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巷情深
【字号: 新华网( 2017-12-06 09:12)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魏万河

  □魏万河

  那是一条不足300米,博尔特(牙买加跑步运动员)一口气跑过的小巷。小巷两侧没有树木,连接着天井的院落,有些院内生长树木,没有种植蔬菜和花卉的园子,以前也许有。这里寸土寸金,每一块地方都必须充分利用起来,以便带来极大的经济效益。

  临巷的房间自然改成了铺面,租给外人经营。店铺鳞次栉比,货品琳琅满目,让人眼花缭乱。百货店、馒头铺、弹棉絮的、卖包子的一眼望不到头,巷内理发店颇多。

  理发店的名字很好听,菲也娜、舒心、露露、芬芳等,挺温馨。店内的理发师有摩登女郎,有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也有来自农村里正正经经的媳妇。男人的头发一个月收拾一次,可众多的理发店如何生存呢?原来小巷有优势,它一头连着菜市场的后门,一端通过马路与学校相连。学生和菜贩们愿意在便宜一点的理发店收获他们的顶部形象。

  小巷内卖菜、卖水果、甚至卖闲书的流动小贩,灵活机动,来去自由。他们一般靠小型机动车或非农用车,并且自诩农产品是自产的,信不信由你。小巷内也有几处蔬菜店,品种极其丰富,价格要比流动摊贩略贵一些,他们的菜肯定不是自产的。

  夜幕降临,路灯投下轻盈、柔和的光线,小巷显得静谧。那唯一的酒吧红光耀眼,里面也许有客人在饮酒,一般以啤酒为主,不过,我没有见过醉汉走过小巷。几处卖烧烤的很晚才收拾摊子,他们有些背后是自己经营馍馍的小店。菜市入夜便是一片漆黑,烧烤的顾客主要是下晚自习的学生。没有顾客的时候,他们立在风中,灯光下,日日夜夜,年年岁岁,守候着一份希望,辛劳着一份收获。

  小巷行人多却不吵闹,清净,偶尔有一辆车驶入,也是缓缓而行,不鸣汽笛。我徜徉在被现代文明淹没的小巷,想到了乌衣巷,那个盛极而衰,曾经发生过或凄迷、或慷慨、或动人、或忧伤的故事,如今化作烟尘,被水泥的森林拥抱很难称作巷子了,再也见不到古时夕阳斜下的情景了。又想起了戴望舒的《雨巷》,丁香般的女孩,会在淅淅沥沥的雨中向我走来吗?小巷走来了一对情侣,卿卿我我,行行复行行,来回往复,踩碎了灯光,踩碎了一地幽梦。

  巷道两旁院内房屋被一间间分割开来,租给人们居住。我也拥有一间这样的房屋,这里的租房者大部分是本县人,人们见面都互相打招呼,有时候还互相帮帮忙。在这之前我租住在县城边缘的筒子楼,屋内没有卫生间,取水倒水要到一楼公用的卫生间。我们居住二楼,我经常下乡外出,孩子们也上学去了,母亲取水就很困难了,但常有隔壁邻居帮忙,并陪同母亲聊天。如今住在那一幢楼的人们又租住各方,母亲仍然很怀念他们,我曾经想过要好好答谢他们,但至今也没有想出用什么好的法子去感谢。

  小巷四周高楼已如群虎搬吞噬而来,这样的小巷,这样带天井的院落说不定明年或者后年就要消失了,小巷成了诗画中的风景。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2064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