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虚山滋味
【字号: 新华网( 2018-12-06 09:06)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宋彬

  一座典型的山城,原先很小,紧靠白水江边有一条逼仄的街道,后来县城的人口逐渐增加,房子修到了玉虚山的山脚。前些年,县政府为了使县城的居民有一个休闲、纳凉的去处,在玉虚山上修路、植树、修凉亭,现在已打造成初具规模的玉虚山园林。

  玉虚山分前山和后山,新修的水泥台阶从前山蜿蜒而上,一直到后山的山包,绕一个大圈,再从前山山顶下山,回到玉虚山山脚。前山是陡峭而挺拔的石山,在较为坡缓的地方,堆积着不太厚的沙石土壤。台阶时而在陡峭的岩石上攀援,时而在坡缓的沙石土上爬行,在茂密的柏树林中时隐时现,呈“之”字形向山顶蜿蜒而去。在台阶的拐弯处或者路旁宽展的地方,一直到山顶,修有十多个形态各异、大小不一的凉亭,在树林间、在山岩上、在台阶的拐弯处显得格外抢眼。

  我沿着台阶不紧不慢地爬着,若有所思地观赏着密密匝匝的柏树林及树林中各种茂盛的植物,鼻孔中充溢着大自然各种植物散发的醉人芳香。台阶两旁苍翠碧绿、粗过手腕、高过人头的柏树把台阶全部郁闭着。它们有些长在仅有很少一点土的岩石缝隙间,有些长在贫瘠的沙石土里,有些长在人们意想不到的峭壁上,但棵棵都碧绿茁壮、精神抖擞。突然间一阵晨风轻拂,一股更为馥郁的柏树幽香钻入我的鼻孔。我抬眼定睛一看,在不远处沙石土坡上长着好几棵手腕般粗、树形和枝叶有别于侧柏的柏树,柔软的枝枝叶叶下垂着,宛如河边婆娑的垂柳在微风中轻轻摆动,馥郁的柏树香味就是从它身上传过来的,它是柏树中的一种——香柏。在我的家乡,老百姓在冬天把年猪杀了之后,常常砍些香柏的枝枝叶叶,用干柴草点燃后熏腊肉,用香柏树枝叶熏干的腊肉不仅香味奇异,更重要的是把熏干的腊肉挂在房檐,一年四季吃着不腐。

  在碧绿茁壮的柏树林中,还生长有胳膊粗的槐树和臭椿树。槐树生长在沙石土层相对深厚的地方,它长势高大,枝枝杈杈较为繁盛。中秋季节,绿色的槐树叶子开始变黄,微风一吹,金黄的槐树叶子“簌簌”下落,老远望去,黄绿相间的槐树倒别有一番情趣。臭椿树的叶子已经基本落光,每棵树上仅有几片发黄的叶子摇摇欲坠,十几棵臭椿树干端正地直立着,给人以卓尔不群的感觉。站在台阶的边缘,看看臭椿树生长的地方,原来十几棵臭椿树是从一个根上发出来的,有几棵臭椿树的树根还露在沙石土壤的外面,树根周围杂草很少,生长的地方也很开阔,很少有其他植物的枝枝蔓蔓侵扰它的领地。是怕它难闻的气味,还是因为别的原因,我不由得想起在民间传说的臭椿树是树中之王的说法。过去,农村在修房造屋时,必定要选一个臭椿树的木头作为上梁大吉的房梁,如果找不到做房梁的大料,至少也要做两个臭椿树的木楔,楔在房梁的两头。上梁时木匠师傅说:树王树王,用你做房梁,必防虫辟邪、人兴财旺、长命百岁。

  爬上山梁,通红的太阳已从不远处的东山顶上升起来,将万道金光洒在玉虚山上,各类树木花草沐浴在温暖祥和的阳光之中,虽然已经是中秋时节,却给人以欣欣向荣的景象。成片的柏树青翠碧绿、油光发亮,点缀其间的槐树、苦楝树及野桃树、野杏树等,繁茂的树叶绿中泛黄、多姿多彩,生长其间的蛾柴和丛蒿却山花烂漫。蛾柴主干有手指粗,歪歪斜斜长着许多细细的枝杈,绿色的树叶很小,却盛开着繁密的蓝色小花,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蓝色的小花如千万只蓝色的小蛾子在翩翩起舞。紧挨着土层生长着一丛丛丛蒿,丛蒿长不大,却盛开着像无数粒金黄色的粟米紧紧聚在一起的花朵,远处望去,像是一盘盘散落在山坡上的金子,在太阳的照射下熠熠闪光。还有同样开着金黄色小花的光明草、长着颗颗如玛瑙般艳红酸枣的酸枣树及一些叫不上名字开着黄色或者蓝色小花的不起眼的植物,它们都在阳光中彰显着生命的张力。

  阳光越来越温暖。爬到邓艾塑像处的平台,整个玉虚山及山脚的县城尽收眼底。映照在树林中的金色阳光和淡淡的雾气融合在一起,到处洋溢着勃勃的生命气息。我居住了近四十年的小县城是典型的两山夹一江、江边一小城的格局,碧玉般清澈的白水江以自己多姿的身躯从县城旁滔滔不绝地蜿蜒流过,见证着小县城的过去与现在。现在的小县城逐渐变得靓丽起来,一栋栋新修的楼房鳞次栉比,已经整修或者正在整修的宽阔的街道上行人如织,街道两旁栽植的香樟树郁郁葱葱。仔细看看这座小县城,心中陡然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叫我心潮起伏,我已到知命之年,这小县城是曾经孕育我希望和梦想的地方,是我和我的亲人和朋友们居住生活的地方,此生,小县城将与我的身体和灵魂紧紧地嵌在一起了……(宋彬)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3814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