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一片蓝那样
【字号: 新华网( 2017-10-10 10:00)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雷 虹

作者:雷虹

  刚才在书里看到“钴蓝”一词,便好奇钴蓝究其是怎样一种蓝。

  在百度上搜“钴蓝”,不打紧,一下子引出了几十种不同的蓝色,如湖蓝,普蓝,靛蓝,宝蓝,藏蓝,孔雀蓝,海蓝,瓦蓝……整个人仿佛是掉进了冰凉的蓝色深渊,盛夏的天气,却有股股凉意涌来。几十种蓝,有的一字之差,谬以千里;有的像同胞姐妹,令人难以区分。放在一起,既有参差之美,又有对照的鲜明。

  忽然想起前几天去乡下,于暮色中看到的山间夜空——原来那就是钴蓝,比孔雀蓝亮,比天蓝色深。夏季的山里,格外静谧,唯有清凉的山风从发间穿过。钴蓝的天幕上悬着一轮又圆又亮的月亮,藏蓝的群山如海般沉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令我想起生活的波澜。这简直就是李白《关山月》中所描绘的画面。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在西北,我只能想到这样的画面,青海长云,西出阳关,春风不度,大漠孤烟。这些生动的边塞画面一幅幅从我眼前掠过。我说,我是在玉门关么?还是在敦煌?还是在青海?我的前世,是一个征人,还是一位思妇?所以今生,我要千里迢迢地来这里,寻我的爱,寻我遗落千年的梦。

  蓝,有一种神秘的蛊惑,更有一种低调的风情。年少时,曾爱上一个总穿蓝色衣服的人。他只穿藏蓝的衣服,西服,夹克,裤子,纯一色的蓝,远远看去像一棵沉默的树。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而当风荡起他的衣角,我觉得那就是他的语言。衣服是会说话的。我们之间的相遇也像一段缄默的蓝。从此,我深深迷恋上这种要命的蓝。

  好像每个女子的心里,都住着一个蓝色,一段深蓝般的爱情。湖蓝的纱巾,藏蓝的裙子,宝蓝的旗袍,孔雀蓝的衬衫,文艺,安静,风情,妩媚。

  有一段时间,迷上了南方的蓝花布,湿淋淋的蓝,给人梅雨天的感觉。随便扯上一块,就是一幅画,一件艺术品。狭小简单的屋子里,在桌子或椅子上铺上一块儿,屋子瞬间就有了干净朴素的民国味道,如不施粉黛的少女。

  张恨水笔下的女子全都是阴丹士林蓝的旗袍,有小家碧玉的曼妙。民国才女陆小曼有一天穿了阴丹士林的旗袍去找徐志摩,徐志摩完全被这样的惊艳震到了,他在日记中写道:小龙,我最爱你穿素衫的样子。中国人造字真是厉害,一个字,一个词,竟活脱脱造出来个美人。

  蓝色,有一种天生与世俗格格不入的气场。令人无法靠近。张爱玲文字的底色是宝蓝色,有一种明亮刺眼的冷;杜拉斯文字的底色是午夜蓝,有一种沉重的颓废与病态。这样的女人一定是暗夜里的蓝。而博尔赫斯应该是深蓝色,稳重又尖锐,你无法进入他的内心,却总是被他的某个念头所击中。他说:“人群是一个幻觉,我是在与你们个别交谈。”卡夫卡的眼睛老令我想到午夜里的蓝光,冷而苍白,又怯懦又悲伤。

  我文字的底色,是异乡月亮的蓝,透明,凉薄,掬水月在手啊。浴在这样的蓝里,心里明镜儿似的,把一切世态人情,离合悲欢都看透了。

  蓝色,一朵深渊色。它是属于中年的。年少时,喜欢红与绿的热闹,苹果绿,小桃红,连指甲上也染了浓浓的桃红。中年了,就希望像一块蓝那样,静静地,守着自己的内心。哪儿也不想去了,就守在原地。等着,和一个人,慢慢,终老。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1778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