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生天地间
【字号: 新华网( 2019-01-29 09:29)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吴小芸

    “欲致鱼者先通水,欲致鸟者先树木。”作为人类要生存的环境,也必然要有让人类生存下去的其他生命,比如树。但是树却不似人会动,可以自己选择它赖以生存的环境,风中、雨中、雪中、在黑夜里或在阳光下。树也没有办法选择它的出生地,悬崖、山川、沟壑,抑或是平地。对于树来说,从发芽到长大、老去、枯死,都在同一个地方,除非有人将它移植,否则它不得不在一个地方长久驻足……

    小时候特别喜欢爬树,觉得只有爬上最高的树才能离天近一点。特别喜欢依附在高高的树杈上抬头看着天,憧憬着未来。可能与树有缘吧,最近看了太多的古树,几千年的、几百年的,沧桑的、挺拔的、形态各异的……让我对树又有了另一种体会。人生不过百年,如果人和树来比赛寿命的话,人肯定是死在了前头,树总是赢家。这些经历千百年风风雨雨的古树,已经不仅仅是一棵树,而是另一种生命体的存在。

    我想,树可能就是另一种生命所居住的房子,这房子是活着的,不像我们要砍树来盖房子。树也有它真正的慈悲,不管你贫穷还是富裕,年轻还是年老,不管你来自哪里,它都会同样对待你。面对它,总能感觉它会给你宁静,赐予你淡泊,昨日的树如此,今日的树如此,明日的树亦是如此。它的善良也是一如既往地不变。

    我在想,这粗糙的树皮、魁梧的树身中一定藏着令人惊讶的秘密,我想和它们对话,但这些经历了千年的风雨沧桑的树,它的境界是我们无法抵达的,或许它们说的话我们不懂,或许我们要对它们说的对这些已经有了灵魂的树来讲是毫无意义的。它们就像入定的老僧,静静地思索,默默地成长,好活得更长久一点。看着这些个苍老中尽显生命力的树,多次依靠和拥抱,枝干随风摆动,我明显感觉到这写满沧桑的树身在颤动,似乎是它的枝干与我进行着交流,诉说它在岁月里的点点滴滴,感觉到它的苍老又还能再活几百年几千年的青春,觉得古老与现代的结合又是这么的融洽。又或者这古树用肢体拒绝和我交流,似乎要把一切裹在苍老的年轮和岁月里……

    我不禁感叹树的生命力。它立于天地之间,不依恋繁华,每棵古树的耳朵都听从自己心底发出的声音——做你自己,所以才能经得起严寒、酷暑、干旱、雨淋。经得住岁月变迁,经得起沧海桑田、世事动荡。但它始终相信上天会赐予它空气、阳光、雨露,且不慌不忙。它不能预测生死,瘦弱矮小者成为柴火,变为木炭。亭亭玉立者成为木材。活着淡定如水,安之若素。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气韵致死不变,几百年的家具就是见证。

    人有情,树亦有格调,松柏之坚韧,老槐树之沧桑,皂角树之奇特,核桃树之淡雅,桃树之艳丽,苹果树之素雅……一如世人中各人守住各人的姿态,云淡风轻地在世俗中展开。当你身处逆境怨天尤人时,当你疲惫奔波而绝望恐慌时,当你得不到满足时,请停下来看看这立于尘世里欣欣然向着阳光的树吧。(吴小芸)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057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