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孤山
【字号: 新华网( 2018-09-12 10:22)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魏万河

  偌大的校园矗立在山脚下,一面红旗迎风招展,预示着那里曾经的热闹和欢愉。校园红瓦白墙,砼地面院落有一位老人打扫,常常干净。后院两畦平整的菜地,夏秋可以见到红红绿绿的蔬菜。

  严冬来临,我独居校内一日,陪伴我的是脱光了叶子的白杨,依然墨绿的一人高的十几株侧柏。室内空空,校园更加空旷、寂寥。我走在校外砖铺的小路上,空山不见人,难闻人语声。校园东侧三处院落,却也人去屋空,更显岑寂。

  夜幕降临,孤独和恐惧如群虎般袭来;再瞅那屹立在菜畦的小侧柏,都成了魍魉。此时喜静的我,感到了静得无聊,静得可怕。握一本书在手,一目十行,全无兴致。和衣上床,睡意逃遁,去了爪哇岛。

  灯不能关,亮光一灭,夜的神秘会撕碎了我。一面奶黄色的窗帘难以隔绝夜的凶猛和恐怖。用耳聆听,似乎有脚步声、说话声,隔壁的门吱呀异响,登时觳觫,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抓紧睡觉,谈何容易,夜挥舞着刀,面目狰狞地向我奔来。唉,五尺之躯任尔蹂躏。

  夜深音寂,万物皆死。忽一声如小孩顿哭,接着连续不断传来。我知道这是夜间蝙蝠之声,此时紧张的心情慢慢恢复常态,不觉想起了鲁迅夜行踢鬼的故事,壮哉、威哉!恍惚梦中,鲁迅不在,已逝的父亲笑嘻嘻地坐在我面前。一梦惊醒,浓浓的夜依然包围着我,又想起父亲,控制不住泪腺,潸然泪下。人生多艰,时光耗蚀。

  终于室外有了亮光,睡眠不好,精神不佳。回忆昨夜,不觉哑然失笑,身正影斜,岂不余悸。(魏万河)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3417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