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岁归零未来可期
【字号: 新华网( 2019-01-09 08:59)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王新荣

  □王新荣

  当第一场冬雪悄无声息地落进银川的黑夜里时,薄薄的一层,敷在地面上,满眼的白。晨起出门,内心一阵欢喜,心想:今冬,终于下雪了。没走几步,便被迎面而来的严寒给围裹了起来,那一刻,才猛然发觉,冬已深,旧岁即将远去,新岁正迈着缓缓的步伐,向我徐徐而来。

  回首这一年,怎一个忙字了得?细细算来,自打三月份开始上班,至今,只休息了两日。那两日里,第一日,坐着公交车远去贺兰县城探望了一位久未相聚、且年届八十高龄的忘年交;第二日,陪小外甥在家待了一天。其余的日子,便两点一线的在家和单位之间来回穿梭。

  想想这一年,虽忙,却很幸福。单位里,领导器重,同事友好;岗上的工作,也从不因领导在与不在而干或不干,工作摆在那里,自己说了算,时间可以自由支配,对于我这个不愿受任何束缚性格的人来说,真的找到了存在感,因此,这一年的工作虽然忙忙碌碌,却也收益满满。

  而令人心有介怀的是,因为忙,也荒废了许许多多。比如:一些友情和亲情;比如:年少时的一些梦想。

  犹记夏天的时候,母亲和女儿从甘肃老家来银川过暑假,原本,我该陪母亲和孩子好好在凤城的景点和大街小巷游游逛逛的,然而,因为单位上的工作走不开,因此,母亲和女儿来银川的一个假期,我都没能抽出时间去陪她们,直到假满她们回家了,那一刻,我才感到了失落和心痛。也因为自己戒酒三年,昔日里曾经把酒言欢的好些个朋友,都因为我的屡屡相拒,再也不隔三差五地喊我去聚会了,这一年,除过两三个朋友外,似乎更多的朋友都将我从他们的世界里剔除了出来。面对写作,更是苦不堪言,每天下班归来,便懒得动了,年前买回来的几十本书,此刻,连包装都还未拆,它们静静地躺在书桌的一角。我每天回去,看见它们,便惭愧得无地自容,俗话说,三日不读书,便面目可憎。更何况,我这一年里,荒废了多少个三日啊?

  然而,当我因为卖力的工作,用积攒下来的月薪还清了父亲因病欠下的外债时,那一刻,我从母亲的笑容里,听出了他们对我今年的赞许;当我用年末的奖金为一家人从头到脚买了衣服和鞋子时,父亲虽然一个劲在嗔怪我胡乱花钱,他们穿的衣服都有呢,但从父亲说话的语气里,我明显地感受到了父亲内心的喜悦……

  柳永说:“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此时此刻,诗句里的意境纵然是一种意境和状态,然而,我自个更会世俗地认为,旧岁归零,未来可期。毕竟,逝者已逝,来着无法阻挡,我们每个人,都需怀抱对生活的美好信念,反省过往,迎接未来,不是吗?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3964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