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沙漠与芦苇邂逅
【字号: 新华网( 2019-03-25 11:23)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王升君

  □王升君

  沙漠似乎是荒凉、肆虐、残酷的象征,它的主题似乎与生命绝缘。

  但要是在这样的孤独绝望里,站着一池绿,该是什么样的情景呢!

  春日阳光慵懒的下午,我们踏进巴丹吉林沙漠。天空,目光牵不住一丝云。天地衔接处,风扬起缕缕黄沙。一股股沙子裹挟着寒气迎头袭来,大家眯着眼一时都有一点畏缩不前的意思。向导说上了沙梁才能看到浩瀚的沙海,才能知道沙漠真正的景色。是诱惑也是鼓励,朝着沙梁我们各自开始跋涉。每走一步,脚都会深深地陷进去,等拔出脚来,细沙迅速填补脚窝。在沙漠不能重复别人的脚印走,那会陷得更深。沙漠的表面结着一层稍有支撑力的壳,前面的人踩破,后面的就得另创新径,这似乎是沙漠的哲理和幽默。沙梁上稀稀零零几株骆驼刺、黄蒿子朴素灰黄的着装,在风沙中打着嘶哑的口哨。强健的筋骨,被风摇了一生也没有倒下。看着气喘吁吁的我们,有胜利者的骄傲,也似有安于老去不问世事的淡然。我曾想,夏天烈阳炙热的沙漠,十几分钟就能烤熟鸡蛋,这些不起眼的生命是怎么爬上沙梁的。或许他们是数着天上的雨点,把弱小的生命走成一个强大的意向。

  在沙梁鸟瞰,沙丘像一个群居的部落延伸至天边。每一座沙丘线条都呈现出各自不同且柔和、优美,像是无数水蛇舞动的腰身。下午的阳光斜射,更有了光影效果。此时不见什么肆虐、残酷,柔和之美皓如繁花。有摄影的朋友说在雪天沙漠会更有一番奇景,依着朋友描述我便有了一个期待。

  四目远眺,西北方向沙漠延伸到内蒙去了,东南却是树木环绕的村庄。在沙漠与村庄的衔接处是密集的杨树,这就是当初为治理沙漠流动栽种的防沙林屏障,也是近现代史上人类在和沙漠的较量中印证人类智慧的依据,沙漠找到了安定之所,且于人类相得益彰。

  走下沙梁一个低洼处,一池芦苇结成一个城堡。褐色的苇穗、叶片摇曳风中,率性、孤傲,在与风沙旷日持久的对峙中它适应了荒漠、冷寂,适应了风沙的撕扯,一点没有身处荒漠的惆怅寂孤。叶子片片昂扬,每一秆芦苇都是这座城堡忠实的子民。像一个庞大的家族,形成众志成城的气场。

  在夏天,这定是一池葳葳碧绿。万里黄沙一池绿,一池淋漓酣畅的气息。绿色营帐,好供野鸡、野鸭嬉戏、搭窝,繁衍子孙。

  这一池芦苇来自哪里?为什么会在荒漠安家?站在这天荒地老的沙漠,以荒凉为温柔的梦乡,安然存世。还呈现着强悍霸道的气势,难道它就没有世俗的向往?初来时,那些幼小的生命是怎样在疯狂肆虐里抗争,想着心里就疼。这穿越荒漠的繁花,该是修炼到了极致的情怀。

  它们好像不知道还有生活在水乡的姊妹。黑河水滋养着张掖湿地的芦苇,浩浩荡荡、繁茂盛大不可描摹,千里芦苇,铺天盖地。有鸟鸣韵,鱼虾相伴,游人络绎,真是领尽了风骚,占尽了鳌头。

  沙漠芦苇没有湿地芦苇那么好的运气,只是于风沙的肆虐中,把根伸向地核深处汲取有限的水分,在生命逼仄的荒原繁衍子孙,与旷古荒凉砥砺中繁衍生息,站立成坚定而铿锵的生命意向。

  我们以芦苇为背景,或牵着苇秆拍照。为这荒无人烟的沙漠里安然若素的生命心旌摇荡,为生命的剽悍、坚韧而肃然敬仰。

  在巴丹吉林沙漠邂逅这些顽强的生命是幸运的,因为它暗合了我生命孤傲的意向,在荒原站立,需要经住多少隐忍的疼和坚定啊。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278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