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核桃
【字号: 新华网( 2018-10-10 09:32)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师正伟

  □师正伟

  民谚有:“白露到,竹竿摇,光光核桃满地跑”。白露过后,核桃熟了,遇上一场秋寒,树叶脱落,人们就扛梯子、拈竹竿忙着打核桃了。

  老家北沟畔有一片百亩大的核桃林,清一色生长着几千棵核桃树。仲秋,远远望去,像一排排营房、一列列士兵整齐地驻扎在山洼里,浑身挂满绿铃铛,卯足了劲等待季节的检阅。其中最大的一棵据说有上百年历史,树冠高挺入云,树身魁梧结实,春夏枝繁叶茂如“千手观音”,秋冬苍劲古拙似乐山大佛,被村民封为“核桃神”。

  相传白露这天,天树星临空,吃过早饭后,村里的男女老幼相聚在“核桃神”下,设香案,献花果,拜树星,祭树神。三叩九拜之后,由村上年龄最长的老者手执一炷香,带领全体村民围着“核桃神”左三圈、右三圈旋转祷告,人人嘴里念念有词:“月亮月亮亮堂堂,核桃核桃丁光光。莫怪后生下手重,今年秋去,明年春来。今年有酒、明年有肉,年年把你当神敬。”祈求“核桃神”不要迁怒村民动手打核桃,祈盼神树保佑村里瓜果茂盛、五谷丰登、四季平安。随后,就开始“抢光光”活动,即:由一连生了五个光秃儿子娃的根民叔攀上“核桃神”,用绑有红丝绸的长竹竿分东南西北中五个方向,挑核桃最稠密的枝干各使劲打一下,再由村上刚过门的新媳妇和没有生育过男孩的育龄妇女争抢打下来的光光核桃。谁抢的核桃越多,预示着生男孩的概率越大,家庭人丁兴旺。如果谁有幸抢到一个把上带着两个或多个核桃,将来一定能生个“双胞始”。“抢光光”有讲究,只能抢光光,不能抢青皮核桃。而且抢到的光光不能让别人看见,要赶紧装在早先穿好的红裹兜里,跑回家压在炕角的竹席下面,七七四十九天之后的月圆时分和丈夫一同分享。“抢光光”虽然带有迷信的成分,但却是打核桃时最热闹的一个场面,参与抢光光的妇女争先恐后奔跑着,拉拉扯扯嬉骂着,你争我抢,人人脸上流露着开心的欢笑。旁边的群众围成一个大圆圈,边走动边拍手边加油呐喊,每当看到自己家的媳妇捂着鼓鼓囊囊的肚子羞涩的跑回家时,旁边的男人和长辈们就乐得开怀大笑。

  打核桃是一项体力活,也是根民叔最拿手的一项技术活。每年打核桃时,根民叔都会穿上那件黄领褂,光着臂膀,头上和腰里系着红丝带,面对比楼房还高的大树,往手心吐口唾沫,两手一搓,抱紧树身,摆出一个标准的青蛙胯,就蹭蹭爬上大树,一会儿上跳下蹿倚在这个树枝上,一会儿活蹦乱跳骑在那个树柯杈。在那些摇摇晃晃,让人看起来提心吊胆的树枝上,根民叔毫不胆怯,灵敏的像猿猴爬来爬去,时而还抡起棍子像耍耍一样,做一些高难度动作,让围观者惊心动魄,唏嘘不已,他也因此得了个“猴上树”的绰号。

  打核桃也是二爷的拿手好戏,他虽然没有根民叔那么灵巧利索,却有自己的看家本领。二爷爬树时先把梯子靠在主干上,爬上主干后,再把梯子拉上去,架在树杈间,找一个人字形三杈树股,或骑或立,用一根麻绳把腰和主干系牢,身子靠一股,胳膊圈一股,脚再蹬一股,双手中的小木棍左敲右打,前拉后扯,上上下下飞舞,一举一动,灵活自如,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嗨、嗨”的吼声,犹如楚霸王威武豪迈的挥洒着霸王鞭,枝动鞭落,噼哩啪啦声起,核桃就像下冰雹似的哗啦啦掉落下来。

  拾核桃主要是女人和孩子们的事,小时候的我调皮贪玩,捡核桃时常和一些偷懒的小伙伴在一边玩滚核桃窝游戏,有时故意把大人的吆喝当做耳旁风,不留神就会挨母亲两个架脖子,然后被拧着耳朵乖乖拾核桃。此时,奶奶总会火上浇油来一句:“隔隔核桃就是要砸得吃哩!”

  一天当中,早上露水大,潮气重,核桃把上有韧劲,经过一上午的曝晒,下午失去水分,核桃把变得脆弱,易断,是打核桃的最佳时节。此时,夕阳西下,核桃林里竹竿飞舞,人头攒动,欢声笑语不绝于耳,那场面比《平凡的世界》中双水村打枣时热闹多了!

  傍晚时分,农民拉得拉,担得担,挑得挑,吃着脆香核桃,哼着秦腔小调,在归家的路上,愉快的享受着丰收的喜悦。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3537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