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唇轻启的五月
【字号: 新华网( 2018-05-16 10:05)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任随平

作者:任随平

  如若说季节是一位轻纱曼妙朦胧袭人的少女,春日当是青春懵懂娇羞欲滴之时,而烂漫夏日,正值朱唇轻启亭亭玉立之际,及至秋阳迷离,则未免有成熟之后的老气横秋,于是,绚烂五月,方是荼蘼花盛令人珍爱的好时节。

  漫步初夏的林荫小道,阳光正好。风已少缺了春日的匆忙,不疾不徐,拂着柳梢,吻着草叶,钻过衣领,穿过袖口,暖暖的,融融的,让你欣欣然开怀,寂寂然沉思。远处花草迷乱,摇曳着腰身,似乎悠悠然诉说着久违的往事,令人不禁心旌摇曳,顿生青春念想之情。而近旁的麦田,正在不慌不忙中努力拔节,每一株都攒足了劲向着阳光浓郁的方向生长,田田的麦叶,悠然墨绿,身体中仿佛流动着浓郁的琼浆,丝丝缕缕向着拔节的籽穗日夜行军,好在盛阳照耀之时形成饱满诱人的籽粒。借着麦田近旁的小道,俯身,眯缝起双眼,你仿若听见琼浆流动的声响,怪不得荷锄而立的农人,斜倚着田埂边的株树一副满足迷恋的神情,其实于他而言,他早已是听懂了麦子在清风中诉说的语言,他懂得麦子在每一个不同的时节迷幻的心理,于是,他沉浸其中的不是盛夏颗粒归仓的自足,而是麦子成长中的分分秒秒,就像他们日夜辛劳拉扯长短不齐的日子一样,辛劳惯了,披星戴月也是一种默然的享受。每每在这种境界,我总是安静地坐在一株麦子近旁,不言不语,远远地望着麦田和农人在静默里对话,在静默里,完成生命成长的阵痛与交换,他们都是喂养了我拉扯了我的恩人,唯愿这些拙劣的文字能给大地以慰藉,给生命以延续。这样想着的时候,日头已上中天,将斑斑驳驳碎银般的光斑,躲躲闪闪中从高处繁盛树叶的罅隙间洒落下来,迷迷离离,吻着你的脚踝,粘着你的发髻,让你离舍不得。

  午后的时光,最好能有一段闲暇供你小憩,不是迷恋床榻,而是沏一杯清茶,就着庭院的一角,看蔷薇花开,听藤蔓絮语。蔷薇必是自种的,顺着庭院的短墙,抑或屋檐的一角,藤蔓相互缠绕着,咬啮着,缠缠绵绵地流泻下来,精致的花朵从藤蔓的空隙里挤出来,哂笑似的向着你的眼眸张望,馥郁的香气顺着层叠的花瓣流溢出来,氤氤氲氲的,弥散在暖风中。高墙上的鸟雀,冷不丁丢下一声脆亮的鸣叫,振翅躲闪到槐树密不透风的高枝上,兀自濯洗着羽毛。这种时候,轻启杯盖,啜饮一口香茶,你品咂着的不光是缕缕茶香了,更是夏日如诗如画难言难语的诗意情愫了。顺着藤蔓肆意生长的,不光是自家的花枝,还有邻家的丝瓜藤葡萄架,葳葳蕤蕤,它们总是不分你我地独自茁壮,及至结出丰腴的果实,依旧会不分你我地摘食。真的,在乡下村庄,植物没有性别,果实不分你我。我有蔷薇,你有丝瓜,一墙之隔,互通有无,我食几枚瓜,你赏几束花,邻里必是和和睦睦地长久计议。在我的故园庭院,就有邻家的牵牛花,每到夏日,浓浓郁郁地缠绕在我的窗棂前,给人慰藉与欣喜。

  而初夏的夜晚,最好是黄昏时分落过一场雨,洋洋洒洒却不要疾风骤雨,就那样随性地落着,雨珠顺着屋舍瓦檐落下来,有着叮叮咚咚的声响,却并不扰人。借着对屋的灯光能够看清雨滴滑落的轨迹,悠然恣意,而这种境界,斜倚在床角随手拿过一本旧书,安静地读着,不求领味多少,单就这雨声,便能给人以心灵的润泽了。

  窗外,正是雨声连连,而你我,是否该起身打捞起五月村庄的文字,记忆故园朱唇轻启的迷丽光景了?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284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