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节短章
【字号: 新华网( 2017-10-10 10:00)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吕敏讷

作者:吕敏讷

  一

  立秋过后,每一场雨落,荷花就瘦下去一些。落下一瓣,再一瓣。

  晚霞湖的荷花,总是在七月之前含苞,约好似的,在女儿节前后一一绽放,盛放,赴死似的,不留后路,直至开到生命的尽头。就几日,等你回去再看它,它们七零八落,满是残败的景象,满眼是时光的痕迹。莲蓬裸露,只剩下空洞的眼。

  晚霞湖的荷花,是专为女儿节而开的吧,也像是赶赴这个美妙的节日。所有的花,盛放时,那么浓烈美好,可是,它们花期都那么短,多像一个女儿,华美浓重的短时光。在最美的季节,去赴一场生命的节会,匆匆过往,去时花颜月貌,归来,一池零落。荷,撑着一些芬芳,无边的空旷,水一样蔓延,把整座荷塘填满。

  一日又一日,一场又一场雨,荷塘渐变得安宁了素净了。如同一个女子,历经繁华,便再不喜欢热闹,只想简单一些,拥有持重和安静。拥有属于自己的时光。

  二

  秋雨淅沥,听蒙曼讲座。一曲歌舞停下来之后,演员退场,舞台骤然安静空旷起来。此时,大舞台上,蒙曼着唐装走上来,微笑,合了伞,淋着雨,继续讲。

  她就着雨,讲西汉水畔的女儿和乞巧。露天的体育场,是统一的方凳,统一的雨披。万人着统一的雨衣,坐相同的方凳,万人就如同一人,没有喧哗,只有一片雨声。万人之中,我一边听讲座,一边听雨。万人如海一身藏。

  雨雾漫过来时,雨打在每一个人的身上,体育场便裹满雨声,所有声音都小了,雨声却清晰了。雨点小一些时,全场的声音都小了,蒙曼的声音,便更加清晰了。仿佛,偌大的场上,只剩下雨声和蒙曼。她在雨中讲,女儿是水做的,全场就响起一阵掌声。

  讲座本来已经很别致,内容也足够精彩,她的学术讲解和一系列舞台表演共同完成了对乞巧女儿节文化内涵的诠释。但是,让人触目惊心的,一定还是那日的雨,恰是那些雨,雨中的意境,让人不会忘。

  三个小时,在雨中,身边脚下满是雨水。所有人离开后,只剩下空旷的舞台,和空寂的会场,浸在一片雨雾中。人走后,只剩下雨。

  这样的听,一定是平生第一次,这样的讲,也一定是绝无仅有的。

  三

  七月,以唱开幕。

  每一支曲子,都要把四季唱遍,正月里开头,腊月里结尾。有花有生活,有情有爱,柔肠百结。

  正月的水仙,二月的柳,三四月的桃杏花,五月里五端阳。六月忙,麦子收上场,绣女请下床;七月里七月七,天上的牛郎配织女;八月十五月儿圆,九月的菊花赛牡丹;十月里天寒了,单衫脱下换棉袄;十一月,实冷哩,大人娃娃穿暖哩;十二月的腊梅开得欢,欢欢喜喜过大年。

  春夏秋冬,日暮晨昏,悲也在歌里了,喜也在歌里了,爱和恨,都唱出来了。循环往复,一唱三叹,在苹果园边上,在草垛旁边,在大树下……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17787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