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那些事儿
【字号: 新华网( 2019-03-22 09:35)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二月二,龙抬头。这一天最热闹的地方是理发店。

  赶上这个日子,就说说理发的事儿。

  我等怠惰之人,凡事总按着习惯往下走。理发也是认定一家店面,认准一个理发师傅,到了那个时间,去把头发理短弄顺,就算给自己交差。

  十年前,因为工作单位变化,日常活动的线路变了,理发的问题也就跟着就近解决。上班路上天天经过的一家老牌名店,因为看着店名朴素亲切,某日就走进去,坐下来。这一来就连续在此理了两年多。店的规模大,设施好,干净敞亮,收费也略贵。师傅们多数人到中年,一律黑衣黑裤,服务很规矩,手艺都不错,只是神情里隐约有些说不清来由的倨傲。

  某年赶上二月二去,人照例很多,师傅们忙得不可开交。于是照旧排队坐等。好不容易排到跟前,忽然一个貌似见过的头面人物出现,跟师傅打着哈哈加在前面。这位伺候完了,又一个头面人物出现,哈哈也不打就加在前面。这等下去如何是好?问师傅怎样安排,却遇上冷脸,说他正忙,忙完再说。顿时觉得人家是等来了阔恩客,顾不上搭理咱。理发而已,还有如此分别,何以忍受。于是拂袖而去,另找下家。

  不忿间,走进几百米外一家时尚名店。连锁品牌,精巧高端,景象不同,果然洋气。店里都是型男潮女,前台有专人接单,后排有专人更衣。师傅都称发型师,是分了级别的,都很酷的样子,收费也是各不相同。尤其那个首席,面目冷峻,派头十足,身价自然最高。我不奢求发型,就选了一位级别低的发型师。理发过程中技师不断建议如何保养头发,告诉我如果不照做,就会如何如何,总之意思就是所剩不多的头发恐怕熬不过这一年去。但我也只理了发,没有去做保养之类。这家店除了推销絮叨太多,发型师倒也挺好,手艺不错,态度礼貌。以后就定在这家理发,每次去都找不太大牌的技师,匆匆理完转身而去,从不理会絮叨不断的推销。如此又是一年光景。

  终于有一次,技师们都忙,只有首席空闲,倨傲地等在那里。尽管收费比其他技师要高出一大截,但没有其他选择,也就享受一次首席伺候的待遇吧。打理过程中,首席也是不断建议保养头发,推荐各种美发用品、养护办法,比其他技师更絮叨,更有专业范儿,更有威压感,大有不拿下你决不罢休的架势。但是,遇上我这等只求凑合理发的死硬人物,首席终未如愿。首席满脸不悦,竟然把干了一半的活儿交给另一个发型师,自己站到门口抽烟去了。从此,我打定主意不再去这家。

  又过一月,到了该理发的时间,不知何去何从。儿子推荐,就到天天路过的巷口小店解决一时之需。小店局促,设施简陋,却也洁净。只有一个年轻师傅,唤作小陈,忙前忙后,手脚麻利,经常以一搏三或者搏四,同时兼顾几个顾客,这手刚放下剪子,那手就拿起卷发器。即便忙得不亦乐乎,小陈在程序上却从不打折扣,洗完剪,剪完又洗,洗完再修,然后吹干理顺。还不时跟顾客开两句玩笑。顾客们什么年龄都有,什么来路都有,好像都没有什么脾气,让等就等,不想等就扬长而去。不时还有看起来跟小陈非常熟络的女孩子,自己拿起工具,对着镜子摆弄头发妆容,像在自己家一样,很是自在。我第一次在这里理发,感觉舒服,花钱不多,惬意不少。所谓惬意,就是没有推销之扰,也不受轻慢之态。忽然感觉有点奇怪,站在我家窗口就能看见的小店,之前为什么一直熟视无睹。

  以后就固定在了这里理发,一晃已是数年。小陈的店面也扩大了一点,更新了设施,增加了两个帮手,收费涨了五块,依然是附近最便宜的店。收费的方式也变成了微信一扫,“嘀”一声就付过去了。前年,临近小陈的店30米,又开了一家店,装修环境和设备明显高级很多。但这家新店生意总是清淡,远不如小陈店里的生意好,人气旺。

  年前理发,闲聊之间,小陈说在这里开店已经10年。原来都成老邻居了! (木 马)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268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