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老屋
【字号: 新华网( 2019-03-18 09:40)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杜桂莲

  虽然已经老态龙钟、风烛残年,但是,我对老屋的记忆与爱恋如同青春,渗入灵魂,难以释怀。

  站在土胚墙的院内,看着老屋。屋脊上青砖雕刻的狮子,依旧固守在原地,怒目远眺,威猛慑人。房檐下横梁的褐色雕花,木纹细腻,绽放如初,岁月几乎未能改变它的容妆。一辈子以木匠为生的爷爷,用他长满老茧的双手,不知多少次抚摸过他的杰作,如同深情地抚摸他的儿女。指尖轻触,木质依旧那么光滑锃亮。闭目近嗅风雨剥蚀的木门,木香醇厚,混杂着旱烟与泥土的味道,如同爷爷的气息与怀抱,熟悉而温暖。

  老屋承载了太多的沧桑与变故,亦如祖辈的生活,艰辛而冗长。堂屋正梁悬挂的高粱穗,依旧沉甸饱满,父亲用草绳包扎的结尚未松散,如同他壮年时结实的臂膀,宽厚而有力。正门墙壁上悬挂的年画,泛黄微巻,揉揉泪水婆娑的双眼,寻觅儿时我描摹过的笔痕,依然清晰可见。此时,一只壁虎在墙角一动不动,与我对视许久。瞬间,记忆如同开闸的洪水,将我挟裹到童年,将往事再次推远又拉近。

  墙角的杏树总是依着老屋,相依相伴的岁月里,它们甚至忘记了彼此拥有相同的年轮。枝干变成椽柱,树叶已成屋顶,历经风雨,依然久久相守。

  而春天,是老屋最有亮点的季节了。等杏花一开,放眼望去,那一树的粉红和雪白,随风摇曳时的艳丽与娇美,犹如传说中做新娘时的小脚奶奶。此时的老屋早已脱下了陈旧的冬装,被装扮成喜上眉梢的新郎官啦。成群的蜜蜂与蝴蝶,来回穿梭在花丛间,载歌载舞,快乐地见证、分享着这一旷世情缘。

  如今,老屋已成小鸟的天堂。春来燕归,鹊鸟相候,燕声呢喃,麻雀啾啾,如埙如箎,煞是招人。待到落木萧萧离别时,老屋也累了,如同苍老的母亲,独自默守着她的家园,也无数次伫立风中,额前白发乱飞,泪眼朦胧却依旧笑容满面,佝偻着身躯目送儿女远行……

  故乡的老屋,永远在我梦里。即便是醒来,我还是她永远走不远的孩子。

  □杜桂莲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246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