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念花开
【字号: 新华网( 2019-04-17 10:02)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魏世英

  □魏世英

  站在办公楼过道的窗口,向窗外那棵大柳树光秃秃的枝杈上望去。“吐绿了”,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一半好奇,一半欣喜地跑下楼看个究竟。暖暖的阳光在干枯的枝桠上镀了一层金色的外衣。穿过阳光,发现树木灰色的皮肤里开始泛绿了,有的地方还呲出了细小的,鹅黄色的嫩芽,一个个就像雏鸡的小嘴,春的生机一点点展露。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掐指已算,果然已过惊蛰。听老人说过,惊蛰后,随着第一声春雷的响起,柳树,便开始舒展自己的四肢,让青春的“豆豆”,从自己的指尖,一颗颗的长出来,而此时,其他的树木和花草,还在冬眠中。所以,称柳树是春天的报时钟和春姑娘的信使。一缕植物生长的淡淡气息,一份来自春天的友好问候,向我一遍遍示意,春来了的确切消息。

  站在树下,我感受到春天了。阳光带着些许温暖,风也不再那么刻薄,空气里多出了一些亲和的味道。

  这棵柳树,在我十几年前进机关工作时就在,如今已有二十几年的树龄了。树干粗大笔直,树皮粗糙,棕褐色,在不显眼的机关楼侧,默默地生长了几十年。不起眼的地理位置,但离我很近,走出办公室,从三楼过道就能清楚看到如伞一般的树冠,也能看清垂柳是否依依,柳絮何时轻轻。

  每天上班,窗前的柳树都陪伴着我,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安静地生长,也让我繁琐的工作中多了一份呵护和关注。

  眼睛疲劳时,我会起身,把视线从电脑屏幕转向它。如此刻,我凝视柳树,虽然能感受到一季寒冷带给它的却步,但我仍能听到它努力生长的声音。几片大小不一的绿意点缀在努力抽枝的柳条上,在静静的等风来。望着它,想起去年盛夏,躲在它的树荫下,一边看蚂蚁搬家,一边将心事在地上涂鸦,甚至想起一些关于光阴流走、得与失,生与死、快与慢的事情。

  回过神来,看到几只喜鹊,聚在柳树上,估计是心仪绿色的新芽,啾啾啾地唱起欢乐的歌,像是在迎接春天的到来!

  炼化企业的机关工作,节奏紧凑得像街上拥挤的车流,感觉连喘气和伸个懒腰的时间都显得珍贵。环环相扣的业务衔接,让人们没功夫感受风轻云淡和四季交替。季节变化所带来的感受,像身后的故乡一样离我们愈来愈远。

  从“土里刨食”的农人,他们熟悉季节就像熟悉庄稼一样,新年祈愿时:“风调雨顺”是永远的头条。每个季节和节气的变化,都会带给他们不同喜悦。春来了,土地松软,万物苏醒了,一场春雨或者是院里果树开花这样的事情,都值得他们茶余饭后高兴上好久。

  如农人看重节气一般,对于窗前这棵柳树的四季变化,我都有觉察,并且将这棵柳树与厂区马路一侧的其他柳树新芽吐翠的情况进行了比较。发现长在我近前的这棵柳树,因为树龄长的原因,新芽吐翠比树龄短的新芽要大和长。陪在我身边的这棵柳树,一年又一年记录了四季的变换和光阴的交替。春天,柳树就那么恣意地舒展着、招摇着,兀自地绿着。春夏交替时,垂柳会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细长而柔软的披在头上,微风中,垂柳显得婀娜多姿;到了夏天,柳树长得更加茂盛,烈日炎炎,撑开的树冠,自带富氧,成为人们下楼稍事放松的风水宝地。秋天,细细的柳条,像瀑布,丝丝又缕缕,倒挂于地。深秋时节,柳树的叶子会由深绿变成黄绿,再是浅绿,最后成为深黄。风一吹,叶子像一只只蝴蝶飘然飞离树枝,落在旁边的房顶上,道路上,像地摊,又像油画。冬天,垂柳像孤独的老人,在溯风中,盼望着来年春天的到来。

  当下,春来了。在寒风凛凛的季节深眠过后,柳树渴望能有一场盛大而奔放的展示。以最真诚的情感,以最优美的姿态,还原给世界一个春暖花开。如歌里所唱的:“穿越阴霾,阳光洒满你窗台,其实幸福,一直与我们同在,我的世界春暖花开……”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377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