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花落了便是春
【字号: 新华网( 2019-02-27 09:49)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淡年

  □淡年

  儿时,塞北故乡的冬天,白雪茫茫,北风刮起来,一个“冷”字怎能形容得了。而屋子里确是春天般的温暖。早晨,我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玻璃上的霜花,外面越冷,玻璃上的霜花越漂亮。

  我穿好棉衣,坐在窗台边,仔细观察着霜花的形态。它们有的像菊花,花瓣长长的,卷曲着;有的像松柏,根根枝干上放射出许多针状的叶;有的像芦苇,大朵芦花静立着,叶子凌乱着;有的像热带雨林中的蕨类植物,各种形状,匍匐在一起。上面的图案真的是变化无穷,姿态万千。

  画中也有险峻的高山,茂密的树林,飞翔的小鸟,潺潺的流水,正在挑水的小和尚,庙宇我只看到了飞檐的一角。凡是你能想到的,上面一定能够找得到。窗台上,母亲的兰花、十姐妹花……开的正艳,炕下的大黄狗正在朝我摇尾巴,它们在霜花里也能找到。

  欣赏够了,我找出一枚硬币,摁在霜花上两秒钟,硬币粘在霜花上了。把硬币取下来,硬币的图案便印在了霜花上,像是一幅山水画落款处印上了我的印章。硬币的图案越来越多,霜花里的大树变成了我的摇钱树,我很得意。

  有几块玻璃太高,我个子矮够不到,其余玻璃都被我创作完了,我只能在原作上想出新的花样来。用手在霜花上抠,只能留下白色的痕迹,效果不明显。用钉子或者钥匙在上面画,会挨母亲的骂。有了,用嘴吹,哈出的热气,一下就能把霜花融化,吹个熊猫,再吹两下,一个骷髅的图案就出来了,吹来吹去,玻璃上的霜花就像被飞机轰炸过,到处是黑色的“弹坑”。有时这些“弹坑”变成了我的瞭望孔,透过瞭望口,我能看见窗外童话般的世界,看见母亲在给鸡撒米。

  早饭好了,我的创作也结束了。我一边吃早饭,一边盯着我的作品。我在等着阳光照在窗户上,我要看着我的作品在阳光下慢慢融化掉。终于,最上面的霜花迎来了第一缕阳光,阳光下的霜花,异常美丽,闪着银光。

  阳光慢慢向下移动,我的作品融成了水滴,从玻璃上流到窗棱上,最后全都滴到了窗台上。哦,阳光好暖,兰花好香,这应该就是春天的味道。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168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