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杏花雨
【字号: 新华网( 2019-02-14 10:04)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龙巧玲

  山丹的春天短暂,来得却轰轰烈烈。大风刮呀刮,飞沙走石,似唯有此,才可拉动春天的厚帷幕。大风过后必得一场透雨,春天一夜间冒出来,如产房门前祈盼的那一声新生儿的啼哭,世界豁然敞亮。绿意悄然映上柳枝,远看有意近看无。藏在枯草里的新芽点点如灯,引逗人驻足。春色来时姗姗,却盛大开场,看那一树杏花,便尽知山丹春的味道。草色刚泛青,一树树杏花,早爆在枝头,才见花苞初绽,转眼飞花迷眼,倏忽间花谢飞零,漫天都是杏花雨。去果子沟前夜,恰巧读雪小禅。“春天,她们短暂的美像风暴。刻不容缓地爱上,分秒必争的甜蜜、缠绵、不分昼夜。”似乎小禅是站在果子沟的杏花下写文字,一树繁花,一地落英,都是灵性的。

  山村的杏花随人家落脚,山峁半坡,坳凹湾处,村前屋后,陌上埂畔。或成林,或独倚,老树遒枝,千姿万态。一树一树,似落雪,如飞霞,初看是云朵,再看是雾霭。山野的人家大多已迁移别处,留着杏花看家护院。也有荒野道边,田间地头,忽然冒出几树杏花,为你引路开道。杏在饥饿年月救了村民,从青杏到杏黄,树下总少不了人。现在人去村寥落,杏慰藉着村庄的寂寞,守着游子们回家的路。三月三的这日,杏花们约好了似的,忽然间集体打开花苞。似是春天站在山梁梁上喊了一声杏花……一村子的杏花便齐声答应,回眸含笑。寂静的山村,有杏花,春也够了,热闹也够了。杏花是山村的春天,美得无可替代。山村的杏,安于偏隅,随意生长,枝叶想怎么伸展,便怎么伸展,没有了围墙,反倒婆娑有姿,仰慕者且观且赞,春光四泻,美得敞亮大方。杏花花期只那两三日,你来与不来,它都无视,兀自开谢。赶着了它盛开,是缘,错过了花期,便空去惆怅。但凡美丽的,总是短暂的,因为短暂,美丽才珍贵,引发人们追求的欲念。

  僻静的山村藏着最美的山水。果子沟在焉支山下陈户镇寺沟村。两山夹峙的峡谷里,寺沟河静静流淌。来自焉支山的雪水,终年不绝,清冽透澈,河水清浅,巨大的石头横在河心,是天然的小桥。两岸树林成荫,投映入小河,愈见深幽。漫坡上随意散落的杏林,花锦芳菲。久居城市的人们,在这天然的小桥流水,天性和童真瞬息间找回。河心石上,听流水潺潺,鸟鸣狗吠,风过林梢的呜咽,嘈杂的心即刻安静。沉浸在自然的静谧中,灵魂也仿佛澄净。杏园亭上小坐,看山,看水,看春花明月,听空山鸟语,忘记一切烦恼,体味“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境界。野径寻幽,怀旧往昔,一座废弃的老庄子,一所闲置的老屋,都引人驻足流连。山村乡野,有我们的童年少年,甚或青年的足迹,是人生梦想的起源地,也是我们心底深处的故乡,灵魂的根。时光不语,静看四季花开花谢,山水无言,聆听岁月沧桑变迁。

  河水汇聚在寺沟水库,山峁把它分成两半,隔山相依。我以为它被叫做鸳鸯水库,它竟有个质朴而形象的名字:双奶子水库。民间的称呼往往质朴而诗意,让人生出无限想象。远望这里的山,圆润饱满,敦实丰厚,似个个充盈着汁水,有着滋养生灵的母性之美。山有十八弯,水便随弯而绕,在众山屏障里,无波无澜,映着蓝天流云,呈现出碧玉的剔透。常把山比作男人,水比作女人。这寺沟水库的水便是小家碧玉,恬栖在男人的臂弯里,做着幸福梦。

  村外坡地,着红马甲的蒲公英志愿者们在植树。一株株幼苗,在劳动者的手中安家落户,生根发芽。聚木成林,荒山野岭换了容颜。坡下拐弯处一小块三角地,一对老农夫妇引水浇地,将田畔的土坷垃壅到洋芋垄畦。沟渠里的水已漫入地头,在垄畔间蜿蜒流动。老两口头发雪白,动作蹒跚,默然劳作。农村劳动力多半进城务工或劳务输出,土地也大多承包给种植大户种植经济作物——药材、花卉,仅小片的土地种植粮食。农村人口向城市搬迁,乡村渐渐寥落人稀。村口不再是多年前有人来访时小儿围观、村人好奇的场景。牛羊归圈声,吆喝骡马声,唤儿回家声……在记忆的老唱片里,在发黄的旧照片里。老村旧了,空锁的土屋,沤黑的泥草顶,隐没在疏林野溪间。

  人少草木盛。乡村的山水闲置下来,老屋,杏林,野径,溪流,反倒有了清幽古朴的意蕴。山野里,白色的芨芨草高过人,没人再拔芨芨编草筐、搓草绳、扎扫帚, 一丛一丛,墩大成景,在风中摇曳生姿。“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山野乡村,在静静的午后,暖暖的春阳里,荣辱不惊,安之若素,任天空云卷云舒,世间尘起尘落。

  果子沟深处,拖拉机翻垦田地,几个农民工在地里捡拾山丹花根须,重新种植。山丹花是俗名,其实就是野百合,生在焉支山又称焉支草,也是《匈奴歌》中“使我妇女无颜色”的胭脂草。山丹花中置了木质观光栈道,通向山脚下的观光台。等到山丹花盛开时节,一片花海,人在其上游走,不是仙子,胜似仙子,那种美的享受,只有亲自体验,才可知意境。

  度假村,跑马场,小桥流水,陌上人家,水车吱咛,日夜唱着一曲老歌。在山花烂漫的山野小径寻幽探胜,在潺潺溪水嬉闹放歌,山一程,水一程,柳成荫,花锦簇。

  “哎……嗨……呦……嗬……” 蓦然,一声悠扬凄婉的山丹花儿响彻天空,如天籁,从歌者的心里、魂里迸出,摄人心魄。

  焉支山下,弱水长流;春风十里,花儿肆漫。沉醉在热烈奔放的花儿旋律,陶冶于生动质朴的原生态乡土文化,是一种唯美的享受。

  春天有约,缘起心中爱意。春光短暂如一场盛大的杏花雨,风暴般降临,义无反顾凋谢,碾落的碾落,孕果的孕果。温暖的时光里,唯有今生最美的遇见。(龙巧玲)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113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