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夜兔
【字号: 新华网( 2019-03-05 08:35)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曹雪纯

  “这一季该种点什么东西好呢?可不能浪费了好时节啊。”辰婆婆看着苗圃里油菜花收获后空出的一小块空地,陷入了思考。

  路过的孩子们叽叽喳喳。

  “辰婆婆,辰婆婆,种海娜花吧。听说海娜花能染指甲呢,到时候我来您家染指甲。”

  “还是种点吃的比较好吧!辰婆婆做的炸蘑菇最好吃,酥酥脆脆的,想起来就流口水呢。”

  “夏天哪里是种这些的季节啊,得储备点东西才好过冬啊。”辰婆婆对孩子们说,“等明年的时候,再种你们说的这些吧。我决定了,这一块地方,就种萝卜了。等收成的时候,我煮一大锅萝卜排骨汤,‘咕嘟咕嘟’冒着热气,喝上一口,从舌头暖到胃里,是能让人整个身体都热乎起来的好东西呢。”

  辰婆婆一个人住在山脚下,屋子是挺大,却总是空荡荡的。屋前有一片地,她总会种点应季的蔬菜,吃不完的时候就背起背篓去镇子的集市上卖,日子过得清清淡淡。

  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辰婆婆在浇透水的空地上撒下了萝卜种子,再覆上轻薄的一层土,差不多十来天,幼苗就发芽了。三个月过去了,萝卜缨子长得茂密又粗大,周边的土层出现了小小的纹路,辰婆婆小心地把地再次浇透,等着土质变软好拔萝卜。

  以为要费上一点力气的辰婆婆,没曾想还没使劲,那萝卜缨子就在手里轻轻一晃,拔了出来。而萝卜缨子下面却是空无一物,除了辰婆婆手里晃动的萝卜缨子,居然没有萝卜的踪影。

  辰婆婆不信,再拔一根。

  “真是太奇怪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我的萝卜呢?”辰婆婆惊呼。

  她一连又拔了两根,依然不见萝卜的踪影。

  夜深了,山谷里本来就空旷安静,山脚

  下没了来往过路的人们,更是静得寂寥。辰婆婆强打着精神没有睡觉,一定要找出偷萝卜的人。辛苦种植了几个月的萝卜,眼看到了收成的时候,居然莫名其妙就失踪了。冬天已经来了,山里的天更是冷得早。为了这新鲜的萝卜,辰婆婆一大早就去集市买了排骨,等着炖一锅冒着呼呼热气的萝卜排骨汤。这次说什么也要抓住偷萝卜的人,而且这人也太大胆了,不但偷了萝卜,还把萝卜缨子又种回地里,这不是故意在戏弄人嘛。

  辰婆婆猫着身子窝在院子的角落里。突然,萝卜地里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辰婆婆悄悄走过去,左右看看,没有什么东西啊,那声音像是从地下发出来的。天哪!是啃东西的声音,有什么东西正在地底下啃着萝卜哪!

  辰婆婆一把抓起萝卜缨子,用力一拽,一只漆黑色的兔子正咬着萝卜随着萝卜缨子飞了出来,那根萝卜都快要被啃完了。是的,没错,如果不是借着皎白的月光,那团毛茸茸的东西简直是和黑夜融为一体的颜色,根本看不出是一只兔子。

  “这兔子也太黑了吧。”辰婆婆甚至惊叹到控制不住自己的声调。

  那兔子也没有要跑的意思,哆哆嗦嗦蜷成一个小团。

  兔子说:“对不起!我……我实在是太饿了。”

  “你先跟我进屋吧。”辰婆婆抱起兔子,顺手又拔了一根萝卜,结果还是空的,于是又隔了几个拔了一根,这才是肉质饱满又厚实的萝卜啊。

  跟在辰婆婆身后的,还有四只一样漆黑的兔子,噌噌地就跳进了屋子。

  看着眼前的一排兔子,辰婆婆好气又好笑。她把手里的萝卜放在地上,说:“还饿么?我不知道还有好几只跟进来,就只拔了一根。”

  兔子几个都不敢上前,像排列整齐的队伍一般杵在辰婆婆面前。虽然是漆黑色的,但是皮毛发着光,油亮亮的,甚是好看。其中一只兔子发出了声音:“其实……我们是夜兔,是那种不能在白天出动的兔子,只能在夜晚出来觅食。但是,这山谷周围几乎没有人家再种地了,偶尔找到点吃的,也都是附近人们不吃的烂菜叶子,您这里居然有新鲜的萝卜,没有忍住,就……吃了几根。”

  “夜兔?还有这种兔子吗?”

  “是的,是有魔力的兔子呢。所以,与之相应的,我们白天是不能出门的,只能待在地里。只有夜晚,才是属于我们夜兔的时光。”

  “魔力?”

  一只兔子跳出来,说:“给婆婆展示一下吧。”

  兔子冲着屋子里的灶头吹了一下,那火瞬间就烧了起来。它回头对着辰婆婆说:“这是今天您捡来的柴火吧?这几天雪大,柴火都被淋湿了,您还没有吃晚饭吧。看!我能把

  湿漉漉的柴火也给您烧得旺起来。”

  辰婆婆切好萝卜块和排骨,架起砂锅,说:“这种天气,喝一口炖得软软的萝卜排骨汤,就算是冻僵的身体也能迅速恢复过来呢。”

  夜里的山脚下,辰婆婆的屋子里,还从未这么热闹过。吃饱喝足后,兔子几个东倒西歪地躺下了,辰婆婆拿了入冬前新做的碎花小被,盖在了它们身上。已经好多年,家里没有这么热闹过了。辰婆婆的心里,和萝卜排骨汤一样,甜甜的,软软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兔子几个已经不见了。辰婆婆想,大概是又回到地里去了,毕竟是不能白天出门的夜兔啊。

  路过的孩子们问:“辰婆婆,什么时候萝卜才会有收成啊?”

  “想吃您做的萝卜排骨汤呢。”

  招呼孩子们进屋喝汤,给他们每人装了一个自己做的萝卜团子。那酥脆美味的萝卜团子也是昨晚几只兔子用魔力帮她完成的。

  笑呵呵地送走了孩子们,夜幕降临,辰婆婆早早做好了栀子花的小茶点等着,她还专门在院子里点了一盏灯,天黑路滑,怕兔子几个摔跤。

  “笃笃笃!”门响了。

  “婆婆,我们来啦!”兔子几个一窝蜂跳了进来,它们背上都背着一个小煤球,那黑乎乎的煤球啊,在它们漆黑的身上背着,不认真看,还真看不到呢。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以后婆婆就不要出去捡柴火了。煤球着得可比柴火旺多了,以后您家所有的煤球,就包在我们身上啦。”一只兔子说。

  “你们几个,快来尝尝栀子花做的小茶点吧。可甜了,别凉了。”辰婆婆说。

  一整个冬天,大家都好奇,辰婆婆家的萝卜,种下去却从来没有收获过,不知道去了哪里。(曹雪纯)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192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