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刘家峡
【字号: 新华网( 2019-05-20 11:48)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罗士棣

    大家耳熟能详的三峡,是指因三峡工程而被淹没的长江上游的三处险峻山谷。其实,黄河也有三峡,分别是炳灵峡、刘家峡和盐锅峡,均位于黄河上游流经甘肃永靖的107公里河段内,而其中最负盛名的,当属刘家峡。

    初识刘家峡,缘自小学语文课文《参观刘家峡水电站》。但直到今年三月下旬,我方才第一次零距离领略了她的风采与魅力。

    刘家峡水电站是我国首座百万千瓦级水电站,而用于蓄水发电的刘家峡水库是截流黄河形成的,长55公里,最宽处6.5公里,最窄处仅60米,水域面积达130多平方公里,海拔2100米,被誉为“高原明珠”。

    阳光璀璨的春日早晨,登上气势恢宏的拦洪大坝远眺西南,偌大的水库犹如一方狭长的碧玉,镶嵌在粗犷苍凉的群山之间,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熠熠生辉;游船画舫缓缓驶过平静的水面,好似锋利的剪刀裁开光滑闪亮的绿缎,旋即又悄然合拢,了无痕迹……蓦地,我心中顿生疑问——黄河水怎么是湛绿的?看来,必须近观以探究竟。

    但当我真的乘船在碧波万顷、水光潋滟的高峡平湖溯流而上时,我仍然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黄河水。这可是一泓柔情万种、风姿绰约的碧水呀,仿佛琼浆玉液一般,似乎还飘散着令人沉醉的醇香,哪里有“九曲黄河万里沙”的半点痕迹?滇池没有她清,鄱阳湖不如她绿,太湖缺了她的雄浑豪迈,西湖少了她的大气磅礴;或许,是水电站大坝强势地拦阻驯服了黄河,使她一改先前的激愤之态,舒缓、自由、散漫地流溢于广阔的川道谷地间,故而泥沙沉积,肤色改变;这时的黄河母亲,还原了在青藏高原发源时的高洁纯净。

    船行不久,便驶入了一道峰峦对峙、山势陡峭的深邃峡谷。眼前的万仞坚壁如刀砍斧劈一般,历经亿万年雨雪风霜的洗礼依然峥嵘嶙峋、寒光隐现;不时有白色的群鸥自由自在地翻飞嬉戏、惊掠水面;岸边时而白沙展露、绿柳婆娑,依依垂柳倒映水中、迎风招展,宛若梳妆的少女不时扭动腰肢,欣赏着自己的倩影。

    继续前航,通过一处狭隘逼仄的山口后,视野豁然开朗。清风拂面,凭舷而望,只见辽阔的湖面烟波浩淼、云水苍茫;两侧巍峨绵亘的山峦渐行渐远,最终凝成两道黑黄的墨迹,仿佛天与水的分界线。此情此景,让人恍惚以为正泛舟于浩瀚的大海之上,颇有“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的物我两忘之感,更令人不禁慨叹人生的短促和渺小,“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千古绝唱回荡在脑际。

    再向前行,两岸又渐行收拢,由于高泥沙含量的洮河的注入,水色逐渐由绿转黄、黄中泛赤,加之接近水库西南尽头,水势也从微波荡漾变成万马奔腾。绕过一个大弯,一片尖耸的丹霞石山跃入眼帘,那些奇峰异石雄奇挺拔、千姿百态,像柱、像笋、像屏,像刀、像剑、像戟,临水而立,任浪拍涛打……思绪还在飞翔,船靠岸了,原来炳灵石林到了。走进景区,山形峰状更加变幻莫测,有的像玲珑的宝塔,有的像雄伟的宫殿,有的像西域的僧人,有的像可怖的鬼脸,有的像行进的驼队,有的像高大的城墙……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可谓千峰竞秀、万壑争奇,有如一座规模宏大的天然雕塑馆,堪称天下奇观。据导游介绍,我国古代著名地理学家郦道元曾在《水经注》中这样描述炳灵石林:“河北有层山,山甚灵秀。山峰之上,立石数十丈,亭亭桀竖,竞势争高,愿望参参,若攒图之托霄上。”《尚书·禹贡》记载,大禹“导河自积石,至龙门,入于沧海。”大禹治理黄河的起点“积石”,就位于现在的小积石山炳灵石林一带。游人至此,无不为天地共同造化的绝世胜景所倾倒,无不为大禹锲而不舍的治水精神所震撼。

    夕阳西下,绚烂的晚霞将赤壁丹崖染得通红似火,我意犹未尽地踏上了返程的游船。伫立船尾,遥望这如诗如画美景,我在心中默念:再见了,美丽的刘家峡水库,再见了,神奇的炳灵石林,明年春天,我还会再来……

    □罗士棣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517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