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女孩
【字号: 新华网( 2019-04-10 09:12)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辛献华

  某年某月的某个清晨,母亲把我从被窝拽起来,让我去邻居家帮工。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所以我很愉快地答应了。后来的结果表明,那天我不仅是愉快的,简直就是幸福和幸运的,无法用语言去表达的。

  我现在还不想把结果一下子告诉你,我要和你慢慢分享这一美好的过程。

  那天我脸也没洗,光着脊背、扛起铁锹、揉着眼屎就出了门,一溜小跑去了邻居家。邻居家很近,所以用不着气喘吁吁这样的形容词。总之,那天我两步三步就到了邻居家,开始了辛苦而又美好的帮工生活。

  在那天帮工的人群里,我年龄最小,有点滥竽充数的意思,所以我干的很卖力,以此证明我不是来混饭的。我的卖力和那些偷奸耍滑的大人形成了鲜明对比,看来,有些事和年龄大小没关系,关键是用不用心。那一年我十四岁,吃的不多,干的不少,令大家对我刮目相看。刚开始,他们都喊我的小名,后来,他们开始论辈分尊称我“四叔”或“四爷”,我征服了他们。我感到十分满意和开心。

  比起将要发生的事,这些事简直不值一提。那天的天气很好,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鸟儿在歌唱,美好的事物即将发生。我至今说不清她是怎样出现的,大概是正午时分吧,一个女孩从厨房飘然而出,又飘然而回,像一个幻影,但我一眼就记住了她,再也忘不掉她。她的头发黑而密,她的眼睛大而亮,她的皮肤白而净,她的笑容十分甜。她的衣服很普通,是那种粗条纹衣服,而且还有补丁,但却掩盖不了她的美、她的清秀和动人。她是那种天然雕饰的美、淳朴的美、生就的美,不夹杂任何人为成分的美。看得出,她也是来自普通农家,但是谁家能养出这么好的女孩呢?她是谁?她叫什么名字?她和这家人什么关系?我有机会和她认识吗?……这些问题占据了我的心。

  那些天,我瘦小的身躯充满了无穷的力量,我知道这力量来自她。她每一次出现,都能给我增添新的无穷动力。我希望她能看到我,和她目光相视、心曲相通,但又害怕她看到我,我光着脊背,又黑又瘦,头发乱的像杂草。我陷入了巨大的矛盾之中,我恨透了自己。中间歇工时,大家抽烟喝水说笑话,我飞快跑回家中,洗头洗脸照镜子,我希望借此改变一点形象,找回一点自信,挽回一点什么。我知道这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但是我不甘心,我不会放弃任何努力,我不能放弃任何机会。哪怕没有一线希望,我也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

  我记得母亲有一次说要给我买一件背心,我竟然为了讨她欢心做一个孝顺孩子而主动放弃了,现在才知道,我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导致我只能光着脊背,无法遮住我丑陋的身躯。我是多么的愚蠢,我恨透了自己。

  更糟糕的是,我的裤子不知何时又破了一个洞,粗糙的屁股时隐时现,我简直无地自容了。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那天,不知怎的我俩就走了个对面,见到我,她停住脚步,和我相视片刻,很礼貌地说了一句“你好!”从表情可以看出,她早就注意到我。我看到,她不仅皮肤很白,而且有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等她进了屋子,我才转身,我不想让她看到我的另一面。有了第一次,一切都顺理成章。之后的那些天里,我们总是有意无意的见面,话题也越来越多。我知道她是这家的一个亲戚,我俩年岁相同,不同的是,她还在念书,而我辍学在家。她还说,一看你就学习不错。没想到她竟有如此眼力,也戳到了我的痛处。她说的没错,我的确学习很好,我们家的墙上贴满了奖状,可惜都已成为了过去。她说,你应该复学,不能亏了你。一句话说的我差点流泪,我对她充满无限感激,也涌出无限勇气和希望。假如可能,我一定重新念书,我不能辜负她的信任。我在心里暗自发誓。我甚至想对她说,假如有一天我能考上大学,一定要娶你为妻。我知道这是痴人说梦,我也不配,所以没有勇气也不允许自己说出口。她是那样的美丽,我是那样的丑陋,我要捍卫她的美丽。

  但是我忍不住要见她,有一天,她一直没有出现,我的心紧张极了、害怕极了,难道她走了吗?那天,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终于鼓起勇气溜进了厨房,她果然在厨房,我开心极了。那天,为了见她,为了掩人耳目,我以口渴为由,喝了一大瓢凉水。我往肚里灌水时,她一直在笑,她真是聪明过人,她看破了我的心机,她戳穿了我的阴谋,她在故意逗我、气我、耻笑我,但是我不会生气,我喜欢看她笑的样子。她笑的样子更美丽。

  她的大方和我的小气形成鲜明对比,每次见她,我都左顾右盼、鬼鬼祟祟,像做贼,而她却是旁若无人、目不斜视。这就是人与人、我与她的差别。有一天,她竟然当着众人大喊我的名字,让我过去,引得众人瞩目,吓得我手足无措。后来,还是她走到了我面前,做了一个更大胆的举动,让我抹她的雪花膏。她将雪花膏涂在我的手心,我胡乱抹在脸上,引得她和众人大笑。我知道,我的样子一定很丑陋,我的内心一定很幸福,我的浑身充满了汗臭和雪花膏的芳香。

  也许是我干活卖力的缘故吧,这件事并没有如我想象的给她带去麻烦,我们仍然可以随意见面和说话,而不会有人刁难,包括她的姑姑这家主人。这让我对所有人充满感激。在那个还很保守的年代,能做到这一点实属难得。

  美好的日子总是稍纵即逝。转眼间,那堆山一样的土变成了砖坯,我的帮工也宣告结束。在这期间,我多么希望机器突然损坏、天降暴雨、人们偷懒,让工期拖延;我也有意无意放缓速度,但是一切都那么顺利,我无法遏制和阻挡工期的结束。我希望再能出现一堆土来,但是土堆已经被我们夷为了平地。我只能暗自悲伤、独自憔悴,我的心灰暗极了、沮丧极了。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帮工结束了,她自然也要走了,一切都要结束了。我希望见她最后一面,她却一直没有出现。我担心极了、矛盾极了,我终于大着胆子不顾羞耻地去问了,她的姑姑果然告诉我,她已经走了,昨天就走了。她的姑姑口气很和蔼,面带微笑。

  她走了,给我留下一个美丽的梦,一个长长的思念。

  后来,我见过很多漂亮的女孩,但我毅然认为她是最美丽的。而且我认为,漂亮和美丽不是同一个概念,不能混淆,无法等同。

  在那个美丽的夏天,我遇见一个美丽的女孩,成为我心中永远的诗意和春天。

  那一年我们十四岁,我们不懂爱情,但比所有的爱情更美丽。

  我知道,她早已嫁了人,而且人到中年,但我坚信,她还是那样美丽。真正的美丽是不会因岁月而失去的。

  在这个美丽的春天,我愿她永远幸福、永远美丽!

  □辛献华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346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