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雅成都
【字号: 新华网( 2019-01-29 09:29)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紫君

  提起成都,我脑海里总是不由自主地出现这样一个画面:一个穿着背心短裤的、偏胖的中年人,手里摇着一把葵扇,眯着眼睛,嘴里哼着小曲,躺在竹椅上晃悠着,旁边的桌上是一杯盖碗茶。

  如果说北京是个爷们,上海是个美妇人,杭州是个淑女,那么成都就是这样一个躺在竹椅上优哉游哉的偏胖的中年人。杜甫草堂、武侯祠、青羊宫、望江楼、文殊院、青城山,都是粗线条的景点,粗犷却又似乎缺点阳刚,温和却又似乎不够细腻,所以成都不是豪侠不是壮汉,他只是一个逍遥的中年人。都说川妹子火辣,可这个城市给我的感觉仍然是一个雄性的城市,只因为他过去的雄壮和现在的不温不火。

  武侯祠无疑是最能体现成都男性特质的一个地方。一进门,便能看到排列在两旁为蜀汉政权建功立业的许多威武大将,然后才是不言自威的蜀汉开国君王刘备,再往前就是羽扇纶巾的诸葛亮,后面还有结义楼、汉昭烈墓等。一个武侯祠,把与魏、吴成三国鼎立之势的蜀汉政权控制全川、雄视西南、问鼎中原的气势表现得淋漓尽致。如此的建筑,岂不就是一个横刀立马的大将军雄赳赳、气昂昂地立在你的跟前?非也,在这些霸气十足的雕像中间,穿插着许多富有生活气息的景点,让人不时会忘记了那些曾经的刀光剑影,而沉浸在成都古往今来不曾改变的休闲气息当中。

  结义楼里有长盛不衰的川剧表演,四川绝活“变脸”“吞火”,有茶道,还有掏耳朵……坐着竹椅,喝着盖碗茶,看着台上的表演,身旁有服务员给你按摩和掏耳朵,如果你也禁不住跟着台上的哼上两句,你就完全融入了成都悠久的文化中去了。从结义楼出来就到了远近有名的成都小吃街锦里。锦里是一条仿古的小吃街,里面还有酒吧和卖特产的店铺。每家店前都挂一条黄色三角旗,上面写着各家的名号。走道上有穿着不知哪个朝代民间服装的人敲着锣鼓一路叫喊:“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在数不清的小吃店前,看着眼前的一切,还真以为自己已经身处三国时代了。在垂涎三尺、大快朵颐的时候,眼前的成都形象又清晰起来:这个有过光辉的青春、最爱美食的胖子啊,历史就在他的葵扇下不紧不慢地流走,文化就如他哼唱的小曲一般延绵不断地传承下来,而他,一直都是这样心宽体胖地生活着。

  杜甫草堂,一个忧国忧民的诗人生活过的地方,本不应与妩媚沾上边,但在简陋的茅草房中,却不经意地流露出江南庭院的气息。在略微简陋的草堂里,到处是破败苍凉的景象。再加上各朝各代文人墨客留下来的愤世嫉俗、悲天悯人的诗词、对联、书法,更是平添了许多悲壮。当你坐在亭台边发怀古之幽思时,却发现了大自然的浪漫:浣花溪从墙外缓缓流入,溪水很清,溪流倒映着两岸的花草,清清的溪水轻浣花影,真是一条花溪啊!再环顾四周,小桥流水、梅园竹林交错于庭中,还有杜甫当年用过的餐具,杜甫贫而安居的神韵便依稀可见了:常常是三五好友聚于草堂,一壶好酒,若干佳肴,品诗、品酒、品菜,品出一番风味来。想到这里,那个中年胖子的形象又跳了出来,谁知道他会不会在摇着葵扇的同时拈着胡须又吟出一首诗呢,这品酒、品茶、品诗、品戏的爱好,原是自古有之啊!

  到了成都,拜访了诸葛亮、杜甫,不可不拜访薛涛;观罢武侯祠、草堂,不能不观看望江楼。这位与唐代大诗人元稹、白居易、贾岛、王建交往甚密的乐伎、女诗人、女校书,通音律,精诗词,擅文采,她亲手制造的薛涛笺受到了历代文人骚客的钟爱和珍藏,让我对为纪念她而建的望江楼公园充满了期待。步入公园,苍翠葱郁的竹林生机盎然,缝隙中的望江楼影影绰绰、袅袅娜娜地现出一角。心想这该是个与众不同的细腻地方了吧,然而走近一看,细中有粗的设计让你再次确认了成都的男性身份:远望婀娜多姿的望江楼里面并没有精雕细刻之作,也许它的唯一作用就是用来观看那滔滔江水。栏板太高,似乎只适用于七尺男儿凭栏。望江楼周围不经雕凿的吟诗楼、濯锦楼、浣笺亭、薛涛井、薛涛墓,也让人无法与那个清雅的女子薛涛联系起来,只能认为是粗线条的成都人随意修建的一个纪念馆罢了。

  川菜性烈味重,最能表现成都的男子汉气概了,怎么说也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怎么会是躺在竹椅上的胖子呢?来到成都才知道,之前在别处吃的川菜辣得都不正宗,真正的川菜是麻辣,或者说是麻而不辣,甚至有点甜甜的感觉,让我这个自认为吃不了辣椒的人也乐在其中。从火锅到串串香,从水饺到肺片,满满的一碗辣椒一上来就吓人一跳,结果是还没怎么感觉到辣的滋味就开始麻了,之后便升出一股甜丝丝的感觉。就像一个人乍一看很阳刚,很快便觉得他温和,渐渐和蔼起来。成都的盖碗茶更能体现成都的个性了,它既不像北方喝酒的大碗,也不像南方品茶的小杯,它是用如碗一般大小的杯子喝茶,这就证明了成都既不是北方的彪形大汉,也不是南方的小家碧玉,而是西南的一个不温不火的胖子。

  这个穿着背心短裤的胖子不大注重外表,但也不至于光着膀子乱走,一如成都的城市布局。街道不算很新也不算很旧,高楼大厦不多,低矮破烂的平房也很少。作为省城,它不像其他城市那样日新月异,到处是在建的高楼,也并非一成不变地守着老街,坑坑洼洼地小修小补。环境不算太干净,也并非是脏;空气并不清新,也不浑浊。

  关于成都的记忆渐渐远去。梦里,我站在散落在市集中大大小小的古老寺庙楼阁之上,看着遍布闹市、郊区的茶楼,无数的竹椅、盖碗茶,聆听着绕梁的川剧,耳边夹杂着嘈杂的人声,眼前就会出现一个穿着背心短裤、摇着葵扇的中年胖子,他正眯着眼睛,哼着小曲,躺在竹椅上晃悠着,他旁边的桌上是一杯冒着热气的盖碗茶……

  他就是成都,一个躺在竹椅上的成都。(紫君)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057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