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都口的风
【字号: 新华网( 2017-09-14 11:31)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吴晓明

作者:吴晓明

  当我脚步踏在这片土地上的时候,眼前依旧是一片黄,不过是由夏日的金黄变成了深秋的枯黄,视线里都是空荡荡的茫远。我也有一种“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的慨叹。

  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像是一个个生硬的手掌,在近乎激情的抚摸中我有点蒙了,是不是就是这生硬的风剥蚀了她夏日娇嫩的容颜,如今无奈地拉着一张枯黄的脸。黄色的尽头便是美丽的雪山,雪山又浸泡在一片湛蓝的海洋里,我恍惚,那是一座雪山,还是一角冰山?夏日那漫山遍野的油菜花被风又安葬在哪个角落?那些蜂蝶是不是也一起殉葬?是不是油菜花香消玉殒之后就幻化成雪花飞舞的模样?朵朵白云就盛开在山巅之上,似乎和雪花进行一场盛大的表演。

  我把视线从雪线滑落到了山体肌肤裸露的地方,绿色的梦醒来之后思念就会枯黄。站在扁都口的入口处,那条路真的像是一条素锦在风中飘动着。这条素锦以时间为经,空间为纬,交织了多少绵密的岁月。它一头扎在岁月的尽头永不回头,另一头却牵着时光的手永不停留。就如此刻,我站在空荡荡的路口心中一片茫然,不知道几千年前、几百年前这里的秋天是不是也是如此生硬而又空旷的模样。

  扁都口的风带走了多少峥嵘往事,又抚平了多少平平仄仄的脚印。这条路自汉唐以来就是羌、匈奴、突厥、回纥、吐谷浑、吐蕃等民族来来往往的一条岁月的通道,多少密密麻麻的脚印都已经搁浅在历史的脚窝里,任凭多么缜密的思维也无法检索出当时的模样了,又有多少文字能够记住历史清晰的容颜。而我似乎就在一条时光的隧道里摸索爬行,我想让文字作证,这里的风粗粝了多少容颜,这里的雪染白了多少青丝?岁月已经白了头,往事就如此刻的风匆匆而过,谁又能留住风的脚步?

  我忽然想起山谷里那个黑风洞,真的是不是唐僧取经走过的地方,这片土地是不是就是《西游记》的源头?那个黑风洞中究竟藏着怎样的一个谜团?也许时间永远都无法解开。我倒是宁愿相信一回传说,那也是对历史的一种安慰。

  据文字记载:东晋时期、僧人法显由靖远经兰州、西宁,穿越扁都口到张掖。隋大业五年(公元609年),隋炀帝西巡,于六月中旬进入扁都口,天气突变,大雪纷飞,在暴风雪袭击下,“士卒冻死大半”,隋炀帝的姐姐也冻死在这里。

  那些久远的文字像是一只鸟儿一直在我的脑海里盘旋。此刻,呼啸而过的是汉唐的风?风中匆匆而过的是僧人的身影?我倒是希望历史的真相就还原那么一瞬间,我们坐在这个风口,倒满岁月的陈酿,干杯、回头,你还是帝王或者高僧,我还是一介书生,从此各不相欠,各自相安。可是,这又是怎样的一个幻想。有时候,岁月走过的脚步只有路记住了,这条路上留下的脚印,都被风带走了。有时候感觉历史就是个蒙面人,只是给你留下模糊的身影,留下时光的缺口匆忙而去,你永远辨不清它的真实面貌。

  我忽然有点难过,有点落寞。我总是无法把历史和现实巧妙对接,因为我找不到端口,我的思绪在过去的岁月里纠结,我的目光在风中徜徉。谁说衰草连天不是一道奇观,似乎油菜花在深秋矮下去了,而枯草才站起来,被油菜花垄断了几个月的家园,如今才是衰草的家。

  我的视线散落在枯草中的羊群身上,羊群也被镀上了一层黯淡的黄色,似乎秋天就驮在它们的身上,有了几分笨重,也有了几分沧桑。枯草之下藏着又一个春天,其实雪花之上绽放着秋天的容颜,而牛羊似乎又背负着地老天荒。

  春夏时节,那里是油菜花的家园;深秋季节,那里是风的家园。朋友们的笑声在风中飘荡,他们都把自己还原成孩子的模样。我不在乎扁都口的风向着哪个方向吹,我们在风中也任性一回,牛羊在冷风中啃噬着雪,我们在雪地里撒点野。

  那些羊群是不是就是被雨水淋湿的云朵,天空嫌它太笨重了,被开除到地面了,而云朵似乎又是呼啸的风卷到天空的雪花,就那样诗意地栖息在山头。成群的羊散落在草原上,如果不奔跑,真的就以为是风把枯草卷起堆积成了一个秋天的小小的城堡,让冬天躲进来御寒。羊群呵出的气息给原野镀上了一层薄薄的烟雾,那是它们的喃喃细语;成群的牛也在冷风中用丰腴的嘴唇舔食着雪花白净的脸颊,似乎有无尽的缠绵。谁说牛羊不懂浪漫,它们才和草木谈着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远处看,偌大的草原就像是一盘围棋,牛羊就是棋子,在冷清的风中随意而又用心地走着,走一步就是一个春秋,举棋不定中流年翻转,一个棋子落下莺飞草长,一个棋子举起衰草连天。牛羊还时不时抬起头来凝望着远方,我想那一刻,它一定在思考一步棋子怎么走才能赢来一季的花开风暖。当然,不管谁赢了冬夏,抑或是谁输了春秋,岁月依旧像风一样奔跑。

  路边,那一树树的沙棘顽强地挂在风中,似乎生硬的风也抽不走它们身体的水分,圆润的脸盘上看不出岁月留下的痕迹,小小的身体里藏着岁月的陈酿。我不去采摘,想就那样挂着,让它风干,加点山巅的雪,加点生硬的风,腌起来,等待下一季的油菜花开得铺天盖地的时候,那就是一壶沙棘酒,我拿出来就着满眼的金黄,满心的芬芳下酒,我不醉不回头,过去的时光不追究,未来的日子不再将就。

  扁都口——大斗拔谷,多陡峭的字样,这四个字里我感觉到了凶险,似乎都暗藏着杀机,而今那些剑拔弩张的岁月都已经远去,远得就如得得的马蹄,阵阵的驼铃……那条路依旧在我的脚下绵延,一头扎进了岁月的深处,我嗅到的是岁月发酵的清香;一头牵着未来的脚步,任花开花落飞红漫天。

  我走后,我的脚印又被谁的脚印覆盖?岁月就如这呼啸而过的风,只留下些许回声。回首的时候,我心里涌动着:我的扁都口,你若不伤,岁月无恙。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1663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