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的味道
【字号: 新华网( 2019-04-17 09:15)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吴家井,是一个靠近沙漠边缘的村落。傍晚的霞光映照着天边的云朵,蓝天下是整齐的玉米地,分外好看,依稀透着古凉州的气息。

  村里的路是笔直的,伸向远方,看不到尽头。映入眼帘的是果树、辣椒等作物。乡间小路上的茄子花、路边的杂草都是最美的风景。

  三轮车载着我们出发了。路开始变得崎岖。眼前能看见荒漠的痕迹。这里的天空是广阔的,蓝色的,云朵都是美的。最早知道沙漠,还是在电影《龙门客栈》里,望不到边的风沙,女主人公最后被风沙掩没的情景依稀在眼前,沙漠粗犷的美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有一段时间,一直在想,假如一个人在沙漠行走,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心境,累了就在沙漠里睡,醒了再继续走。或许,一个人会被风沙掩埋,或许,一个人会走出来,都是人与自然的一种较量。

  车在旷野里颠簸,突然特别喜欢这样的颠簸。穿过钢筋水泥的城市,来到荒漠,似乎更接近了一种生命。在江南水乡,见到一草一木并不觉得稀奇,在这大漠深处,见到的每一点绿色都让人震撼。这是一种挣扎,对生命的渴望,努力展现自己的顽强精神,令人起敬。

  沙丘上到处是人工治沙留下的痕迹。我们站在一个沙堆上,向远处眺望草方格的踪迹,看不到头。那是人工将黄草埋入沙漠形成的方格子,在蓝天白云下异常美丽。

  如果没有这些方格子,风沙就会走进村落,掩埋村落。千百年来,人与自然之间的抗衡其实从没有停止过,人与风沙之间一直都在较量。那些长在沙漠里的植物,疯也似的蔓延。我总在想,脚下的沙丘如果没有这些植物,会不会停留。这样的停留就有了生命之外的意义。

  突然有想留下来的冲动,留下来,安稳地做一个农民,只需种好自己的田。有自己的院子,茅屋三间。院里种自己喜欢的花,院外种辣子、茄子、葵花。只要你喜欢,只要你播种,老天从不会辜负你。茄子树会开出紫色的花朵、梨子树会结出香甜的果子。红色的西红柿、紫色的茄子、黄色的葵花,那都是生命本真的颜色。

  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在高原深处的村落,气候远远不及凉州气候。终年高寒,不适合种植农作物。在我的记忆里,我的父母、亲戚、邻居,说得最多的就是,“好好念书,以后别像我们一样做农民”。所以,我们终于没有做农民,在办公室里上班了,终年与电脑和手机打交道,室内的花朵没有阳光的味道,尽管开得格外艳丽,但我从没有感受到强烈的生命的气息。

  我喜欢一个人走在乡间小道,看各式各样的杂花杂草。它们身上没有娇气,亦没有被人惯养的痕迹。它努力生长、开放的架势才是最真实的生命。

  沙漠里最常见的是蓬灰草,我掐一个叶子慢慢咀嚼,是咸的,是沙漠的味道。这味道异常熟悉,就好像生活在沙漠里的人们流下的汗水的味道。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大漠风沙的倔强孕育出勤劳的治沙人。这里的人是淳朴的,善良的。祖祖辈辈在这里生活,风沙磨练了他们的意志,让他们从风沙里学会了执著。

  脱了鞋,光脚踩在沙土上,阳面的沙土被太阳照得火热,阴面却是凉的,雨水浸润过的沙土就像是婴儿的皮肤,细腻柔软。那上面有某种动物走出的痕迹。想起苏轼的那首诗:“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等太阳出来晒烫沙土,风起,一切痕迹便也不复存在了。这是沙漠里生命的奥秘,就如同不断移动的沙丘,不断袭来的大风,都含着生命的味道。(保吉萍)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377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