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州的山高
【字号: 新华网( 2019-03-01 08:49)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徐濬思

  我站在屋顶上向四面望,只见许多人家的屋顶,都是平房,高低也都差不多,偶尔有一些白杨树挡住视线。再往远处看,只有南面的天际处,祁连山的影子隐隐约约,离我很远。每当这时,我就想,这里叫山高,何处有山?又何以为高?或许远古时这里有山,但后来被移平了。这个问题,我问过我的爷爷,他说他小的时候这里就没有山。过一会儿又说我们这里是平原。确实像平原,然而,这里是河西走廊,是凉州。

  具体说来,山高属于凉州区永昌镇,但山高人从不把永昌叫镇,而是叫永昌府。他们在说永昌府的时候,口气中激荡着一种自信。

  据资料记载,元世祖至元九年,也就是1272年,只必帖木儿在西凉府城北三十里筑新城,元世祖忽必烈赐名永昌府。1278年,元朝在永昌府设立永昌路,降西凉府为州,隶属永昌路。当时永昌路所辖范围包括凉州、永昌、永登、古浪、民勤等州县,所以说这里一度是凉州的中心,一直到元朝灭亡。今天的永昌府已经与凉州其他的乡镇无异,一条街贯穿镇子南北,店铺不多,但基本的生活用品都可以买到。年纪大一点的妇女头上围着深色头巾,立在门口,看着过往的人,仿佛世界从来就在这里,从来都是如此,而那些过往的人从来只是路过这里。

  那里有个村庄叫石碑,是因为那里有《西宁王忻都公神道碑》。我们全家一起去看过那块碑,奶奶说,你们说的什么碑我不知道,听老人们说,以前石羊河的水很大,有只神龟在里面游,到了永昌府被一个大清早在河边打水的女人识破真相,就现了原形留在这里了。大家都笑了,我却觉得奶奶的话很有场景感,再看看如今的石羊河,水很小,像条小溪。凉州方言听起来有点硬,但是奶奶一说,我就觉得好。有几年,山高对我来说就意味着爷爷奶奶,因为他们住在那里。爷爷种了一块很小的地,还有一个小果园。果园里有一种青苹果,若放在地窖里,到冬天还是青的,皮很厚,但吃起来很甜,水分很大。爷爷话少,最爱看我吃他种的苹果,还爱问,甜不?我点头,爷爷就高兴得笑。奶奶喜欢种花,院子里种许多花,有芍药,有大丽花。我最爱看牵牛花,夏天疯了似的往上爬,有些都到了房顶上,连成一片,每天早上各种颜色的小喇叭吹吹打打。

  山高给我印象最深的植物是白杨树。小时候感觉凉州到处都是白杨树,一律长得很高。爷爷说,你看这杨树,树干桶子口一般粗的长多高,碗口粗的也能长多高,风吹着也不歪。我就想起雷台汉墓公园里的箭杆杨了,它们的树干很粗,需要两三人合抱。这树干其实已经死了,但仍然直直地朝天伸展,根部又发出新的枝干。小时候姐姐常常带我去村西的戈壁滩上玩,大排的白杨树是村庄和戈壁的分界线,杨树上有很多喜鹊窝。我们走,就有几只喜鹊跟着我们飞。

  后来,凉州和山高的白杨树越来越少,据说是被一种叫天牛的外来昆虫给吃死了。山高人就买了一种新疆杨栽,它们也长得快,但是人们总觉得和之前的杨树不一样,觉得它们的叶子太青太白,树干也太亮太滑。

  现在,爷爷奶奶成了“候鸟”,他们有一大半时间在城里住,只有天热的一段时间才回山高住。我们也是在年头节下,才回那里住一阵。但山高一直在我心里,像一座“高山”。(徐濬思)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178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