,正好在这里歇息。

  □弱水吟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601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