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是四月做的一场梦
【字号: 新华网( 2017-04-20 08:54)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魏娜

  跟着天气的预报,雨,又应声而落。自四月以来,雨就一场接一场源源不断。或许是清明、谷雨的缘故。阳光见缝插针地闪一下,又被雨水逼了回去。整个四月,就是一场绵绵不绝的雨。这样也好,若没了雨,四月的春景也就少了浪漫的情调。四月的花朵也就少了婉约的味道。若没有今儿这一场雨的送别,四月的花事又要惆怅不少。

  接下来,便是晴空万里,日子回到该有的温度,该走的轨道。夏天,不久便要滚滚而来了。

  上班的闲暇,L说,我给你拍照吧?欣然应了。逢着雨落下之前的阴天,光线正好,比艳阳天的色彩更为明丽,也少了一份光照太强的苍白和憔悴。单位楼前角落这堵绿墙最有时光的感觉。像是倒挂起来的季节,每季的特色就这般平铺直叙下来,没有修饰,明明白白的显现着。

  文字和画面一样,有颜色,有质感。又如流年,美的具体。而生活往往不尽人意,所以,人想活得有盼头,活得开心些,就要学会做梦。做一个美梦,其实是一种超能力,在残酷冰冷的现实里,梦一场,是对自己的慈悲。故尔,我喜欢用诗歌去触摸美梦,用灵魂去抵达美梦,用幻想的画卷去亲近美梦。

  四月,是花开极致的时节。打春天一路走来,眼见着多少花谢花开。一如春天,本就是一朵花。花香满怀,渐欲迷人眼。也难怪从古到今,几多文人墨客吟颂,赞美春天。一次次用笔墨去描绘这迷离季节的诱惑。

  几日前,看到那雨中盛开的牡丹着实让我激动。风一吹,那朵朵隐在绿叶间的红,尤如美人含羞的半遮面,时隐时现。花朵便是绿叶的梦,既便梦随风飘散,可毕竟拥有过,温暖过,如此也好。看着那清澈的雨一滴滴轻打落红,任谁都涌出了怜香惜玉的情愫。只是雨水太过泛滥,牡丹还未完全绽开,就已抱死枝头。还未来得及打开一怀明媚的心事,色彩就暗了下去。垂着头,不谢不飞,到有着凄美的安静。

  门前的罂粟,仿佛是为了迎合我的仔细,缓慢的一朵一朵地开。怕开了一群我会顾此失彼,薄待了谁。L饶有兴致地连拍着。因是手机像素不高,才许了她近拍。花季早已过,残存的颜色,难免有几分哀伤。眼见着自己的苍老,总会感慨万千,也会心生出小小的悲凉。偏又是忍不住笑的人,曾经自夸说:我有最灿烂的笑容。还说,只会让你们看见我微笑的脸,而永远不会让你们看见微笑背后的泪滴。可是,这曾让我骄傲的笑容,因为皱纹而成了年华的瑕疵。

  现在将照相作为一种生动的日记。来不及记录下或语言不能抵达的意境,就用照相这种最直接最简洁地表达方式。更何况遇着春天和花朵,心思也就蠢蠢欲动起来。原本以为只有我,后来才发现,女人都爱照相。我的同事圈、舞蹈圈、文字圈、没有一个例外。L就在将我美美的照片存进她手机时不无遗憾地说:其实,我有好几年不照相了,也一直想着每年能留一张当年的样子,老的时候,一一看过去,哪怕感叹不已,也心有暖意。我好奇问她,那为什么不拍呢?她只说自己不上相,一对镜头就不自在,表情也不自然,手都不知要放哪里才好。我安慰她说,拍着拍着就好了。呵呵,又想到,走着走着花就开了。

  女人如花,尤其是花开的时候,都会动心。赏赏花,闻闻香,拍几张相片,留影花颜。聚在一起欢闹一通,又风一般散去。这样愉悦的过程,本就是一种无可挑剔的美感,是那些不肯打开自己的女人所不能体会的。

  很多人看过我的相册都会说,一个普通的景物也被你照的那么美。我说风景一直在心上,一如我文字的记录,很详尽的细节,累赘也不舍删减。我说那不是作品,是回忆的道路、标记。要不这么细致地写下来,老的时候记性又不好,我还怎么去深入去怀念去把当初走一遍?若不留存下这些照片里的人物、心情和地点,老的时候,我又该怎样重温自己当年花一样的鲜艳?

  曾经在一起疯疯闹闹的敏那日见到我后还夸:你还是那个妩媚迷人的娜娜。其实,曾经疯闹要好的几个大约相仿,只是我的性格使然,心理年龄显得要小很多。曾有些人看着我的面相猜我的年纪,都要比我实际年龄小好几岁,为此,我很开心。说来,一辈子很快就要走完,可总似一张白纸,活的一无所为、一无所知。但我从没为过去每一次的选择而后悔。一但选择了,就决然地走下去。既便当年踏上另一条路会更光芒,我依然不悔。因为我明了,世事是看不透无从掌握的,走上哪一条都有得有失,有不同的年景。更何况,我知道,适合什么样的活着方式。说到底,天注定的由不得。不是不争取,而是清楚身在俗世,懂得光阴、生命、经历,是怎么一回事。

  也无需为我担心,文字里的忧伤,是我甘愿的忧伤,和快乐一样,我是沉醉其中的。各有千秋的命运安排。一如阳光和雨水,阳光灿烂,雨水浪漫。只需放大她美的一面,在每一天,做个赏心悦目的人。清新,自然。

  四月的雨,偶尔的心烦却不是真的厌倦。雨水淋湿的人间,美得动人心弦。多么好,烟雨濛濛中走过,一切都有幻想的余地。雨和四月,都已过半,认真过,就没有遗憾。远去的小心珍藏,到来的满腔热爱着。时光从来不作商量。就让我们在这匆匆流逝里好好梦一场,以梦的方式,安于生活。

  一生很长,不及一场梦长。一生很短,不及一场梦短……

  魏娜

  陕西陈仓人。宝鸡市作协理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与《散文诗》、《西北军事文学》、《延河》、《诗选刊》、《海燕》等刊物。出版诗集《低语》。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0841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