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实而有光辉
【字号: 新华网( 2017-08-10 10:52)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杨光祖

  杨光祖

  对待文化,我们还是要有敬畏之心;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我们更应该尊重。

  尊重文化,也就是尊重自己。尊重文化人,也就是热爱祖国。

  但只有那些视野开阔,具有世界眼光的文化人,才真正懂本民族的传统文化。我有一位朋友海砚,他的专业是法律,但也是一位很有造诣的书法家。很多人觉得法律与书法,真是风马牛不相及。其实不是这样,法律对他的草书影响甚巨,他从此进入了中国文化。从西方法律进入,海砚更深地认识到了中西文化的差距,也更深切地体会到了书法的微妙之处。“道心唯微”,这个“微”字最为关键。绝大多数艺术家,一生都没有碰到这个“微”字。

  古往今来,大艺术家都是边缘人。德国哲人僧侣圣维克多的雨果说:“一个认为自己的家园甜美的人还是一个脆嫩的初学者;一个把每一片土地都当作祖国的人是强壮的;但只有把整个世界都视为异域的人才是完美的。”我经常说,第一、第二个境界,我可以理解了,但第三个,我还不太懂。

  艺术家有两类,一类是烟云供养,当然长寿;一类往往是在醉后,所以短命。一般来说,草书家更接近酒神精神。有酒神精神的文学艺术家,是用自己的生命来燃烧艺术,鲁迅就是如此,傅抱石也是。而黄宾虹、齐白石等人是温柔敦厚,是大静,是儒家,是庄子的超越,所以他们长寿。这两类没有生命高下之别,都很厉害。

  与海砚的交往过程中,慢慢地你就会感觉到他的那种草书精神。初接触,你会感到他温润如玉,谦谦君子,但接触深了,就会感觉到他内心的狂风骇浪。只是他修养深了,轻易不显现,藏得很深。我们与马西园的交往中,感觉到老人对时事的认识,还是很大众,不太符合他一个大艺术家的身份,甚至有一点江湖气。但其实他是矛盾的,表面的不深刻,正掩藏着内心的大深刻。对很多东西,他是做到了,但自己还没有意识到。我们是“知道”了,但远远“做”不到。

  大师绝大多数学养丰厚,视野宽阔,但亦有极少数天赋奇高者,学养并不丰厚,却能天眼偶开,觑尽红尘,依然可以到达艺术绝境,如慧能、齐白石。马西园当然还不是大师,但他的艺术天赋也是罕见的。看他的山水画,是有东西的。我说,你的山水就是庄子。马老很高兴,手舞足蹈:陶渊明,那就是庄子。就此一句,我和海砚就很佩服。这说明,老人的修行很深的。他是可以做到的,但就是自己没有意识到。这或者就是矛盾吧。

  海砚的眼力非凡,一般书画无法入他法眼。有一次,我们去某画廊看画,听说他那里有林散之的一幅作品。一进门,迎面就是一幅草篆,我看了半天,只认得一个“远”字。海砚说,好字,了不得。细看,是靳鉴的,落款天梯痴叟。我知道“天梯”就是武威的天梯山石窟,我是去过的,已经成为了水库,大部分文物都运到省博了。

  我问海砚,这三个字另两个是什么字呀?他说:泊远轩。画廊老板佩服了,说能认得这三个字的,真还不多呀。老板说他与老人关系很好,虽然不是弟子。他在老人生前要的这幅字,老人写了三年。海砚说,靳老的作品很少呀。老板说,他对自己的作品要求很严,一幅字写多少遍,什么时候满意了,才给你。我想,这真是“不苟且”。我要求看林散之,老板挂上墙,海砚说,真的。然后就细细地看,我也在那里认真地看,真的很喜欢,苍劲老辣,涩感很强,用笔用墨都很高超。

  老板又拿出几个目下全国很有名的书画作品。大家继续看,又看到甘肃老一辈的艺术家韩不言的作品,芭蕉、金鱼,真的很有一种高古气象。画面左侧有一小块被老鼠咬了,是一尾墨鱼。老板说,要重新收拾一下,海砚说,不要。我也认为保持现状好。还有一幅靳鉴的大篆作品,很大,八个字,廉政爱民等,真的很好。海砚看了半天,只一个“好”字。

  孟子说,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不是虚言。现当代书法家,我最钦服黄宾虹,还有林散之。海砚说,靳鉴的水平,与林散之差不多,风格不同而已。但我觉得,靳鉴的已经很有书卷气了,可惜相较于林散之,那种气格,还是差那么一点,那就是超越。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1462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