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山野花开处缓缓归
【字号: 新华网( 2019-06-10 09:48)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赵文珺

  选一个晴好的日子,去登山。戴上耳机,缥缈的音乐悠然而起。最近,比较迷恋禅意歌者刘珂矣的曲子,不知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子,才能唱出这样空灵缥缈的曲子。

  “谁家炉火热,茶烟起千朵,百草香不过,采药的竹簸……”一个人,能从滚滚红尘中超脱出来,并达到某一个灵魂的高度,不经历一番痛苦的磨砺,是不可能的。也曾在网上看过她的照片,一个充满了古典意韵的女子,纯净面庞,有一种婴儿般的安静和美好。

  她衣袂飘飘的站在水波边,或是白云悠悠的深山里,当下的时尚和喧嚣,与她隔着很远的距离,有时甚至怀疑,她不是生活在这个时代,是从古代穿越而来的,最好是从汉代,那个充满了浓郁的中国味的年代。宽而大的衣服,悠长的乐曲,笙箫管乐,让生活在那个朝代的人们,走起路来,都有一种天然的文化气息。

  而今,隔着几千年的时光,一个女子,带着她的聪慧和灵秀,把天籁之音带到了我们的身边,不能不说是我们的一种幸运和幸福了。

  ……在山顶揣一袖云送给彼岸边的你/迟迟你不来风起吹走山雨/在山顶揣一袖云送给路上的自己/山外山上云外云谁在那里遥望知己……”歌中缓缓道来的都是山中美景,就像人生路上,遇见的也不一定都是艰难凶险,可能也会是良缘美景,但这些都将只会是过往,真正最值得牵挂且感恩的,怕也只是那远山之巅,云之云上,轻揣一袖云,默默遥望着你的知己。

  在这清美的乐曲声中,已到了半山腰了。

  一个人走路,无需有太多的顾虑,想停,就停下来,拍拍花,看看草;不想停,就慢慢地走,有一棵又一棵的树陪着。有的,能说上名字,比如白杨,柳树,梨树,果树,丁香,有的,纯粹就没有见过,更不要说它们的名字了,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在这里,人,树,花草,自然十分融洽的相处着,有名字,无名字,都是这山的主人,都在这走过的路上,默默地等着。你来了,它们在,你走了,它们还在,你,不过是渺渺尘世的一个过客而已。

  没有人催促,也没有外界杂音的干扰。人由脚走,脚由心走,顺着一条羊肠小道,不觉到了山的深处。

  向阳的山坡上,开满了一种红色的花,是那种绯红色,暗藏着一种青春的激情,蓬勃、有力,正肆意的蔓延开去,把一面山坡映的红彤彤的。

  走近了去看,是最常见的雀儿豆。这种花,在老家田埂上也很常见,矮壮,初夏季节开红色的花朵,花落了,就结一个扁扁的豆角。在那面山坡上,我逗留了很久,和那些花们坐在一起,听它们窃窃私语,听它们和着一缕缕的山风在唱,我也想唱,但声音却被风带走了。

  在山里,季节是滞后的,山下,桃花开过了,杏花开过了,梨花也开过了,甚至,牡丹也基本的谢了,山里的花,才慢慢地开。

  一朵,二朵,草丛深处,野金莲花开的正好,这是我新近认下的一种野花。

  在家乡的田野上,是没有这种花的。至今为止,对于花草的记忆,还仅限于童年时候的那些记忆,成年之后,那些花草好像都对我屏蔽了,或者,我压根就再也没有用心识记过它们。这几年,我热衷于养花,一年四季,把各种花草移进家里,给它们浇水,施肥,把它们从阳台上,搬到地板上,又把它们从地板上,挪到窗台上,我希望他们能好好地活着,开出美丽的花朵,长出青翠的枝叶,能使我在忙碌之余,坐在窗前,独享一窗绿意。

  路边的树丛中,不时探出柠条的身影,这是一种有着极强生命力的植物。在沙漠里,把根深深扎进沙土里,从几棵,蔓延成一大片,抵挡大风,留住沙土,在干旱的山坡上,也到处都是,春天的时候,开金色的花朵,把荒芜的山坡装点成一个美丽的世界,吸引的山下的人们,远处的鸟儿都来山里驻足。冬天,叶落了,枝枯了,它们默默的守着山坡,牢牢的抓着脚下的土地,渴念着,脚下干旱的黄土地,有一天会变成一个草木葱茏的福地。

  小时候,摘了它的花回家,父亲说,它具有养阴,平肝之功效,常用于头晕,高血压病,奶奶喜欢拿它泡茶。一个大大的玻璃瓶里,金色的花朵,浮上来,又沉下去。忍不住的倒一杯在碗里,调一大勺白糖进去,再美美地喝一口,真是夏天里最甘甜的饮料啊。

  间或,从树丛中探出的,是野蔷薇。蔷薇是一种藤本植物,极易生长,也极易蔓延,去年的一棵树,今年可能就会变成一面墙,在城市里,蔷薇是最常见的,它开的花朵,又繁又密,似乎要把浑身的劲儿都使出来了一样。

  凉州植物园里,有一大丛,每一年开花的时候,我都要看,并且要在树下留影,几年过去,树还是树的样子,而我却一年年的老了。我觉得那树应该也记住我了,每次路过,总要在树下站一会儿。被一个人记住,有时是一种负担,但被一朵花记住,心却是芳香的。

  不觉到了山顶上,一段木头的回廊,顿让人感觉时光又穿越了千年之前。

  这座山名叫青龙山,大汉王朝经略河西,骠骑将军霍去病的慧眼使永登之城诞生在龙凤穴上,得山水灵气,蕴天地华英,龙山丽水,让永登小城卓而不凡,秀绝西陲。青龙山在永登县城之东,俗称东山。古人称东方为“青龙”,故名青龙山。《永登县志》载:“青龙是东方的星宿,因古人称东方为青龙”,而得名。也有传说:青龙山与右侧凤凰山毗邻,因其山形似卧龙,故以青龙山命名。

  青龙山有着悠久的历史,承载了五千年的河湟文化。据史料记载,我国古代许多的少数民族和它有着不解之缘。羌人、月氏人曾经在山下牧马放羊,吐蕃、党项、匈奴曾经觊觎过它的秀姿,如此雄宏深重的背景,使得青龙山本身就具有深厚的历史底蕴。《永登县志》记载,汉代赫赫有名的大将霍去病曾经独自一人骑马在此山雄视着西羌;西汉名将赵充国登上此山思悟过屯田安边大计,在河湟流域首创屯田;驻守边塞的诗人也为青龙山的雄美秀丽而动容饮唱……

  在那段回廊里,我坐了很久。其实,现在的回廊,已不单单是一个行人通道里了,有商家在那里摆了一些躺椅,供登山累了的人,在此休息片刻,他们象征性地收一些钱,给你泡一杯热茶,或是上一盘葵花籽,任你几个时辰的坐着,任山上的风,吹散你身上的燥热,任一颗尘世的心一点点安静下来。

  人到中年,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一生,爱过、恨过、哭过、笑过,如今回望走过的路,有时崎岖,有时平坦,无论如何,这一切都真的成了过去了,现在,努力把自己从现实的藩篱中解脱出来,寄灵魂与山水之间,看花,赏草,过一种平静而安然的日子。

  □赵文珺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601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