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娑清明
【字号: 新华网( 2019-04-02 09:37)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费晓莉

  清明晕染着文艺的墨香,仿佛一位才子。

  清明的家里种着杏树,他从家中出来,散出一身杏花香。

  清明散淡洒脱,俊朗儒雅。每年三月,他手摇折扇,掀开婆娑的旧日子,白衣飘飘地钻出来。他的扇子上题了唐诗一首,“唰”的一声撑开,就撑开了杏花和一帘细雨,再“唰”的一声,掀起这首唐诗,亮出一个光洁的牧童,他有着春天一样吉祥的手指。

  从唐朝开始,每到清明,这个清纯牧童,就来给我们指出一条路,这条路,通往春天,通往杏花,通向美。

  因为这个牧童,清明再也绕不过杏花。

  陆游在小楼听了一夜春雨。第二天清晨,小巷深处叫卖杏花的声音把他吵醒。 因为杏花,我愿意相信那不是清明的那一天,便是清明附近的那几天。

  清明当然也绕不过雨,没有雨的清明,是瘦清明。清明的雨到底有多重要?“清明前后一场雨,强如秀才中了举”,就这么重要。

  有了雨,就有绶草。

  绶草,小名清明草。它一定要赶在清明时节,开出黄色的小花花。清明过后它就走,带着种子和风去远行。

  说绶草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很古雅。

  没错,清明是个古古的雅日子。

  一到清明,我就想再细细端详一遍《清明上河图》。看完图,我就想去一趟宋朝,穿一袭长裙,到汴京去,看清明的风怎样斜着身子拂过汴河。

  这一天,好多人吃炊饼,大郎的生意好得不得了,潘金莲闲来无事,推开窗户,倚在窗棂上巧笑盼兮。

  若我是个男子,我就拿上几文银子,不,几贯银子,去舟船,听喜欢的女子唱小曲。听完喜欢的小曲,我把银子留给船上的女子,去坊间吃酒。下午,我喝得酩酊大醉,一路摇晃着回到家。我的长衫上沾满了土,但草香和酒香依然使我像极了一个纵情山水的诗人。

  若我是个女子,我就去陌上。我左手采薇,右手摘柳。但忙的只是我的手,我的眼睛要腾出来,偷看远处那些清朗的公子。因为清明也是一个粉粉的艳日子。一个像样的清明怎么能少了思春的心?清明过后,我愿意失眠几夜。

  某个清明,唐朝那个叫崔护的诗人独自外出踏青。他在长安的南庄悠闲地走。走着走着,到了一户不知名的人家前。但见院内花木扶疏,关着一院子春色。他小扣柴扉后,等来一个秀美婉约的女子。那女子用葱葱玉手奉上温茶一杯。那一杯茶,崔护喝了多半天,夕阳西下,才不得不把杯子撂下!

  第二年清明,崔护故地重访,又去了那个村落那户人家前。但院门深锁,只有桃花依旧。他再也没有等来那个桃花一样的女子为他开门,只好闷闷离去。从此,一扇柴扉,一袭桃红,一杯茶,是崔护绕不过去的清明。

  《桃花扇》里,侯方域清明节去寻访李香君。香君不在媚香楼,香君也不在家。寻到暖翠楼,没见着。

  他在楼下却听到了一阵悠悠的箫音。谁在吹?香君在吹。循音踏径后,总算见了一面!

  多少杏花,多少雨,多少青草,多少酒,才能凑足一个清明?多少春风,多少风雅,多少风情,才能把清明从岁月深处驮来?

  越多越好,如果一定要定一个量,我以为最好各十钱,这样就能够凑一个富足的清明。(费晓莉)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314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