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合苞(外二篇)
【字号: 新华网( 2018-12-06 09:06)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杨天斌

  水合苞是山涧沟渠边最繁盛的植物,喜阴湿、怕见光,它的叶片肥大,茎秆低矮粗壮,每到打春前后开花,根系上发出嫩红色的芽苞,可入药,俗名“灯花”,有句社火歌词唱得好,“正月里看灯花打头开”,意思是冬去春来,“灯花”是第一枝迎春花。

  记得小时候曾和小伙伴们成群结队去挖“灯花”,回来晒干后,出售给药店,换回上学的铅笔、本子,也算是我们那时的正经营生。稍大点对它的印象全回到那蒲扇一般的叶片上,每每在田里劳作得疲累口渴时,便跳下地坎,跑到沟渠边,摘一片水合苞叶子,交叠起来,形成一个漏斗状,在凉水泉中舀水喝,要知道有这种植物的地方,常常有山泉溢出。有时候出太阳,我们会把一片水合苞叶子倒顶在头上,充做草帽,以遮挡阳光,很管用的。肥厚的叶片过滤着阳光,贴在头顶上凉凉的,带给人一片舒适和惬意。关于水合苞,这大概就是我从小到大对它保留的全部记忆了。

  莱菔子

  见过萝卜开花很早,知道莱菔子药名却很迟。父亲曾在靠近水渠的自留地里压过萝卜籽。他先是把垄行上的萝卜长到一把能握住时,挑一些精壮的拔出来,放在地埂边晾晒,在不阴不阳的日光里,晒两三个钟点,萝卜缨子就蔫了,然后又重新栽到地里,重起垄行,在垄沟里灌足水,萝卜就又重新缓过气来。四五天的工夫,萝卜便抽薹生秆,结蕾开花了。

  萝卜的花有白有紫,色调淡雅单一,也没有浓浓的香味,看着不怎么吸引人,但却是蝴蝶、蜜蜂们的最爱,惹得这些小生灵整天绕着它飞舞,一会停在白花上,一会又落在紫花上,就像贪食的顽童面对一大堆食品,拿起这个,放下那个,犹犹豫豫,拿不定主意。萝卜开花很是谨慎,羞涩腼腆像个小姑娘,点点蕾苞,试探着打开,上午开几朵,下午开几朵,次第开放。那枝头上一嘟噜一嘟噜的花铃,凑成一簇,开与不开全由温度和养分说了算,全然不照顾你的情绪。

  萝卜的花开败了,就开始结籽,熟透的籽儿有红有黑,待到它的茎秆由绿转黄,就到了收获期。这些红黑相间的籽,有的做了种子叫萝卜籽,有的则换一个雅名进入药典,就称莱菔子,属于消导类药,据说有理气开胃之功效。

  酒芯瓶

  酒芯瓶,是一种草,长长的茎秆修长优美,喜欢长在贫瘠的山坡上,许是养分不足的缘故,它的叶片细瘦单薄,茎秆顶端,开一种形似酒瓶的蓝花,却有一个长长的瓶嘴,含在口中猛吸一口,有一股甜津津的味道入喉,外带一股浓浓的酒味,其花颜色浓烈,蓝得纯正,即使在很远的地方都能在茂密的草丛中一下子发现它,故而又被取名叫“蓝美人”。

  童年时和伙伴们相约在坡上拔草,最喜欢这种植物,争相摘下它的花朵,吮吸那带酒味的汁液。酒芯瓶刚钻出土层时,是一种野菜,可生食,也可炒熟吃,味道鲜甜,如果与野蘑菇同烩,味极佳。在食物匮乏的年代,它曾一度成为餐桌上的主打食品。若干年后,在一酒店餐桌上偶遇,被命名为“酒芯菜”,身价不菲,广而告之曰,产自“南美”。让人一下对这菜族新贵产生质疑感。(杨天斌)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3814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