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味山村
【字号: 新华网( 2017-10-10 10:00)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龙玉纯

作者:龙玉纯

  我小时候,有客从远方来,就有妈妈做的糯米甜酒喝,吃饭还会有腊肉,在那个生活贫乏的年代,不管条件如何艰苦,山里人家依靠地理优势和勤劳的双手,还是做到了“待客必须三样酒”。客人一进门,首先端上一大碗糯米甜酒冲鸡蛋,表示热情欢迎;到了正餐,烫上一壶谷酒,端上香喷可口的腊肉,表示对客人的尊重;送客人走时,再倒上一杯生津止渴的杨梅酒,祝客人一路顺风,欢迎客人下次再来。

  当时我妈妈做的糯米甜酒在小山村很有名,酒色白里透着一丝黄,入口醇甜,香气扑鼻,很受大家欢迎,邻居们经常请她当师傅帮酿甜酒。我是妈妈酿的甜酒的忠实粉丝,六岁时就因偷吃致醉攀上门前树枝不肯下来,至今我回去探亲还会有人提起此事。每次妈妈做糯米甜酒时都不准我和弟弟靠近,只许我俩远远地看着,我们兄弟俩从小贪玩,衣服干净的时候少,她怕我俩不小心会掉脏东西进去。妈妈反复告诉我们说,千万不能用沾了油的或不干净的容器去做甜酒、盛甜酒,那是会坏酒的。

  糯米甜酒的做法看上去很简单,但我妈妈每次做起来却非常讲究,先是选粒大而均匀的糯米,淘洗干净,放入瓦钵内,加清水淹没浸泡两小时,用筲箕沥干;然后将木甑放置到蒸锅上,上柴火,待甑内上汽之后,将糯米均匀松散地舀入,加盖用旺火蒸一个半小时,再取出倒在大筲箕内摊开,用适当清水从糯米上淋下过滤,使淋散沥冷的糯米温度保持在三十摄氏度左右的样子;最后将蒸熟的糯米舀入瓦钵内,把酒曲碾成细粉,顺着一个方向用手均匀地加入。酒曲不能用化学曲,只能用我们当地的师傅用一种植物做的那种曲。然后用木棒抹平,中心处挖一个不太大的圆洞。钵面遮以消毒布,盖上木盖,外面找个麻袋、棉袄、毛衣之类的东西裹起来,放入专制的发酵木柜内发酵,然后静置两天,等香气四溢,基本上就可以吃了。在农忙季节,老家山村几乎家家都酿甜酒,大家辛苦一天收工回来,将甜酒冲上清凉的深井泉水,喝上一两碗,顿觉疲劳消失,精神抖擞。

  酿谷酒更是一项技术活,不是谁都能酿出好酒来的。记得上次回去时,听妈妈与邻居交流怎么酿好谷酒,说得很有意思,她说酒糟发酵时间不是固定的,就像年轻人谈恋爱到结婚一样,有的快有的慢,得看情况;同是谷酒,谷子下得多,酒曲撒得满,气温一高,肯定就发酵快;酿谷酒,最要紧的就是蒸煮这个关卡,千万急不得,急了缺酒味,也憨不得,稍微磨蹭半个时辰,酒味就会打折扣,尤其拖不得,拖得时间稍长点,酒糟子会冒酸变醋。

  山里人家都喜欢用第一锅谷酒泡药酒,第一锅酒度数高,泡出的药酒效果好。上次我回家探亲,到处串门,就喝到了桂皮酒、枸杞子酒、鹿茸酒、当归酒、杜仲酒、生姜酒、覆盆子酒等。当然,给客人上酒时,男主人一般会委婉地问客人有什么喜好,不喜欢喝药酒的话,是绝不会拿出药酒来的。山里人实在,一般不会劝酒,除非关系特殊。

  山上盛产杨梅,聪明的山里人便把新鲜的杨梅泡酒,于是山里人也有了自产的上等果酒。客人要走了,想要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便倒上一杯酸甜味浓的杨梅酒,这酒只要一入口,让人顿觉气舒神爽,消困解腻,回味无穷。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1778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