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甘肃频道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 新闻导读 | 政务概览 | 优惠政策 | 招商引资 | 旅游 | 文化 | 民俗 | 物产 | 美食 | 名人
您所在的位置: 新华网甘肃频道 >> 平凉市 >> 庄浪县>> 正文
·庄浪:蓄水保土 高原“秀”出绿水青山
·省农牧厅调研组调研庄浪县畜牧业生产工作
·平凉“空降”树苗让荒山“美颜”
·平凉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通过“国考”
·平凉市加快农机购置补贴实施进度
·平凉市在全国教育扶贫论坛交流分享工作经验
·平凉市加快农机购置补贴实施进度
·平凉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通过“国考”
·平凉市开展博物馆和文物古建筑消防安全检查
·平凉市政府调研崆峒区脱贫攻坚和农村农业工作
·甘肃省诗词学会赴崆峒区采风
·百企帮百村 党建促脱贫 平凉市非公企业“结亲”帮扶贫困村
庄浪:蓄水保土 高原“秀”出绿水青山
来源: 平凉日报   发布时间: 2018-11-16 16:44:49   编辑: 陈楚培
分享到: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庄浪:蓄水保土 高原“秀”出绿水青山

  甫进甘肃省庄浪县境内,满眼绿意扑面而来。梁峁之上,林带宛如一道道绿色长廊,跟随山势蜿蜒远去。公路两旁,郁郁葱葱的林木笼罩道路,车辆在林荫下穿行,毛色光艳的锦鸡不时从路边的草丛中飞窜而出。梯田之内,一片又一片的苹果树上挂满了红艳艳的苹果,散发着沁脾的果香。沟谷深处,一湾湾碧水好像翡翠镶嵌在沟底,让沟谷充满生机。眼前的情景,让人心旷神怡。

  曾经,在人们的印象中光山秃岭的庄浪县,经过半个多世纪的生态治理,而今“秀”出了绿水青山,让过往的人们心生羡慕。

  筑起三道防线蓄水保土

  地处黄土高原的庄浪县,地貌的九成呈现山区,一道道梁峁裸露着黄土,绿意鲜有,尽是苍凉。失去了林草拦蓄,每逢降雨,千沟万壑洪水肆虐,奔涌而下,水土流失极为严重,每年都有1300万吨泥沙流失。水土流失得不到治理,生态环境任由水土流失破坏,长此以往,将会危及家园。

  1982年,甘肃省提出“三年停止植被破坏,五年基本解决温饱”的奋斗目标,庄浪县抢抓机遇,乔木以油松为主,灌木以沙棘为主,采取乔木和灌木搭配的模式造林,在全县402个梁峁建成防风林带,这是庄浪生态治理的“第一道防线”。

  从1964年开始历经34年的建设,庄浪县于1998年成为中国梯田化模范县。地修平了,曾经跑水、跑土、跑肥的“三跑田”变成了保水、保土、保肥的“三保田”。梯田建设是庄浪县治理水土流失的“第二道防线”。

  1992年,庄浪县实施了小流域综合治理工程,在沟道里夯筑淤地坝,植树种草,全县林草植被覆盖率达到27.3%;构筑了保持水土的“第三道防线”。

  通过构筑蓄水保土的“三道防线”,庄浪县治理水土流失面积1008平方公里,治理程度达到77%,每年拦截泥沙761万吨。庄浪县出现“水不出田,泥不下山,常年无洪流,旧貌变新颜”的可喜变化,40年没有发生重大洪水灾害。

  淤地坝由拦泥转向蓄水

  雨水降落梁峁,梁峁上的防风林带可以拦蓄水流。雨水降落梯田,会直接渗入田里。雨水降落沟道,怎么防控水土流失?当初,庄浪县在沟道里规划建设淤地坝,目的是淤积泥沙,最终形成耕地,可供耕种。

  从事水土保持研究工作的甘肃省水土保持研究所副所长周波,发现西北一些地方把淤地坝淤积形成的土地开垦耕种了,而庄浪县淤地坝建成运行25年都没有淤积成耕地,每座淤地坝反倒蓄有充足的水源。

  跑遍庄浪县小流域治理工程之后,周波找到了答案:之所以淤积不成耕地,是因为庄浪县水土流失得到了根治,冲刷到淤地坝的泥沙越来越少了。淤地坝在庄浪县发生功能转变,由淤地转变为蓄水。在周波看来,淤地坝功能转换有益于生态建设。

  庄浪县水保局局长柳安平介绍,庄浪县在堡子沟、庙龙沟等15个较大流域内累计建成淤地坝63座,坝库总库容2038万立方米,目前蓄水1200万立方米。庄浪县城乡每天用水量3万立方米。照此计算,全县城乡每年用水量1095万立方米。也就是说,县里淤地坝现有的蓄水量能满足全县城乡群众一年的用水需求。

  来到庙龙沟流域所属的孙渠骨干坝附近,能看到一处建成投用不久的人饮水源补水工程。工程管理人员说,每遇干旱缺水年份,就开闸补充水源。利用淤地坝的蓄水,县里建成了3处人饮补水工程。

  在邵志红的苹果园里,他推上开关,铺设在果园里的塑料滴管流出源源不断的清水。他手指着不远处牛沟淤地坝说:“果园灌溉所需的水源是从那个坝里抽上来的。”邵志红就是看中牛沟淤地坝配套了提灌工程,便于梯田灌溉,才选择在牛沟淤地坝附近流转耕地460亩,经营家庭农场。目前,全县依托淤地坝水源建成提灌工程15处,发展梯田灌溉1.2万亩。

  小气候好转湿润又多雨

  每有农闲,南湖镇庙岔村农民杨守乾就会在离家不远的堡子沟1号淤地坝上垂钓,他坐在茂密的芦苇荡旁边,一群野鸭在不远处的水面上悠闲自在地浮游,不一会儿,又飞来了几只红顶鹤,落入水中觅食。自从淤地坝蓄水之后,村里的飞鸟明显增多了,大多数他连名字都叫不上来。

  鸟雀飞到村里,村民和鸟雀和谐相处。每到夜晚,三三两两的锦鸡就会飞到庙岔村村民的屋檐下栖息过夜,村民从来不惊扰它们。

  两年前的夏天,坐上班车前往庄浪县上班的会宁籍青年邢刚,进入庄浪县境内,满山的绿树让他紧张的心情都得到了缓解。

  每年夏天,牛沟淤地坝附近的草地上和林荫下常有一些来客的身影,他们白天在淤地坝上垂钓,夜晚搭起帐篷,留宿在林荫下,逗留一段时日之后方才离去。他们告诉村民:“你们这里有山有水,空气新鲜,树木繁茂,树下凉快,这是度假的好地方。”

  每年三伏时节,一大清早,雾气从榆林沟谷里悠悠升腾起来,白茫茫一片,宛若雾海,亦真亦幻,让榆林沟平添几许神奇色彩。过往路人惊奇疑惑:“沟谷里怎么会拉起雾气?”纷纷停车驻足,观看探究。附近村民告诉他们:“那是因为沟谷里有水坝,雾气是从水面升腾起来的。”一些摄影爱好者也站在高处拍摄云雾缭绕的梯田美景。

  云雾升腾起来,午后多会下雨。生活在榆林沟流域内的柳梁乡吊咀村村民柳亚志说:“与柳梁乡临近的庄浪县城和南湖镇天气晴朗,而柳梁乡却在下雨。”处在榆林沟流域内的柳梁乡每年都会得到天降偏雨的馈赠。因为雨量充足,地处山区的柳梁乡这些年地膜小麦亩产达到了500公斤,而全县冬小麦平均亩产300公斤。

  山水林田路是一个生命共同体。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庄浪县坚持山水林田路共同治理,历经半个世纪,走出了“山顶乔灌戴帽、山间梯田缠腰、地埂牧草锁边、沟台果树围裙、沟底坝库穿靴”的生态治理之路。(王文嘉)

Copyright 2000-2012 ©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版权所有 平凉市委外宣办和新华网所有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601123725452