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乡

唐汪大接杏

来源: 东乡县委宣传部    发布时间:2017-04-28 17:51:50

    在我的家乡河州,也有这样的一个“杏花村”,这就是东乡族自治县的唐汪川。这里盛产的唐汪大桃杏,以个大肉厚、汁多味美而成为鲜果中不可多得的名品,—直享誉西北。

    唐汪川地处洮河下游的河谷地带,与陇上名城临洮县一水相隔,曾经是河州通过省城兰州的必经之路。正如杜牧诗中的描述,清明时节,也正是唐汪川桃杏花盛开的时候,但此时的唐汪川呈现给人们的景色,却万不是细雨菲菲,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悲悲戚戚,也不是在诗中吟哦的“春色满园关不住.—枝红杏出墙来”所能表现的,而是巧夺天工般给铺开—幅硕大的“唐汪春杏图”,招来无数游人前来踏青、观光。

    站在高高的牛心山—上极目眺望,眼前的唐汪川早已是片春的海洋了,田野里,禾苗泛着嫩绿,洮河之水像一条长长的玉带无拘无束地向远方延伸,侧畔是一川杏林,数十里放花,红的如火如荼,娇艳而热烈,白的如云如雪,神洁而淡雅。其间,有几座建筑精巧的清真寺若隐若现,更增添了几份神秘安宁。再看花团锦簇处,三三两两的农妇在禾田里锄草,牧童在牛背上横笛,好一派田园风光,令人心旷神怡,相比之下,颇感陶渊明在文章中所描绘的世外仙境桃花园景观呈现面前,大有神韵飘逸的感受。

    走下山道,来到姹紫嫣红的杏林之中,又是一番情趣,唐汪川的确不负“陇上杏花村”的美称,田间地埂、房前屋后,到处是枝节横生的桃杏树,一处处农家舍,隐藏在杏花深处,即使在小院里,也有三五棵杏树鲜花盛开。怪不得人们说:家中无桃杏,愧为唐汪人。杏花美化了唐汪川的环境,杏花装点了唐汪人的生活,唐汪人的梦也飘逸着杏花和芬芳连着一个美丽的传说。

    唐汪多产杏,但并非本地土产,传说很久以前,唐汪川有个年轻的后生,以当“脚户”为生。经常走云南、下四川。有一日,正当他赶着牲口行进在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上.忽听前方有一女子在呼救,急忙赶上前去,只见四五个大汉正在扭打一位年轻女子。路见不平,理当拔刀相助,“脚户哥”拿出乎日练就的手脚,三下五除二,驱散恶棍,救下女子。那女子见自己被一个年轻的小伙相救,作揖称谢:“好心的脚户哥,我叫桃杏,本是天仙,在天空专管仙果培植,却见世间人们贫苦无靠,便偷偷下凡,原希望能播撒琼果,造福人们。却不想碰见这帮子人,见我年轻好欺,硬是纠缠不让走,幸亏碰上好心人相救,我一个女儿家,眼下无依无靠,但愿以身相随,请脚户哥将我收留。”这可难为了“脚户哥”,他夜宿宵行.餐风食露,领上这么个女子多不方便。桃杏姑娘睨出脚户哥的心思,轻轻地说道:“脚户哥请不要为难了,桃杏决不会连累你的,只要你不嫌弃我。我送你一样东西,要你带在身上,我始终伴陪着你。”

    桃杏姑娘从身上取下一个葫芦,郑重交给脚户哥,并语重心长的嘱咐:  “这葫芦是我随身之宝,口口密封,在路上千万不要打开,等回到家里再开。”说完话,桃杏忽然不见了。脚户哥将信将疑的携带葫芦上路了。

    这天,翻过一座大山,已是日落西天,眼看就要天黑,却前不着店,后不着村,“脚户哥”只好在一座山崖下露宿,颇感孤单,想起葫芦里的桃杏仙女,心想此时请她出来说说话,除闷解乏,好在深山寂寞过夜,便启开了葫芦盖,顿时,便有一道金光腾空而去,再朝里看,葫芦里却有一枝嫩闪闪、翠生生的杏条剪枝。“脚户哥”方觉悔恨莫及,又万般无奈,只好带了杏树枝条回到家里,培植在自家园中,为了怀念桃杏姑娘,取名桃杏。星转斗移,到如今,唐汪已是桃杏满山川了。

    农历六月的河州,已经到了快要收割的季节,金色的麦浪鼓荡在无垠的田野,此时的唐汪川更是一派丰收景象,麦收之时也是杏熟之机,于是,我约了几位好友再次来到唐汪川。说来也巧,这天正好是唐汪川逢集日,小镇上人声沸腾,熙熙攘攘,红男绿女中。有本地的农民摆摊卖杏,更有兰州、定西、临夏等地的客人前来观光、买杏。这里简直成了人的海洋,杏的世界,街道两旁的大小箩筐里,摆满了各种杏果,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大桃杏了。瞧那个儿,甚至比水密桃还要大,瞧那颜色,黄中透红,着实令人馋诞欲滴。我们走到一位白发童颜,精神癯烁的老人跟前买杏,啊!才四个桃杏就是一斤。一口咬下去,琼浆四溅,清香爽口,朋友连声称赞:“果然名不虚传”。老人见我们夸赞,便知道我们是初访者,就笑着说:“这算啥,好杏在家里树上,早被客商预定了,这是挑剩下的。”说着把摊子托付给身旁的一个小贩,邀请我们去了他家的杏园。

    这位老人是东乡族,年已古稀。我们步入他精心培育的杏园,只见大约30多亩面积,有两人合抱的百年大杏树,也有年轮十来岁的新杏树,还有新栽植的小杏树,高低相间交错,生机盎然。

    老人老远高呼:“索菲娅!客人来了,快搭云梯去摘新树上的桃杏,让客人们品尝。”随着应声,从窝棚房里钻出一位头顶绿乔其纱盖头、苗条端庄的少妇,略带几分娇羞地跟我们打过招呼以后,便提着篮子摘桃杏去了。

    杏园老人告诉我们:这是他的儿媳妇,从农技学校毕业后就来到唐汪川培植桃杏树,兴时得很,各家各户抢着请。我们说着话,老人的儿媳妇已经摘来了满满一篮杏子。

    园林树下尝杏,别有一番滋味。刚下树的桃杏沾有露水,那色泽象抹上了胭脂,格外艳俊,丰腴厚实,散发阵阵浓郁的芳香。用手轻掰,一分两瓣,杏核杏肉分离干净,放进嘴里,用舌头一垫,琼浆玉液,渗入喉头,不留丝毫杏渣,桃芬杏甘、清纯无比,正是沁心透脾,与在市场品尝,确实高出一筹。

    杏园老人告诉我们,唐汪川桃杏远近闻名,除了品种外,这里的土壤、水质、自然气候对造就桃杏都有关系,同样的杏树离开本土,无论你怎样栽培,味、质要变,惟有此地,得天独厚。这些年,唐汪川人尝到了桃杏的甜头,开始大力更新栽培杏果技术,发挥地方特产的优势,让杏树速长早结果,桃杏树真正成了唐汪人的摇钱树了,光桃杏一项收入,咱们农家多的可收几千元乃至上万元,少的也在干元上绕码子。这日子越过越红火了。

    当我们离开杏园老人时,夕阳西斜,把金辉撒向唐汪川,桃杏林一块紧挨一块,分不出地界。群山环抱一湾翠绿掩盖的河滩,大桃杏树似顶天立地的遮阳巨伞,高高撑起,枝挺叶茂,绿叶映掩着颗颗桃杏,密集地压弯枝头,光彩夺目。

返回顶部

定制栏目

取消完成
  • 中国·东乡
中国·东乡
  • 东乡要闻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892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