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扁都口走过
【字号: 新华网( 2019-04-23 09:05)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麻守仕

  在中国的西部,高山险峰星罗棋布。从绵延河西走廊的祁连山到昆仑山、唐古拉山,从横亘新疆的阿尔金山、天山再到珠穆朗玛峰,座座险峰都是如雷贯耳,响彻海内外,让人梦魂牵绕,欲罢不能。更让人叹为观止的是,这些高峰在迤逦行走的过程中,不时在山腰留下诸多峰口,诸如祁连山扁都口、党金山口、唐古拉山口、昆仑山口等,这些豁口犹如一个个竖立的感叹号,让高耸入云的天险变为可逾越的通途。

  因此,我执著地认为,如果没有这些峰口,想翻越这些终年被皑皑白雪覆盖的险峰,真成了“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要么像珠穆朗玛峰,俨然成为不可逾越的天险,要么就像青海的大阪山,只能在半山腰打出一条高海拔隧道。好在大自然在造物的时候,思考更多的是法则的平衡。

  当我从民乐扁都口经过,随着海波的不断上升,一不小心钻进了缠绕在山腰间的云雾里,才猛然有了如此一番彻悟。

  绵延起伏的祁连山横跨在千里河西走廊,它是河西走廊千年的守护者,如果没有这座厚实的山系,千里河西走廊将是一片铺陈的荒芜。就在祁连山脉行进到民乐时,突然打了一个褶皱,留下一个贯通南北的峰口,它就是被古人称为“大斗拔谷”的险关要隘——民乐扁都口。

  据记载,扁都口海拔3500多米,地势险要,山势峻峨,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商旅通行的重要通道。据说,自汉唐以来,扁都口一直是西部羌、匈奴、突厥、回纥、吐谷浑、吐蕃等民族相互联系和出入甘青之间的重要通道,古丝绸之路的南路也由此从青海入甘肃,后经河西走廊再入西域各地。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扁都口曾上演过一幕幕“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的悲剧。汉武帝元年,汉将霍去病率兵横穿祁连山,然后突经扁都口,给匈奴浑邪王以致命一击。北逃的匈奴决策者们声泪俱下:“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隋大业五年(公元 609年),隋炀帝率40万大军西征,于盛夏进入扁都口,诡异的是,天气陡变,大雪纷飞,“士卒冻死大半”,以至于损失惨重。此事在《隋书炀帝纪》中有记载。

  借着险要的地理位置,依靠着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扁都口已是声名鹊起、威震八方,引得无数英雄尽折腰。盛夏的扁都口外,气候凉爽宜人。蓝天白云下是错落有致的皑皑雪峰,雪峰周遭薄雾缭绕,云蒸霞蔚,雪线以下,碧绿的草甸“哗然”一声向山下铺陈而去,山坡上洁白的帐篷,恰似草甸上盛开的白莲花,这幅绿水青山的立体式画卷,给游人的是一顿视觉的盛宴。等到盛夏季节,扁都口外10万亩油菜花次第开放,遍地金灿灿,香气满乾坤。扁都口周遭就成了大量游客避暑纳凉、观光游赏的人间仙境。

  在饱览扁都口外的生态美景之后,便驱车来到扁都口峡谷,想亲眼探究扁都口的神秘模样。进入扁都口峡谷,但见险隘深邃,曲径通幽,碧波荡漾,绿意盎然。峡谷两侧奇峰林立,峰岩突兀,怪石森然,云雾缠绕。山势稍缓处,青草碧连天。色彩斑斓的野花,镶嵌在绿海深处迎风摇曳。山坡上流动的牛羊群,峰顶来回盘旋的苍鹰,无不给人一种自然的恬静和祥和。零星点点撒落在阳坡草甸上的一座座白色的毡房,宛如碧波荡漾的大海中的点点白帆。峡谷底水流依山而下,水声隆隆,气势磅礴,听来让人心惊胆战。甘青国道穿峡谷而过,千回百转,时而盘旋百折冲上峰顶,时而俯冲万转扑入峡谷,时刻给人一种心灵的震撼和感动。

  等走过扁都口,站在青海大阪山观景台北望,只见祁连雪峰就像一条白练,一路迤逦向西直入云端。此时的扁都口,就像祁连雪峰上的一扇大门,从门口飘逸出来云雾,不断向四周扩散,不时与压在峰顶的白云相互纠缠,相互交合,剪不断,理还乱。更神奇的是,从扁都口溢出来的那一汪高原绿,在阳光的折射下,绿的甚是惊艳,绿的甚是养眼。碧莹莹的草甸绵延千里,就像一张黛绿色的巨毯,铺陈在祁连山和大阪山之间,金灿灿的油菜花,各色镶嵌的野花,是绿毯上迷人的图腾;洁白的羊群,蠕动的牦牛,是绿毯上流动的风景;高山流水,鸟语花香,是绿毯上动人的乐符。

  多姿多彩的扁都口、风光旖旎的扁都口、生态与文化的扁都口,不愧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妙笔华章。真的让人流连忘返啊!在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今天,我真的很庆幸,自己能从扁都口走过。(文/麻守仕)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402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