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连山的春天
【字号: 新华网( 2019-03-25 11:23)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滕建民

  □滕建民

  祁连山下的春天,来得慢,来的晚。

  夏的脚步渐渐临近,春收拢着撒在大地上的尾巴,而祁连山下却才进入了真正的春天。这时候,时光之针已指向了四月。

  四月的祁连山下,雪山女神刚刚脱去了棉袍,换了春装。那银光闪闪的白色上衣,衬着绿色宽松的拖地长裙,犹如白玉与翡翠的完美组合,将袅娜娉婷的仙女打扮得分外妖娆,让尘世的眼装满了无尽的美好,让浮世的心灵张扬着温柔的想象……

  绿的杨柳,绿的草地,绿的麦苗,绿的田野,眺望对面耸入云霄的雪峰,这苍翠绿色的大地是她散开的裙袂,那一株株,一簇簇,一片片,一瓣瓣盛开的花朵,仿佛是她盛装的点缀,艳丽但不失庄重,华贵却不失格调。凝视朝阳,倾听黑河温婉的韵律,揣一份淡淡的怀想,赏弱水滋润的厚土孕育出的绿色海洋,享受花的清香。

  正是“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

  其实,四月的祁连山下,绚丽绽放的不仅仅是迎春花,还有杏花,梨花,桃花。

  迎春花,以春为名。用一颗敏锐的心,感知春的气息,在春的枝头用金黄,桃红着色,留下了浓浓的笔墨。她不畏严寒,不择风土,撒在哪里,就在哪里发芽长枝。她的花朵热烈但不张扬,黄的典雅朴素,红的热情奔放。她最可贵的品质是不求生长环境。你看,那路边,墙角,花园,埂壕,只要有一片泥土,几许雨露,她就可以生根发芽,长叶开花,就能绽放美丽。

  当你走出家门,小区的花园里到处是花。淡淡清幽的花香味入心入肺,每走到一处,那些花儿朵儿,都张开笑靥,开启薄薄的朱唇,仿佛与你说话的样子,却又羞涩的不好意思开口,继而抿着小嘴,低头抛给你一个妩媚的吻。那份钟情与热烈,让人心荡神驰。

  一株一株的树,一朵一朵的花,黄的、红的、粉的、白的、以她们应有的姿势盛开,绽放,星罗棋布,构成花的空间,美的天地。

  岁月执着,季节松软。春风在最后的时刻,有些狂躁,在不经意间,毫无章法地在树木,花草拥簇成团的芬芳中,将属于这个季节的心情乍现。

  杨柳泛新抽枝,花朵竞相开放,联通了季节的脉络将大自然的序幕拉开。三月的惊蛰呼唤着四月的清明,两个节气的紧紧相随,犹如奔腾有序的鼓点。只是无论岁月无何改变,紧跟的节气鼓点从未改变。不管时光苍老了多少意气风发的翩翩少年,粉色的杏花依旧在这个季节挂满枝头,带给人无尽的幻想和希望。

  “沾衣欲湿杏花雨,”杏花灼灼,飘洒的雨丝,沸沸扬扬。置身此景,也才真感觉到,杏花不仅仅属于江南,她已成为祁连山下一道亮丽的风景。纤纤花苞,温润如玉,潜伏在春的枝头默默孕育。

  过眼飞花轻若梦。这绝对不是梦。

  六坝一带的梨树,枝繁叶茂,花朵如雪。朵朵碎花宛若飞雪落满枝头,纯净的白色浸入人的骨髓,花朵怒放着无垠的高雅,展示着一种不可一世的高傲,花瓣相拥,花蕊玉立。我想,世间再美的花朵也无法超越她的洁白,因为她的血管里流淌着的是雪山的乳汁。

  看那纯纯清清的白,如此的高雅。不敢太接近,不忍触碰,怕呼出的气息会吹散了她的娇嫩和脆弱。

  我曾为“梨花落梦”感叹过,那梨花的梦该是什么呢?遍枝的梨花,演绎着新一轮生命的梦想。满园的梨花,沐浴着四月的暖阳,满树的梨花浸透着雪山的精气和神韵,淋着新一年的一帘细雨,拂过新一季的几缕清风,花朵在枝头渲染着,张扬着。花苞如娇艳矜持的女子,婀娜端庄,清丽感人。她们拽着枝头,脸上荡着浅浅的笑意,沉醉在自己的美梦中。

  雪山草原,流淌了千年的黑河,只要在雪水滋润的这块土地上撒下种子,它就会发芽,长叶,开花,结果。

  蓝蓝的天空,绿茵茵的草地,润染了油画般的一层色调。碧绿,纯白,粉白,桃红,金黄,远处的雪山与这种高雅的格调揉合在一起,层次分明,色彩鲜艳,不是天堂,便是仙境。

  行走花间,伸手接一片飘落的花瓣,放在鼻孔处轻轻一吸,那股清香沁人心扉。

  粉红的桃花,在风中散发着柔柔的香气,花朵处似乎还挂着唐诗的梦“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在枝头渲染着的花朵,花苞娇艳,似乎还在宋词的婉约中沉醉。那“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魅力,给了世代人无懈的追求和无尽的向往。

  花香熏人醉,人应该是醉了。醉在这四月的花丛中,那是何等的惬意!

  喜欢祁连山下的春天,喜欢这个季节,盈一眸淡然,孕一抹情怀,看花开的艳丽和喧嚣,将心融入花中,醉了……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278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