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
【字号: 新华网( 2017-09-12 10:40)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叶素琪

作者:叶素琪

  夏天长而无奈,光是热浪的袭击,就使人不得不缩在空调房子里,接受科学的恩赐。

  如果是半个夏天就好了,于是,我想起了半夏。

  许多人讨厌夏天,缘于它的热而失调,裁了你的精神,只留下萧条,它不如秋那样提醒你的神经,更不像冬天那样让你的思想永远处于绷紧的高度。

  半夏是一味药,有毒,且毒性刚烈,如果不是好好炮制一番,恐怕你的胃与身体受不了它的折腾。

  小时候,乡下无药,正规的药铺寥若晨星,田野采药便是一种必要的事情了。半夏,在夏天最热时采挖,躲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就像小时候弱不禁风的我,生怕有人看见自己的好与不好。好又如何,也是我的天赋,不好又如何,你不该冷言热语。我的童年就像半夏,谁惹我,我便歇斯底里。

  家门口的土路上,倘若不是下雨,便铺满了半夏,晒干的半夏,十分体面,味辛、性温,早已经停止了成长,只留下自己积蓄了一辈子的养分。

  胃不好,是我小时候的惯病,因此,与半夏便结下了缘分,如果你不吃它,它便乖巧地躺着,与你无关,只任凭你的身躯在风雨飘摇中接受时间的洗礼;如果你吃了它,便有了神奇的正作用。

  我最纳闷的便是古人对药的研究了,药可以说是古人最聪明的使用,一味味药,似金玉良言,让你从容、听命和顺从于它,或者逆来顺受。每个人都会经历寄人篱下的日子,就像生命,难免经过雨雪风霜,看你如何看?吃药似是吃苦,便仍然是福,它延续了你的寿命,让你有更多的时间享受世间天伦。

  什么事情都是一半的好,过犹不及,物极必反,对于半个夏天,一直是一种奢望,如果自己有一双翻天覆地的手有多好,点了金,来了银,让山河岁月从此后只留下一半光芒,皮里春秋。

  母亲的一生是一部哲学,她的话开导了我:怎么可能满足你的个人意愿,夏天,是大自然最精巧的安排了,四季轮回,才是地球可以适合人类生存的要目,半个夏天,庄稼如何生长?

  我释然了:剩下的半季送给哪个季节?给春天吗?太长的春天让人迷茫,如果给了秋与冬,恐怕夏天也会不乐意的,因为是自己的身体,就像孩子是娘身上的肉,再多的金银财宝,也无法割舍世间亲情。

  我现在明白半夏何以度人救人的理由了:送你半个夏天,火辣辣的太阳下,任何病毒都化为无形,只留下生命中的那只知了,不停地叫,这是生命的召唤,也是生活的最强音。

  没有人可以回扣你的优雅,自然快乐的心情,是世间最好的治病良药,就像夏天,就像半夏,有些热,有些苦,送给你的,不是飞短流长,而是风华正茂。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1648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