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坊路的日子
【字号: 新华网( 2019-01-28 09:54)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西固牌坊路

  西固牌坊路,我曾经听人说或者偶尔坐车路过,一直对这条街道很好奇。于是,抽空查阅了相关资料,也仅有只言片语,没有详细的介绍。两年前因为搬家,我彻底住到了牌坊路,久而久之,对这里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情愫。

  虽然没有系统的资料可查,但我知道,这里一定与牌坊有关。牌坊是古代官方的称呼,老百姓俗称它为牌楼。作为中华文化的一个象征,牌坊的历史源远流长。但是由于牌坊与牌楼都是我国古代用于表彰、纪念、装饰、标识和导向的一种建筑物,而且又多建于宫苑、寺观、陵墓、祠堂、衙署和街道路口等地方,到最后两者成为一个互通的称谓了。可我终究不知道这里到底建了什么牌坊,但对牌坊路的感知却愈来愈浓。

  每天行走于牌坊路,日子被我一点一点地打发了,牌坊路的模样却越来越清晰了。这里有骄阳下人间烟火的铺陈,也有落雪后诗意满怀的浪漫。

  春天,站在牌坊路静观。上牌坊路立交桥的车辆络绎不绝,它们都载着一车的责任亦或心事奔驰着,车内有沉重,也有欢心。当车门打开的一刹那,向往就会飞向四面八方,叮咚有声。走在牌坊路的人行道上,后背被阳光照着,暖到了心房里,暖到了每个细胞里,瞬间激活了思维,让我独舞在自己的悦途。杨树花像春天的急先锋,一条条,一串串,随春风荡漾,那里挂满了时光。风一吹,一季的杨花就在牌坊路轮回转世了。但此时此刻,它们与牌坊路相拥相依,呢喃着不为人知的秘密。韩愈的《晚春》诗曰:“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杨花再平凡,也有做雪飞的精彩;牌坊路再普通,也有它前世今生的渊源;人再庸常,也有做自己的惬意。

  夏天,清晨就有人在牌坊路来来往往了。人行道边的小卖部开门了,有位老者将自己的香烟摆在小卖部门口,他边做着小买卖边看着一本厚厚的书,边看边勾画着。有一天,我终于克服不了好奇心的驱使,走过去看他到底看的什么书。原来是《论语》。老者的眉宇间透着文质彬彬,又夹杂着岁月的沧桑。我自言自语道:读书何须在书房?只要心里活络了,哪里都是文字的故乡。

  午后的牌坊路,天天有一个目光呆滞的小伙子默默走着。有时有位五六十岁的女人陪着他走,有时他一个人走,耳朵里总是插着白色的耳机,嘴里唱着不知名的曲子。他似乎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外界的喧嚣丝毫不能打搅他的表情,他的眼睛一直盯着眼前的路面。只要他还在牌坊路走着,那一定有一双怜爱的眼睛注视他,一颗不安的心牵挂他,一双日渐苍老的手扶持他,只是他不知道罢了,他能做的就是在牌坊路穿着干干净净的衣服走,只要他走着,那个名字叫妈妈的人心里就踏实了。

  蓦然抬头,银杏叶扑啦啦的挂满枝丫,它们一天天长大,一天天繁茂,一天比一天油绿。这样的繁茂与油绿,铺满牌坊路的每一个日子。夏日的热烈没能左右我冷静的思维。当我把自己融进牌坊路时,咀嚼着岁月的馈赠,忍不住用最虔诚的意念为自己所机遇的万事万物祈福。人,小鸟,狗,还有银杏叶,在时光的波涛中,各安天命吧。

  秋天,牌坊路多了一份不期而遇的浪漫。因为季节的变换里,我偶尔会遇到认识的人,互相的寒暄里,总有知足而乐的表达。偶尔也会听到心仪的音乐,那些撼动心扉的曲调里,散发着踽踽独行于人世的渴望,渴望明天的自己比今天的更好。

  看吧,从初秋的炎热到中秋的凉爽,再到深秋的微寒,一下子变得很严谨,但那份隐匿于心的浪漫越来越浓。一树一树的银杏叶,几天的功夫就连成了鲜黄蜿蜒的色带,悬挂在马路两边。开车行驶在其间,一轮夕阳照耀着,每片银杏叶都熠熠生辉,一份不可遏制的曼妙撞击心胸。谁说童话只在书中有,我言幻境银杏美啊!我不忍心让这份惊艳的美成为过眼烟云,于是找个有风的日子,慢行慢品。风吹叶动叶生情,人行世间世情浓。

  随着深秋的寒意,树上的银杏叶越老越少,地上的银杏叶越来越多,黄的纯粹,黄的让人不忍离去。我深深地感到,我与银杏叶的相遇一定有前世的渊源,不然怎么会那么心动,那么恋恋不舍。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来之惜之,去之随缘吧!话虽这么说,可我把自己的心情,把一地的银杏叶永远的留在了镜头里,留在了牌坊路的日子里。真正是:漫步这条街道,随风拨弄心弦。处处秋浓寒意降,黄叶纷纷人亦欢,几多银杏闲。暮色朦胧方寸,手机留念凭栏。花季匆匆难复返,骤雨彩虹满世间,惜知命笑颜。

  无独有偶,不时有路过的人们拍照。我想,他们是否和我一样呢。牌坊路的秋天啊,你终于在撩人心扉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可我知道,明年还会有今日,只是银杏叶不同罢了。

  冬天,街上的树枝光秃秃的,偶尔还有一两片叶子在树上缠绵,但它们总有归期。面对这样的场景,枯禅的意境跳跃在脑际。茂盛是生命勃发的美,那枯败就是萧条壮烈的美,只是它们孕育的内涵不同。

  走在牌坊路的初冬,零星小雪降临,那是不可多得的精灵,探寻着飞舞着不知去向。今年临近数九,牌坊路迎来了一场大雪。一夜过后,牌坊路的人间烟火被厚厚的雪盖得严严实实。亦梦亦幻间,我的思绪也在这片朦胧里暧昧起来。

  匆匆下楼,踩在咯吱作声的雪上,举手便给牌坊路的日子画上了句号。我拍了小视频,告诉好友,雪里霓虹璀璨,日子五彩斑斓,还有一番爱意在心间,知否知否?瞬间,她们笑翻,牌坊路似乎不再那么清冷,只有冬季的安然。

  牌坊路的日子,撒满了所有情绪,我穿越了她的四季,相知相惜。是的,我与她的对望中,一切近在咫尺,一切又远在天涯。

  □孙菊英文/图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051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