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边有位好姑娘
【字号: 新华网( 2019-03-29 11:20)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修 柯

  姑娘长到好年纪,一言一行,自己可能浑不在意,不远处却已经有人开始密切关注。

  《世说新语》里有一段故事,说一家少爷将到婚娶年龄,跟他爹说他看中了某某人家的姑娘,人不错。两家一联系,事情成了。那姑娘过了门子,要模样有模样,要茶饭有茶饭,又温柔又贤淑又孝顺。有人就问少爷:你是从哪知道这姑娘不错的?少爷回答:我曾经看到她到井上打水,举止从容,从没有过不好的言行,所以断定这一定是个不错的姑娘。

  到井上打水,是汉魏晋南北朝时期姑娘、媳妇和婆子们最常做的家务之一。那个时候好像不怎么用水桶——大概是没有。一个姑娘去打水,只能背一只小水罐去;如果有两个人,就把一只大点的罐子放到木板上,或用一个类似梯子的木头架格,稳当,也方便,到井上打了水抬回来。

  想象姑娘们在井台上摇着辘轳打上水来,又一起或说说笑笑或沉默安静地走在路上,多有谁家的小子或父母在着意观察,心里做着各种加减乘除。对于姑娘媳妇们来说,水井那里,是一个很重要的社交场所,个人性格怎么样,长处最容易展示,弱点也最容易暴露。

  那些到了纺纱和汲水的年龄的姑娘,第一次背起水罐,第一次坐在纺车前,手和心一样生涩,但是生命的另一扇门,就此打开了。在那一刻,她们加入时间的行列,从我们面前走过。就是看着她们,我们才深深地体会到了生命的美好,看到她们从我们面前走过,内心有一瞬间的恍惚。

  酒泉出土的一块汉魏晋南北朝墓彩绘砖,画着一位长发披肩的女子,背着一个小小水罐,前面一位男子正骑马离开。有人把这块砖命名为“羌女送行”,也说得过去,但是女子背上的水罐不好解释。另有一种命名是“邂逅”,似乎更合理,也给人以更多想象空间——姑娘早上出门打水,那小子假装有事路过,趁机多看姑娘一眼——让人神魂颠倒的身材,散发着月亮光辉的面容,柔顺飘逸有着淡淡香味的披肩长发——是一场精心计划和安排的“路遇”,很美好的事。而那姑娘也可能早就知道:那小子总是不早不晚出现在她早起背水的路上,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鬼道道,绝非偶然。姑娘心里害着羞,打马而过的那小子高兴之外,有一些坏坏的得意。

  当然,也还有另外的可能性。比如在大家熟知的古诗《陌上桑》里,路过桑园的官儿看上了采桑女子的美貌,又哄又骗想让人家从了他。有一种男人,无论秦汉魏晋还是现在,几千年来都没有过进化的迹象。

  可能会有人疑惑汉字“井”的写法:怎么回事啊,看着横竖都是“二”。这其实和古代井口的设置有关系。肃州区博物馆展厅里有一个从汉魏晋南北朝墓葬里出土的陶井,是用来随葬的日常器物模型,给人的感觉就是把一口井提出来放那了。那模型的井口,就是由横竖两个“二”构成的“井”字形。你一看这模型就能明白,那是为了防止井口坍塌,另外也为了取水方便,用方木或石条一类东西做的。最初造“井”这个字时,正是采用了井口的形象。

  在河西汉魏晋南北朝墓彩绘砖上,常有这样的画面:姑娘媳妇们从井里打水抬回家或者背回家供全家饮用,男人们从井里打上水来给家禽家畜们饮用——在辘轳边安置一个水槽,水打上来,倒进水槽里,干了一天苦活的牛和马,在草滩上吃了一天草的羊,还有不知道在哪里野了一天的鸡,都呼啦围上来,一口清凉甘甜的井水喝下去,舒服。

  凿井不易,一口井就是周围的人们安身立命的重要财产。河西汉魏晋南北朝墓彩绘砖上经常出现的水井,还有墓葬里随葬的模型井,都说明了井在人们生活中的地位。一直到20世纪70年代,河西一带的农村里,生活用水都是从井里打上来的。

  乡井、市井、天井……从形态上看,井是水从大地深处到达地面的通道。对于人来说,小时候吃水的那口井所在的地方,通常就是故乡。不得已离开这儿到别处讨生活去了,就是“背井离乡”。现在确实难以想象,那个时候人对井会有那么深的感情。(修 柯)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30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