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嫂和她的“郑先生”
【字号: 新华网( 2017-12-06 09:12)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柴卓言

  □柴卓言

  2017年的情人节那天,我的身份从军人的女友变成了军人的妻子。而我男朋友的身份也正式升级为我的老公,我亲切地唤他为我的“郑先生”。其实说起来,我和郑先生的工作地只相距200米,但是由于各自工作性质的特殊,我们之间仿佛如隔着一座“山”。

  郑先生从军校毕业后便被分配到了甘肃省张掖市武警某部队工作,迄今为止已经有了8年的军龄。就在一年前,由于工作需要他被调往民乐县任职,这也成了我和郑先生认识的桥梁。我是一位气象工作者,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郑先生相识了,很巧的是我们两个的单位是邻居,门对门直线距离也就200米,这两百米的距离拉近了我俩的感情,从相恋到相爱,我正式成为一名军嫂。结婚前恋爱谈了那么久,郑先生每天晚上睡前总是会给我打电话,和我闲聊半小时左右说完晚安挂电话睡觉,可我从来不知道他每天晚上都会起床一两次去查哨,不管阴晴雨雪还是风霜雨露,查岗是常事,正常上班就更不用说了。部队上总会有各种忙不完的事,同时肩负管理几十个战士的重任,他常常会说这些“小孩”大多都正值叛逆期,必须严格有方的把每一个战士培养好丝毫不能懈怠,因此坚守就是责任。我们在民乐的家就是各自的单位,结婚这么久了总感觉自己还是一个人,因为我们根本过不了像普通夫妻那样朝九晚五一起上下班的生活。我有时在幻想我俩一起下班买菜回家做饭,像这样普通夫妻的日常生活对我们来说很奢侈。部队上总会有各种突如其来的封闭管理和说走就走的集结,就像一座大山一样把我们隔开,哪怕是短暂的相聚也让我幸福不已。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是我们刚结婚第二天,正当我们计划去度蜜月的时候,一个电话郑先生就被召回,我一个人在我们的新房度完了“蜜月”,一个月后再见到郑先生,黑了,也瘦了。

  我抱怨过、哭过、闹过,可是这就是郑先生的工作啊!我既然选择了他就要去理解、支持他的一切,“路是自己选的,人是自己挑的,半途而废算什么?再难也要挺过去!”他那么累那么辛苦也从来不会埋怨什么,对工作兢兢业业,对国家恪尽职守,当他和我分享荣誉时,那种喜悦也或许只有我俩能体会到吧。

  今年七夕,郑先生送给我一幅画,描述了他的理想生活。画上是一对夫妻拉着两个宝宝,男主人手里拿着一面五星红旗,在蓝天白云下享受这一家人的幸福。

  嫁给郑先生,有时候生活会比其他的妻子多一些孤独,多一些艰辛痛苦,但我能够忍受最长久的孤独,也能抗衡难以预知的痛苦。因为我知道我付出的一切不仅仅是在追寻一个小小的家庭梦,郑先生的“强军梦”不也是我的梦吗?强军梦是每位军人的,也是我们每一名军嫂的。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2064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