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里的端午
【字号: 新华网( 2018-07-05 09:48)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我在陇中农村的老家,是个山的世界,端午时节,早已是树木葱茏,草长莺飞,漫山遍野成为绿的海洋。

    绿给各类生物提供生存的天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成群的牛羊,也许因为有了它们,才有了端午“点高高山”的风俗。这个风俗是全村人赋予羊倌的一个光荣使命,可能是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与祭祀有关的祈福活动。在我们老家的蹶头山山脊有一处比较平坦的地方,叫高高山窝儿,离这里不远有一处叫唱戏台,前几年,村民在平地时还挖出了不知埋在地下多少年的檩子,据老人讲是当时搭戏台用的。

    每年的端午节前,放羊娃们就开始忙活“五月五”的准备工作,他们隔三差五拾掇些好柴火,开始在高高山窝儿处积攒柴草,也叫搬“高高山”、垒“高高山”。“高高山”并非一座大山,而是用许多树枝柴草在山巅垒起来的一座柴草堆,待到端午这天黎明时分,放羊娃就吹响别在腰间用牛角做成的号角,当洪亮的号角响起时,全村人放出圈里的牛羊,放羊娃吆喝着赶上了高高山窝儿,由放羊娃头儿点燃“高高山”,然后是围着“高高山”狂欢一通,青烟和着晨曦,号角声声,吓得草丛中的兔子狂奔、山鸡乱窜。

    端午的清晨,村子外地埂边的草地上满是洗露水脸的孩子,他们拿个手巾到村外的草上或树叶上采露水。端午是必须洗露水脸的,据说用这些露水洗脸,可以不生疮不害病。这个季节的蒿草特别茂盛,避着躲着还是会把鞋子裤管弄湿,不过再湿大人这天是不会责备孩子的,同时还要带回些柳枝插在门上、窗台上,顺便还会采些带露水的野草莓回家一起吃,可新鲜啦!洗罢露水脸就开始吃早饭,最好的饭菜就是薄馍馍卷腊肉炒韭菜,还有就是吃粽子,山里人的粽子远没有城里人的精致,只是盛些凉米饭,上面倒上蜂蜜罢了。以前蜂蜜可是稀罕物,因为尽管家乡是蜜蜂的乐园,但五月初还没有新蜜,蜜还是大人背着小孩留下来备急用的陈蜜,比如老人生病了、上火了才当药用的蜜,如今村里大力发展养蜂业,蜂蜜已成平常物。

    当露珠儿被太阳全部赶走之后,我们的节饭也吃完了,大人给小孩系上鲜艳的丝线手环儿,因为山里的孩子经常出没于草丛树林,据说这样就可以避免见到蛇虫。

    家乡有句调侃人的话,“你过了几个端午,打了几个灰簸箕”,“打灰簸箕”也是端午特有的撒灰驱逐毒虫活动,有些村子还衍生出了给小孩鼻尖上抹锅底灰的驱疫辟邪习俗。

    生活在县城的我很怀念小山村那洪亮的牛角号声、洗露水脸的喜悦和粽子的香甜,伤感如今的我已过不惑之年,父亲已是阴阳两隔,母亲也是白发苍苍,人生易老啊!回想儿时躺在草地上看飞机从天上飞过,想象着山外的世界,听父亲讲那端午“打灰簸箕”“点高高山”的由来,端午顿时化作一缕乡愁,和着妈妈的“吃饭了”的叫声,如潮水般漫过了心头。

    令人欣慰的是近年来退耕还林政策得到有效实施,蹶头山的植被恢复得越来越好。可喜的是昔日闭塞的山乡通了电,通了水泥路,汽车的喇叭声替代了往日的牛角号声,端午小长假很多城里人沿着蜿蜒的山路驾车来蹶头山旅游探险,采撷野菜野果,摄影爱好者还会登上顶峰拍照。更让人欣喜的大事是兰海高速将从蹶头山穿洞而过,大山里的端午越来越热闹了。(李全有)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3081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