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花初绽
【字号: 新华网( 2018-07-05 09:48)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苏胜才

  独处的花树,在公园里初遇,便惊艳了记忆与认知,惊艳了流年与烟雨。

  她站在蜿蜒而走的小路岔道一角,背倚小山,没有越过小路的一寸地界,只是偶然被清风抚弄一下,那花枝便本能地一摆,犹如舞台上的水袖,不经意间就将那从树隙里挤进来的阳光,带了微微的清香,摔碎一地。然后她又站直了身子,若无其事地亭亭玉立。你有些惊奇,有些疑惑,别说花名了,就是见也没有见过。你一直认为,一个人若是对一种花有了某种灵魂伴侣的感觉,那一定是对这种花了解得非常透彻的了,而且是寄托了某种隐秘心事的。但是面对这棵你并不认识的花树,咋也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似曾相识感呢?

  你静静地轻轻地绕着她,一边从不同的角度不停地按动快门为她拍照,一边怀有敬畏地欣赏她的美丽:幼儿手掌一般的绿叶,扶着一朵朵比手掌要小的圆盘似的白里透黄的花朵。而你之所以惊奇,却正在这圆盘似的花朵之上。细看这花应该用轮来形容才对,花边竟然镶着一圈由五瓣圆形花叶组成的纯白小花朵,花环一般环起花心,而花心则是密密实实地向上突挺着的,如绣球一般的米色苞蕾。后来朋友告诉你,那苞蕾是和边花一样的花,只是开得晚,大约是从外向内次第开放的吧,不是蕊,一旦盛开,由许多许多的小花簇成大花,就会像雪球一般,真正的花团锦簇,洁白得触目惊心。你吃惊的是,一般花朵是由花瓣簇拥而成的,而此花却是由花朵簇拥而成的。你没见过,真的是初遇,一如人生的初见,总是有些惊艳。你用了手机的“识花君”辨识,才知道这是欧洲琼花,也叫欧洲雪球,想来是引进的吧。后来另有朋友纠正说,这是天目琼花,原产于浙江天目山,极为普通。笑笑,原来自己真是孤陋寡闻得很。不过又想,不管怎样,也不管她来自哪里,现在她总是把根扎在了咱这戈壁小城,正以其清丽端庄的容姿与幽香,灿烂着也装饰着小城人的生活。一株妖娆秀美的南国花树,肯扎根在咱这戈壁小城,想来她也是适应了小城的自然环境,也喜欢了这戈壁小城罢。

  再想想,就有些“诗与远方”的矫情,就有一种感动,为这棵花树不远千里的到来,为这座被称为“镍都”的戈壁小城,为自己能在这座现在又被称为“西部花城”的地方生活近三十年。三十年,近万个日日夜夜,和那些一直坚守在这座小城里的人说起来,也不算啥。但是想想,这里原来是一片戈壁,一片被大漠和荒原包裹着的地方,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荒凉村落,经过了六十年时光的打磨,华丽转身,变成了一座远近闻名的花城。在这华丽转身的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呢,我们谁也不知道。但我们知道的是,在最初,是他们来了,他们是奔着龙首山里的孔雀石,奔着理想来的,来了便没有嫌弃这里的荒凉和贫瘠,并把根扎在了这里,用血肉、用激情、用理想,打造出了一座被称为“镍都”的城;在半道上,你和许多人也来了,你们是冲着一座充满着活力与希望的小城来的,就像这天目琼花一样,是奔着这戈壁小城适宜的气候与土壤,奔着小城人对花的欣赏与珍爱来的,来了也便扎下了根,不走了,与打造了镍都的人们一起打造着镍都升级版的西部花城……

  隔了小路,一缕似曾相识的幽幽暗香袅娜而来,待走近,香味更加浓郁,抬头一看,原来是她——一棵丁香,正与琼花遥遥相望,紫色花穗静静地垂挂在那里,风太微,载得动花香却载不了花的招手。两棵花树之间,也便咫尺。心里自然想起那首《雨巷》里的那位打着油纸伞的女子,因了诗人内心的忧伤,成了世间多少痴男的女神。想着,想着,心里也竟有些不舍了。细看,虽然无雨无伞,却是寂寂的一株,孑然而立,似乎是等待着什么似的,还真有点愁怨的感觉。

  坐了小路边的椅子,正好在两株花树的中间,不觉一笑。(苏胜才)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3081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