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的“魔”
【字号: 新华网( 2017-09-14 11:31)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作者:修柯

  两个12岁的小子,正努力地学习小魔术。他们一遍又一遍地看刘谦的《魔法签证》,一遍又一遍地对着镜子 练习,互相让对方做观众验证,目的只有一个——骗过我的眼睛。

  骗过了我的眼睛,可以玩半个小时的“植物大战僵尸”。

  所谓魔术的“魔”,有人开玩笑解释说,就是“你一麻痹,我一捣鬼”。还在他们只有四岁的时候,我给他们玩这本书上介绍的魔术,忘了“伟大的魔术师从不说出他的秘密”,在得意之下给他们揭示了“奇迹”后面的谜底。看到了事情真相的他们根本不管这只不过是魔术而已,当场不留情面地指出,“骗子!”“爸爸是个大骗子!”

  现在这才几年?他们也已经懂得了小心地藏起自己的谜底。

  即使是非常简单的魔术,刘谦说,在表演的时候往往也能产生惊人的效果。咕咚准备在他们班级的联欢会上表演一个刘谦的魔术,但是因为没有练习过,所以不太放心。那本书里几乎所有的魔术都有谜底,只有这个没有。我给他说,那个魔术不用准备,只要上去表演,一定成功。那天放学回家,我问他,表演了吗?他说“没有挨上”。他的眼睛躲闪着我的眼睛。

  似乎因为虽然是魔术师,但是自己也没有谜底,所以缺少出头的自信。站在台上和坐在台下,心理就是如此不同。

  还在很早的时候,我家一个山东籍的房客赵排长,给我们反复表演过两个小魔术:用拇指和食指捋过烧红的铁钉,然后再对捻,指头间会冒出缕缕青烟,指头上却了无伤痕;把一段细绳剪断,打一个结,在手心里舞弄一番再由我们抓住绳头慢慢抽出,绳子变得完好如初。

  赵排长显然深知魔术表演的真谛,一直到搬回老家也没有告诉我们这两个魔术的谜底。三十多年了,我在翻看父亲给我买的一本小魔术书的时候,在翻看我给孩子们买的刘谦的书的时候,都想过寻找那股青烟和那段细绳的秘密,却没有如愿。

  那个时候能看到的魔术表演很少,走乡串户的草台班子半演杂技半演魔术,一年两年来一次,在麦场上就地演出的节目技术含量也都低。即使是这样,他们周围仍然不缺热情高涨的小屁孩们。父亲兴趣爱好驳杂,喜欢买各种杂七杂八的书给我们看,其中有一本魔术书。我看着那本书照猫画虎学魔术,表演给外祖母看——用削尖的肥皂在镜子上画一道,跟她说我不小心把镜子打破了,又用湿毛巾擦一擦“修好”。把杏仁削成条状点燃,再把火“吃”到嘴里……多数成功,外祖母很配合地表达“慌乱”或者“吃惊”。

  那本小魔术书上的一些魔术,也是没有谜底的。其中一个魔术,是把阳起石磨碎掺水涂在纸上晾干,然后把纸剪成鸟的样子,据说在阳光下,纸鸟可以飞起来。我在药店里找到了阳起石,照着做了,没有成功。为什么涂了阳起石的纸可以飞?为什么我的纸鸟不飞?没有答案。

  魔术师可能总会遇到想要知道谜底的人。他们想象出一个答案,然后求证:“是这样的吗?”魔术师们从不正面回答“是”或者“不是”,他们总是说,“嗯,有意思。你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很接近了。”连续几个春晚都有魔术表演,有一部分人热衷于“解秘”。解的秘有些看着有点道理,有些看着大胆而糊涂,不管是砸场子的还是看热闹的都兴高采烈,但是从没见这些魔术的表演者自己出来说:“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因为魔术师珍惜观众眼睛里毫不掩饰的惊讶,他们一直严格保守秘密。有一些秘密,随着他们的消失也消失了,就好像世间从来没有过这个人,没有过这样的事。我们在书上看古代的“幻术”,看那些拥有神秘力量的人如何剪纸为马,撒豆成兵,都只看作传说,很少想到那也许是一个成功的魔术。一个谜底还没有揭开,新的不解之谜又出现了。层层叠叠的谜,落满尘埃。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1663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