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今夏,你敢不入秋
【字号: 新华网( 2018-10-10 09:32)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张佳羽

  □张佳羽

  热烘烘的阳光,又一次把我的影子调了个个儿,从西边挪到东边。夕阳以匍匐的姿势爬上西山头,长长的镜头对准我,聚焦今天的收获。

  我诚惶诚恐,不知该说些什么。恼人的夏,在高温天气里翻着牌子,你匆匆疏离也好,闲庭信步也好,这不关它的事儿,它只管时间叫朕,日日不漏地伺候着,伺候这激进的家伙向前走去。

  鹞挥着翅膀,在高空扇着扇子。那么多奴家围在一起,悄悄儿说着心事,说着说着,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风从梳下起,瀑在眉间长,几多感伤的泪滚落,令人世实难承受水灾从天而降。

  谁道谁家冷暖色,多附涂装辨得失。外表的光鲜有时遮暗俯内的直观,你看得见红墙碧瓦,看不见杯盘辣咸,简直是蒙娜丽莎的迷幻,于洞达与猜遐之间,拼不出天依无缝的互补。甜不甜,只有日子清楚;苦不苦,唯一自己知道。

  走着走着,心揪了一下,丢了的宝贵,登载招寻启示也追领不回。夏程过半,笔下家徒四壁,是自己淡了初心,还是渐进惯于沉默?

  我的意识与树的支撑同臂,突出了不愿藤族的自己。一朵小花在昼夜下扶墙明灭,连过路的蜜蜂也不屑回眸,这是多么痛心疾首的啊!与其饱食终日无所造就,不如稚心相向时序倒转。

  大街越走越大,大得车流如塞,人影如蚍。目的地虽近犹远,一遍遍丈量行程,一遍遍掂量不出自己的净重。存在,何等的紧迫与繁忙哟,过了今夏,你敢不入秋!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3537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