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梨花情未了
【字号: 新华网( 2019-05-20 11:48)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玫红

  最终忍不住,我悄悄地一个人去了什川。

  一个人去看梨花,去赶一趟春天的梨花盛会,去赴一场梨花古镇喜庆节日的邀约。乘着梨花节隆重的仪式,把自己骚动不安的灵魂安放在梨园,安放在某一处芬芳的角落,让它陪伴梨树,陪伴梨花短暂素洁的一生,陪伴它的朝露与晚霞,陪伴它的晨曦与月光,陪伴它的落英及光阴,随黄河水流向远方。

  走近梨花,你会感觉到梨花的温度。河面上波光粼粼,河水不时地泛起浪花,岸上的亭台楼阁、树木花草、车来车往的倒影,影影绰绰让人迷幻,梨花更是让人迷了眼,眼前一片雪白的世界。如痴如醉的游人络绎不绝,欢声笑语弥漫在田野、巷陌。

  初春的什川,料峭的寒风还在树林里逡巡,饱满的花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但寒风挡不住梨花的蓬勃绽放。古老的梨树里流淌着金城魏氏家族的血脉与古韵,流淌着世世代代的什川人精心培育梨树的心血,六百多年的传承,六百多年的古树新枝,六百年生生不息的梨园精髓,古树依然以饱满的热情、旺盛的生命力、迎风挺立的风骨拥抱春天,以铺天盖地的美与气势迎接八方来宾。我有意地走进一条僻静的小巷,找到了一处无人的梨园,我终于能够一睹她的真容:她的高洁、素雅、安静、她的欲语还休与端庄,使我躁动的心安静下来,倾听梨树的诉说;我与梨树静静地对望,用她洁白的眼洗涤人世的风尘与恩怨,与风拥抱,感受梨树的生生世世,与朵朵梨花身心合一,我仿佛听到了远古的呼唤。

  是的,梨花是有故事的。兰州鼓子和着时代的雄风,唱出了梨园世家一代又一代人的精神风貌,把不屈的风骨留在梨园黄河两岸。梨家院落里天把式走出来了,用绝世的风姿勾画美好的生活、勾画梨园春色、勾画属于自己的未来,于是,软儿梨也以全新的面貌走出什川,走出兰州,走向世界,以她的温婉、敦厚、不温不火滋润人们的歌喉与心田。铁芯子一直站在历史的舞台,文戏的绝色衣袂,武戏的威武扮相,把文化与历史典故用形象的空中戏台展演出来,让梨园弟子在苍白的春节亮出舞姿,让古老的民间艺术渗透到千家万户。

  梨花是有内涵的。站在桥头,对岸就是梨花的世界,粉堆玉砌的白色世界。远观是茫茫的香雪海,可奇思妙想、可观景浪漫、可赋诗吟诵;近观是一棵棵的古树虬枝,或坐或卧、或触摸,或嬉戏同乐;可感叹、可独享、可抚今怀古;低处的幼苗铆足了劲,伸展着瘦弱的枝条,向春天展示青春的妩媚与活力四射,红的桃花,粉的杏花,星星点点,点缀在雪白的梨花之间,楚楚动人,说不出的妖娆,道不尽的魅惑。那种迫不及待的勃发与生机,那种遮掩不住的魅力与风姿绰约,勾人魂魄,扣人心扉,让迟暮的我顿生青春易逝、斯人已老的伤感。

  此时此刻,心里涌起几多的酸楚。宋朝的诗人苏轼由此感慨:“梨花淡白柳深情,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放眼远望,高处的梨花一簇簇、一层层、一树树直逼蓝天,碧蓝的天空越加衬托出梨花的洁白与素雅。花的海洋中看不到红墙碧瓦的屋舍,却能看到树枝上高高挂起的红灯笼。哦,今日,梨花出嫁,超然处世的梨花掩不住的娇媚,一波又一波的香味沁人心脾,忙碌的乡亲们在农家乐的院子里穿梭着,脸上洋溢着喜悦幸福的笑容。今日,满世界的游客都来为梨花贺喜。

  从黄河岸边到远山近岭,一川烟云锁春风,花浪追逐着花浪,老树撑着新枝,鸟鸣夹杂着鸡叫声,车流伴着人群,喧嚣搅动着流水,周围浮躁的气氛感染着我加快了脚步,仿佛春天即刻要告别人间,人们抢在时间的前头为梨花送行,一睹梨花美丽的容颜。是啊,“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

  一朵梨花、一树梨花、上万株梨花。每一朵梨花都是天使,每一树梨花都是春天的使者。看不够的景,理不清的绪,带不走的美。这里春光无限,梨花独醉。

  醉人的梨花有醉人的情结。源于梨花与文字,一群志同道合的文友们,一次次地相聚在梨园,由此引发的感悟与文思凝结成一篇篇的美文与诗章,见诸于微信平台与报端。文友们越走越近,像兄弟姐妹一般,熟悉彼此的喜好,读懂了彼此的喜怒哀乐,互相帮助扶持,彼此理解,结成的友谊给我们平淡的人生增添了一缕色彩。所以,世界古梨园,万种情思,一种情怀,道不尽的人间沧桑,扯不断的梨花情缘。三年,弹指一挥间,时间消磨了情趣,光阴衰老了容颜,但友谊与梨花的情结在我们心中常驻常新,它必将幻化成一篇篇美文与诗行,飞翔到更高更远的地方,把我们对世界的问候传递到远方。

  “砌下梨花一堆雪,明年谁此凭栏杆?”

  梨花也有沉甸甸的历史。骆驼石的沉浮、鲁班的忧伤、石羊的高山遗踪、卧佛的前生今世,桩桩件件都有历史的解说。魁星阁在风雨中诉说衷肠,树王树后在月色里凝望成霜,魏氏始祖墓在兴衰中坚守着故土。厚重的人文历史,淳朴的乡音乡情,千里万里也挡不住的牵挂。梨树如手足,梨花似眼睛,它与我们同根同源。

  “忆往昔,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古镇梨树已走过六百年的世事沧桑,祖先的勤劳与智慧,应该是我们不竭的源泉。他们走过远方的路,历经艰辛开拓出脚下的土地,种植万亩梨树,这一切不能毁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里。谁愿意成为时代的千古罪人?

  漫步于梨园,随处可见的农家乐生意红火,人满为患。占空间最多的是休闲娱乐的设施和椅子、凉棚,二层别墅挤占了更多的土地,留给梨树的土地越来越少;近几年来,黄河边拔地而起的幢幢别墅抢占了梨树的风水宝地。农家院落的房前屋后,硬化的道路及地面上,梨花在仅有的方寸之地顽强地生长着,斜着身躯、伸长枝干争取着自己的一米阳光,这情景怎么不令人担忧?据说古镇的古梨树已减少了三分之一。

  “世界第一古梨园”应该名副其实。

  离开古梨园时,我心中一阵怅然。“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当梨花以无悔的绝世美貌回报春天的时候,我突然心疼它的执着与坚持,它为春天走过了无数个寒冬,为果农孕育了芬芳和与甜蜜的果实,我们应该对梨花的未来有更好的打算和设想,不能图一时之利。对于转型时期的梨园经济,我们应该有更好的规划与保护措施。

  “黄莺乱偏门外柳,雨细清明后。能消几日春,又是相思瘦。梨花小窗人病酒。”静静地品味着这一刻的相遇相见,我心中荡起无数涟漪,愿这悠悠古树、渺渺乡音万古长存,留给后人无数的佳话与美梦;愿这梨香满园,留给千里万里奔赴而来的游人,让有缘人终究有缘相聚。

  ,情到深处自然流。

  □玫红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517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