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天竺山
【字号: 新华网( 2019-03-22 09:35)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邹龙权

  我仅仅是过客浮尘一粒,没有云水禅心。我仅仅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没有山水诗心。我只是难耐酷暑炎热,便约三五好友夜宿天竺山。而这一宿,直让人回到童年,痴迷忘返。

  天竺山一柱擎天,峰顶扶摇直上海拔2074米,周边多数山峰海拔不足千米。拔地而起千米级的悬崖峭壁高耸入云,让人望峰息心、高山仰止。

  初到山脚下的时候,已是下午五点多。刚下过一场暴雨,连空气都还是湿漉漉的。云开雾出,白云出岫,倍显山之崔嵬与俊秀。那么蓝的天,我只想做一朵白云飘荡其间;那么峻的峰,我只想做一只苍鹰环绕其上。

  缆绳随崖壁近乎垂直而升。乘缆车若孙猴子踏筋斗云一般轻盈直上。缆车停在千尺崖处,还需绕行爬山。刚过旋天洞行至天柱霄时,雨后一道彩虹突现面前。彩虹不似平时所见挂在天边,站在山巅平视就在面前,似伸手可揽入怀,向前一脚即可迈进太虚幻境一般。脚下还是朵朵白云覆盖在无数山头之上,头顶又飘过一片乌云,带来急一阵慢一阵的雨点。夹在两个云层之间,避雨观景亭之内,静观云来雨去的风云变幻。一对山上干活的母子也跑来避雨。她在景区与十八岁的儿子负责挑东西上山。一次担百余斤,竟然比游客上山还快,我们为此惊叹不已。反正是躲雨嘛,也没啥事,于是就闲聊起来,一起聊人情世故,聊生活状态,聊山上风景。接着,她问我们是不是几家一起出来玩,我们称是,让她点哪一对是一家鸳鸯。她说点错了莫怪,就很自信地根据年龄、身高指点,结果三对人全点错了。点错了,她的脸上也没有悔意和尴尬,只有抑制不住的喜悦,开怀大笑。我们看着她大笑,也大笑不止。不觉风也跑了,雨也停了,西天又露出了夕阳余晖。一场亭台闲聊,似观棋烂柯,转瞬季节进入到深秋。

  峰顶由七座山峰组成,中部较为平坦。小木屋就建在大坪之上,散落掩映在巨大的华山松间。偌大的山顶只住了我们六七个人,服务员就姐妹俩加上她们的小孩,她们用自备的食品为我们做了一顿丰盛的菜肴。要知道,这些蔬菜可都是从山下先乘缆车,再经过她们的肩膀一点一点扛上山来的,实可谓粒粒皆辛苦。跑了一天的路,早已饥肠辘辘,在云层之上吃美餐,味觉、嗅觉的每一个细胞全被激发得活跃起来,每个人的胃都成了无底洞。没什么荤菜,味道却如此鲜美,第一次对“人间有味是清欢”有了深切的理解。这种感觉非平日所及。

  风起来了,裹着雾徐徐吹来。凉悠悠的,若春风拂面;柔软软的,如丝绸轻轻滑过;甜丝丝的,似沐牛奶浴后泽润。一阵阵乳雾滑过面庞,高大的华山松随雾隐入夜色之中。隐入夜色的还有我们所在的高高山峦。整个世界一片白雾茫茫。“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息相吹也”,一种超越现实、精神自由的感觉油然而生。此时,羽化出一双大翅,是实现庄子式自由的捷径。尽管庄子也未曾长出自由飞翔的鲲鹏之翅,可他长出了小小的蝴蝶翅膀,照样飞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在滚滚红尘中,我们有时也需要一双能超越物华的小小翅膀。

  偶尔风起云落处,撕开一道天光,有星星闪现。本想在高山之巅观“星垂平野阔”、感“手可摘星辰”、看如流萤般的银河。可是,还未来得及欣赏,一道雾绕过来又遮得严严实实。我知道,隔着一道薄雾背后就是灿烂星空,有雾没雾,它都在那里。只要心中有晴空,星空自然灿烂无比。李白的眼里都是诗意,苏轼到哪里都有清欢,秦观见到的都是凄凉,李清照前半生见的都是美景,后半生见的都是凄凄惨惨戚戚。何也?心也。与相宜的人观景,带着愉快的心观景,保持乐观平和的心态处事,自然到处星光灿烂。我越来越认可王阳明的花儿观,认可他的心学了。

  也许是“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夜幕降临后,连蝉鸟都不见了踪迹,夏虫也不再歌唱。听说山上有狼,也未听到嗷叫声。静躺在小木屋中,隐隐听到小松鼠在树上跳跃发出的窸窣声,偶尔“咚”地一下,不远处有松球落地声。夜静悄悄的,用心听可听到松针飘落声,树叶上水珠落地清脆声,甚至还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这是一片静的茫茫林海,这是一片净的云中之地。不必怀有“气吞万里如虎”的豪情,也不必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矫情。我们都是宇宙中的一粒息息相吹的浮尘与水雾,都是百代之过客。放下一切,还原童性,即可获得童年般快乐。心静易入梦,还未来得及品味岁月静好,就已进入梦乡。

  清晨,我被鸟儿叫醒了。鸟儿不多,是几只俊鸟,声音分外的清脆。它们也是被阳光晃悠醒了。光线从山下直照到小木屋的天花板上,满屋耀眼通明。林深光影斑驳,无法观日出全貌。待我们跑到崖边观景台时,云雾渐渐升起,红日又隐入其中。脚下一片白雾茫茫,独七个山头露出云海,如茫茫大海上的蓬莱仙岛。七个山头似莲台,似蘑菇,似天柱,似坐禅,似佛境。松、峰、日、屋,随雾出雾没,如在凌霄天庭之上。

  观景虽意犹未尽,睡眠却分外香甜。自然之静与心灵之净,让睡眠成为一种超级享受,直睡得神清气爽,直睡得回归童年,直睡得“望峰息心,窥谷忘返”。

  挥别天竺山时一步三回首,这云霄之上的山头已成为我生命的幽幽之谷。(邹龙权)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268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